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尘莫及的房价和人口的流动,尤其是青年人向城市的流动,让租房成为现代城市青年首要的居住方式。

但是,面对居住条件差、中介欺诈、虚假房源信息、房东乱涨价等租房之痛,又给热衷租房的年轻人浇了一头冷水。

近期,原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炮轰自如、蛋壳等长租公寓运营商以高出市场价20%至40%的价格争抢房源的言论引爆网络,掀起全社会对房租上涨的大讨论。

高购房价和高租房价成为青年人背在身上重重的包袱。8月22日,北京市开通打击“黑中介”投诉举报热线,开通首日,竟接到52条举报,哄抬房租等八类问题是主要被提及的举报原因。随后,包括自如在内的23家中介被查处。

如何解决年轻人租房难的问题成为了当下社会的普遍考虑,北京时间2018年8月,由中国创业服务平台36氪主办的2018新风向峰会在北京举办。本次峰会以“风口更迭,探索永恒”为主题,人工智能、企业服务、新消费、在线教育、汽车、新文娱、医疗、金融等各方知名投资机构都将参与其中。

会上,巴乐兔租房联合创始人成笑君对这个问题作出了回答。他认为,不管是在租房的选择过程,还是租住的过程当中,租客和房东可以直连对接。

成笑君说,“我们之前采集了一些租客的声音,在租房的过程当中,价格是错误的,照片不对,虚假的信息让整个找房的过程非常痛苦。但每一个租客、每一个年轻人一年当中花的最大的开销就是在租赁上面。但体验却像‘孙子’一样糟糕”。

成笑君认为,用户租房难,首先是因为看不到真实的信息,并且对所处的城市居住环境不了解,信息不对称。

中介正普遍面临一个痛点:如何提供海量的真实房源;每间上门验证核实;用智能AI算法根据用户的搜索和租房历史来提供更可靠更准确的信息推荐;参数化标准化房源信息,让租客快捷清晰选择。

成笑君表示,“租房市场非常庞大且非常长尾,需要平台让用户能够看到更多选择,并且能在这些选择里面为用户作推荐和排出优中劣,最后的效果就是这个行业逐渐实现良币驱逐劣币。”

近期,一位房东的爆料使中介哄抬房价的现象曝光在大众的视野中,并引起一片哗然。这位房东想将北京天通苑120平米的三居室出租,心理预期是7500元(1人民币约合0.14美元)一个月,结果自如和蛋壳两家公司都争着和他签约。

房子最终被蛋壳拿下,房租最终被抬高至10,800元一个月,一次性给了11个月的房租,并且承诺每年上涨2%。蛋壳给他的承诺是房租每年涨2%,但到终端的租客那里,每年房租涨幅可能要超过5%至10%。

房租的不断上涨到底是谁造成的?谁又在为不断增长的房租感到不安呢?有观点把房租的同比上涨归结为资本垄断房源的后果,认为长租公寓运营商加速扩张、集中提价是一件后患无穷的坏事。

长租公寓运营商锁定了一定年限的房租价格,不会受房租上涨影响而增加成本;有关部门作为监管主体,在没有租赁市场价格调控政策出台的背景下,不会对房租上涨过于敏感,他们的职责是要核实市场价格的真实情况。

而真正为房租上涨感到不安的,可能是那些收入同比增幅小于房租同比增幅的租客,他们可能要换一份工作或搬到更远、更便宜的社区租住。

目前,北京市约谈了数家中介,中介们也承诺不会涨价。同时,北京市开通打击“黑中介”投诉举报专线希望能控制房价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