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出生的宝宝要没有性别了?

工党和绿党在最近都提出了法案修正案,希望从出生证上删去“性别”一栏。

预计就在下个月,塔斯马尼亚的众议院即将对此修正案进行投票。

跨性别活动家Martine Delaney表示,如果这项修正案能得到支持,对于跨性别者或变性者来说都将是一个好消息。这样跨性别者在申请工作时就不会有 “出柜(此处指向他人说明自己的性别与证件上不同)”的烦恼了。

(跨性别活动家 Martine Delaney△)

进一步的修正案还包括跨性别者不再必须先进行变性手术,才能够在官方文件上转变自己的性别。

塔州众议院议长Sue Hickey表示她将代表个人投票,她说:“世界正在发生变化,我们确实需要公开考虑一些可能歧视,或伤害到某些人群的事情。对此我很开放。”

 

许多澳媒对这件事的报道都是简单粗暴的:好消息!澳大利亚又向性别平等更加前进了一步!Daily Mail在facebook上还写着“正在创造历史”。

正好,荷兰也在前几天发出了第一本“无性别”的护照,看来更加公平地对待性少数人群,给予他们与性别多数人群一样的权益,是国际上的大势所趋了。

(图源:independent.co.uk)

不过,如果再深入挖掘一下,会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首先,塔州的这个法案并没有得到三方统一支持。自由党政府、基督教团体和女权主义者十分担心,工党和绿党的这一系列修正案,实际上是被一些变性者游说团体利用了。该法案实质上是被“劫持”的。

澳大利亚基督徒团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法案“基本上废除了性别,并且试图’使人类同质化’。”

女权主义者则担心此类法案会给一些“心怀不轨”的人以犯罪的机会。比如“如果你在法律上是一个变性的女人,即使你有男性生殖器,你也可以在原本属于女性的安全空间里,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包括许多网友,也在各种diss这个法案!

 

“我找工作的时候怎么从来没人问我要出生证明呢?”

 

“有法律规定求职者必须出示自己的出生证明吗?如果没有的话,我觉得最好的方式是禁止雇主询问求职者的性别,而不是试图完全消除性别。”

 

“我觉得年龄歧视才是更大的问题啊,招聘的公司都会问你要ID,只要你超过40岁就别做梦了。”

 

“这太荒谬了!我支持所有的同性恋权益保障措施,但是取消性别很荒唐。这就像是因为‘不歧视’色盲人群而规定所有的颜色是一样的。”

还有网友担心的问题更加专业:

 

“我觉得这会对警察破案产生影响。如果现场留有DNA,即使没有在数据库里,我们至少可以通过它来确定嫌疑犯是男是女。如果取消了性别,我们将很难利用这条线索来追踪罪犯了。这条法案是不是需要再多想想细则呢?”

看过这些评论之后,小微觉得,每个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说的话都有一定道理。希望澳洲政府能够再多考虑一些这些法案的细则,最好能够同时保证多数人群与少数人群的基本权益,避免顾此失彼。

毕竟,还有很多人,是为自己的性别而自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