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两岸局势陷入了长期的恶质化的凝固状态,双方的执政者完全没有妥协的可能。随着该局面的持续,有关两岸是否会发生战争的疑虑开始升温。

而很多观察两岸尤其大陆局势的人也认为随着民进党推进“实质台独”动作频频,大陆对解决台湾问题越来越有紧迫感,两岸终究会从“冷对抗”演变为“热战”,两岸战争的发生,无论战争规模大小,都不会再是小概率事件。

出现这类判断并不意外。但从国际现实、大陆自身的需要以及台湾内情来看,不得不说,两岸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

首先,在当前全球化的世界里,战争的发动者都会提前进行舆论导向的培养。无论是伊拉克战争还是叙利亚战争,亦或是阿富汗战争,美国和欧洲都会在发动战争之前进行长期的舆论引导,希望借此降低全世界和各自国内的反对力度。

对中国大陆来说,如果要发动对台战争,也必须要在国际舆论上掌握一定的主动权,要尽可能的减少国际舆论的压力甚至反对。

但即使如此,战争一旦爆发还是会对中国大陆产生很大负面影响。而这种影响将是深远的。北京一再强调“和平崛起”,但台海战争的爆发,尽管是“国内战争”,但无疑依然会让“和平崛起”遭遇巨大质疑。这对北京的“一带一路”“南海合作”等战略将产生重大破坏作用。

同时,目前在大陆内部,北京也丝毫没有做出相关的舆论导向。不仅如此,北京甚至在刻意降低大陆内部对台湾的对立甚至民粹化情绪。这也不符合发动战争的舆论逻辑。

其次,战争是解决问题的最终极手段,是在政治和经济制裁都无效的情形下的选择。

对大陆来说,对台湾的政治制裁已经开始,两年来北京大力压缩台湾参加国际会议和活动,也大幅减少台湾邦交国。但是北京并没有对台湾实施任何实际意义上的经济制裁(除了陆客减少)。不但如此,台湾对大陆的经济出口反而在二零一七年再创新高。这种经济情势,反映出北京并没有通过经济制裁来打击台湾的想法。

由此推断,北京当前更不会越过经济制裁而直接发动后果不可测的武力战争。

再次,目前国际局势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中美贸易战的爆发让中国大陆的主要矛盾已经从解决台湾问题变为解决中美博弈问题。中美博弈的成败成为了解决台湾问题根本。如果在本次中美对阵中,大陆以失败告终,那么不仅意味着大陆“双百目标”无法实现,台湾问题的解决恐将遥遥无期。

目前,美国在全世界都挑起了纷争,中国大陆在贸易战中并没有处于国际舆论的劣势,但如果两岸战争爆发,那么中国不仅将陷入国际舆论的纷扰,更主要的是恐将再次出现类似“六四事件”后,欧美对大陆的制裁。一旦如此,大陆势必会降低在中美较量中的反击力度和效果,或难免陷入被动局面。

除了上述因素之外,台湾内部的变化也值得关注。虽然当前的两岸局势十分恶劣,但在台湾内部制约台独的力量依旧强大,中间选民和蓝营对台独的牵制作用十分明显。此时蔡英文执政的效果并不理想,在本年度“九合一”以及二零二零总统大选中,民进党遭遇挫折恐将是大概率事件。在这样的情形下,民进党或许会为了选情而推进偏激的实质台独,但是注定会在岛内的反对中夭折。

岛内多家民调均显示,台湾社会对台独的支持率大幅度降低,而大陆对台湾的影响力反而正在相应增强。缺少民意广泛支持的民进党如果在选举中失利,那么导致两岸关系恶化的最大隐患将得以解除,那么两岸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近乎于零了。

因此,当前岛内的变化对北京来说是一个向好的趋势,中共不可能通过发动战争让这种趋势被破坏。而且一旦战争爆发,大量破坏和伤亡难以避免,这也恐将激起台湾社会对大陆的不满,北京后续处理台湾问题恐将陷入长期的动荡。

如果用中西医的比喻来看待当前中共对台工作的话,那就是如果用中医“化解”的方式可以解决的话,就不必用西医“摘除”的方式来处理台独的问题。对北京来说,台独的情势虽然在恶化,但并没有恶化到需要用摘除(武力)的方式来进行解决。

因此,从多方面分析可以看出,两岸当前并不具备发生战争的条件和必要。

但是也要看到,尽管两岸之间并不具备出现战争的主要条件,但是次要条件正在逐步积累当中。中国大陆在二零零五年颁布了《反分裂国家法》,这给岛内台独势力划出了一个清晰的红线。同时,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二零一八年南海阅兵时强调“建设强大的人民海军的任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迫”。这些都看的出来北京已经在为最终解决台湾问题而做着全方位的准备。而民进党在实现二次执政后不断推动“实质台独”无疑是在挑战着北京的底线与红线,其后果是难以想象的。虽不至于发生战争,但长此以往,台湾遭受的伤害恐越来越重,后果恐不亚于大陆发动贸易制裁。

总的来说,尽管两岸对立的气氛的确在不断增强,但是北京依然有能力把台湾问题控制在可掌握的范围之内。无论是压缩台湾国际空间还是推出“惠台政策”,都可以看的出当前北京并无意通过战争来解决台湾问题。这也凸显出,目前大陆已经主导了两岸关系的走向,而当前的蔡政府和台湾可选择的余地越来越小了。民进党人应该更多的考虑用更理性而非偏激的方式解决自己和两岸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