经过12个月的中断后,中国的高端买家正在重返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因为他们正在寻找一个投资支柱,直到中国与美国的激烈贸易战尘埃落定。

人民币对澳元的大幅升值也有所帮助,一些优质市场的房价现在比两三年前中国资金流入的高峰期低7-8%。

专门服务中国客户的房地产网站居外网(Juwai)报告称,与2017年同期相比,今年前两个季度澳大利亚房地产搜索平均增长7.2%。

居外网首席执行官刘女士(Carrie Law)告诉房地产网站Domain,“许多人正在暂停或减少对美国房地产的投资,直到政治纠纷得到解决,同时充分利用澳币走弱的优势以及对买家相对有利的市场行情。”

“去年,澳元兑人民币汇率下跌约7%,与澳币近期的低点相比,美元汇率上涨了8%以上。”

由于中国当局实施更严格的境外投资规则以及澳大利亚金融机构更严格的贷款标准,2017年流入资金下滑。

一些潜在的中国投资者显然也因为外国干涉澳大利亚政府和安全的辩论越来越尖锐,而推迟了投资。

根据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数据,外国人在2016-17财政年度获批购买现有住房的数量为2,008件,比去年的5,877件下降了三分之二。

这不包括购买新房;因为购买新房不受任何限制,因此FIRB不会对其进行审查。

中国买家也通过使用他们的孩子作为代理,来减少购买现有住房的阻力。持有临时签证的留学生可以购买新房和一套嫌犯个,只要他们在现房中居住,并在离开澳洲之后的三个月内将其售出。

居外网表示,尽管有所下降,但澳大利亚仍然是去年中国房地产投资者的第二大热门选择,仅次于美国。加拿大,英国,泰国,越南,日本,西班牙,法国,新加坡,新西兰和马来西亚是中国买家的其他主要选择。

在禁止外国人购买现有住房以降低房价之后,新西兰将从这个名单中小时。增长最快的市场是越南,去年中国买家的询盘数量增加了483%。泰国增长114%,马来西亚增长64%。

2016 – 17年,中国仍是澳大利亚房地产外商投资的最大来源,远远领先于排名第二的加拿大。美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是其他主要的外国来源。

2016 – 17年澳大利亚住房审批下降67%至13,198件,部分原因是中国需求下降。批准价值也下降了65.2%,总投资额为184亿元。

其中一个后果是2012年以来最大的房价跌幅。2018年8月平均价格下跌1.6%,悉尼房地产价格下跌5.4%,珀斯下跌2.3%,墨尔本下跌0.5%。不被视为外国买家主要市场的北方城市达尔文下跌6.2%。

一些州的印花税优惠已经让比较便宜的市场出现了复甦,但经纪人不确定主要瞄准高端市场的中国人是否会回归。

虽然有些人可以通过在香港筹资来规避外汇管制规定,但如果他们正在寻找投资物业,可能会因价格暴跌而受阻。

很少有人认为2015年和2016年的中国人疯狂置业潮会重新回归,当时中国人会砸下1000万元甚至更多钱购买海滨豪宅,而每年仅仅来此住上几周。

年轻的富二代中国人开着保时捷到大学上课,引发了奢侈品销售和整容手术的热潮;在周末,他们在华而不实的派对上一掷千金,即便在悉尼的富豪圈子里也非常醒目。

由于担心重新引发关于中国对澳大利亚政治、安全和社会的影响力日益增长的争论,新买家将保持更加低调的姿态,即使这意味着放弃购买豪宅。

“有客户跟我说,‘这栋房子很漂亮,但我会因此上头条的。人们会以为我正在炫富,所以买最贵的房子。”来自上海的悉尼华裔房地产经纪人露露·帕利耶(Lulu Pallier)说,“最近他们都有这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