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12個月的中斷後,中國的高端買家正在重返澳大利亞房地產市場,因為他們正在尋找一個投資支柱,直到中國與美國的激烈貿易戰塵埃落定。

人民幣對澳元的大幅升值也有所幫助,一些優質市場的房價現在比兩三年前中國資金流入的高峰期低7-8%。

專門服務中國客戶的房地產網站居外網(Juwai)報告稱,與2017年同期相比,今年前兩個季度澳大利亞房地產搜索平均增長7.2%。

居外網首席執行官劉女士(Carrie Law)告訴房地產網站Domain,“許多人正在暫停或減少對美國房地產的投資,直到政治糾紛得到解決,同時充分利用澳幣走弱的優勢以及對買家相對有利的市場行情。”

“去年,澳元兌人民幣匯率下跌約7%,與澳幣近期的低點相比,美元匯率上漲了8%以上。”

由於中國當局實施更嚴格的境外投資規則以及澳大利亞金融機構更嚴格的貸款標準,2017年流入資金下滑。

一些潛在的中國投資者顯然也因為外國干涉澳大利亞政府和安全的辯論越來越尖銳,而推遲了投資。

根據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的數據,外國人在2016-17財政年度獲批購買現有住房的數量為2,008件,比去年的5,877件下降了三分之二。

這不包括購買新房;因為購買新房不受任何限制,因此FIRB不會對其進行審查。

中國買家也通過使用他們的孩子作為代理,來減少購買現有住房的阻力。持有臨時簽證的留學生可以購買新房和一套嫌犯個,只要他們在現房中居住,並在離開澳洲之後的三個月內將其售出。

居外網表示,儘管有所下降,但澳大利亞仍然是去年中國房地產投資者的第二大熱門選擇,僅次於美國。加拿大,英國,泰國,越南,日本,西班牙,法國,新加坡,新西蘭和馬來西亞是中國買家的其他主要選擇。

在禁止外國人購買現有住房以降低房價之後,新西蘭將從這個名單中小時。增長最快的市場是越南,去年中國買家的詢盤數量增加了483%。泰國增長114%,馬來西亞增長64%。

2016 – 17年,中國仍是澳大利亞房地產外商投資的最大來源,遠遠領先於排名第二的加拿大。美國、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是其他主要的外國來源。

2016 – 17年澳大利亞住房審批下降67%至13,198件,部分原因是中國需求下降。批准價值也下降了65.2%,總投資額為184億元。

其中一個後果是2012年以來最大的房價跌幅。2018年8月平均價格下跌1.6%,悉尼房地產價格下跌5.4%,珀斯下跌2.3%,墨爾本下跌0.5%。不被視為外國買家主要市場的北方城市達爾文下跌6.2%。

一些州的印花稅優惠已經讓比較便宜的市場出現了復甦,但經紀人不確定主要瞄準高端市場的中國人是否會回歸。

雖然有些人可以通過在香港籌資來規避外匯管制規定,但如果他們正在尋找投資物業,可能會因價格暴跌而受阻。

很少有人認為2015年和2016年的中國人瘋狂置業潮會重新回歸,當時中國人會砸下1000萬元甚至更多錢購買海濱豪宅,而每年僅僅來此住上幾周。

年輕的富二代中國人開着保時捷到大學上課,引發了奢侈品銷售和整容手術的熱潮;在周末,他們在華而不實的派對上一擲千金,即便在悉尼的富豪圈子裡也非常醒目。

由於擔心重新引發關於中國對澳大利亞政治、安全和社會的影響力日益增長的爭論,新買家將保持更加低調的姿態,即使這意味着放棄購買豪宅。

“有客戶跟我說,‘這棟房子很漂亮,但我會因此上頭條的。人們會以為我正在炫富,所以買最貴的房子。”來自上海的悉尼華裔房地產經紀人露露·帕利耶(Lulu Pallier)說,“最近他們都有這種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