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美國要對華為下手?加拿大為什麼要聽美國的話逮捕孟晚舟?它們為什麼要圍堵中國?這些年它們都幹了什麼?

 

快看,是它們!

近幾日,中國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之女、華為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一事彷如一陣驚雷,在中美加三國之間掀起千層浪,甚至可以說是驚動全球。根據加拿大《環球郵報》報道,應美國方面要求,加拿大警方於12月1日在溫哥華將孟晚舟女士逮捕,此後又根據美國方面的引渡要求以及《加拿大引渡法》規定,發出了“禁止報道令”,消息一直封鎖到了12月5日之後才公之於眾。

北京時間12月6日,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和外交部先後就此事發出了警告:中國已向美、加兩國進行了嚴正交涉,要求它們立即糾正錯誤做法。

可以說,大使館的言辭鏗鏘有力,更是有可圈可點的“畫龍點睛”之處。那麼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跟隨着這樣的鏗鏘之力,一起簡單分析一下它們為何抓狂吧!

為什麼美國要對華為下手?

華為,一家最具代表性的中國民營性高科技企業,屢次被美國圍堵,先是被美國以毫無依據的“涉嫌威脅國家安全”為由拒之門外,然後是被美國盟國澳大利亞等逐出家門,再是這次的公司高管被美國跨國逮捕。這一系列的步步緊逼,不禁讓人疑問:“它們到底在怕什麼?”

其實,跳出本次事件,從更大的一個層面來看,它們針對的不是單純的一家華為公司,而是整個中國科技產業的崛起,因此,堵華為和此前封殺中興的性質是差不多的,都是為了遏制中國科技產業的發展,以確保它們自己在全球範圍內的“優勢地位”。

而毋庸置疑的是,作為中國高新企業的領頭羊和電子科研領域的代表,華為這些年在全球範圍內的崛起,已然嚴重動搖了歐美、尤其是美國的壟斷地位,美國急了也是正常的。說得直白一點就是:你把它們生意搶了,它們當然不開心啦。

從全球範圍內來看,中國華為不但已經成長為了與蘋果、三星競逐的全球三大電子通訊企業之一,還擁有着雄厚的研發能力,在核心技術方面也突飛猛進,像在5G技術方面,已經到了和美國高通公司一較高下的地步了。而根據彭博社的分析,就目前來看,華為的智能手機發行量已經超越蘋果,其2018年的銷售額也已突破1000億美元大關,超越了美國波音公司。

此外,因為擁有技術和價格的雙重優勢,華為也在較短的時間內實現了“彎道超車”,除了擁有全球領先的電子通訊技術和較強的研發能力外,華為還是目前全球第一大電信基礎設備供應商,而像在歐洲這樣的美國科技勢力“老巢”,這些年也逐漸從“蘋果三星平分天下”演變成“華為三星平分天下”,說白了就是連着美國和美國小弟一起挑戰了,它們當然坐不住了。

可以說,美國人很聰明,也很霸道。美國和美國的跟班現在聯手阻擾華為崛起,它們的目的是非常明確的:遏制中國的發展。

加拿大為什麼要聽美國的話?

很多人可能都注意到了,本次“替美國辦事”的那個它是加拿大,而這個國家,在今年9月份的時候才剛剛對外宣稱:“我們不會像美澳一樣封殺華為。”與此同時,諸如BCE和Telus這樣的大型加拿大電訊公司已經在各自的5G網絡計劃中承諾給予華為重要的角色了。

那麼,既然表示了支持華為,加拿大為何又對華為下手呢?這不是很可笑嗎?

事實上,加拿大也是有點“被逼”的。早在今年10月的時候,就有外媒披露稱,在加拿大明確表示不會封殺華為並和華為展開密切合作之後,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反華代表馬可·盧比奧和馬克·華納就已經坦白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施壓了,他們威脅特魯多說:“假如加拿大拒絕封殺華為,就會直接影響到美國與加拿大在情報共享以及電信領域合作。”而在這之後,至於美國對加拿大做了些什麼,我們也無從得知,但從加拿大前後如此大的矛盾中,我們明顯可以看出——它們沒有那麼簡單。

其實,不僅僅是加拿大,根據英國《每日郵報》於12月5日的報道,英國也在加拿大逮捕孟晚舟的同一時期,宣布將華為5G與其他相關業務拒之門外的決定。而值得注意到的是,英國竟然是西方國家中最早和華為展開合作的國家之一,雖然此後因為美國脅迫而沒有深入合作,但也沒有走到“決裂”地步,本次將華為拒之門外,也着實令人聯想到背後的“鷹爪”。

不過,如果將此前把中國華為拒之門外的國家列出來,我們也就不覺得奇怪了。從目前來看,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韓國以及英國均已明確表態,以“國家安全”為由控訴華為並將華為拒之門外了。有趣的是,這些國家和美國均是盟友關係,而且多數受到美國“軍事籠罩”。也就是說:“它們是一家人”。

 

它們為什麼要圍堵中國企業?

我們將視角進一步擴大之後會發現,除了美國之外,西方不少傳統發達國家都在阻擾中國企業崛起的步伐,尤其是那些老牌的技術強國。

在阻擾中國崛起道路上,最急先鋒的自然是美國了,根據此前的資料顯示,美國早就於今年的8月份以國家安全和外交利益為由,將44家中國企業(8家單位及其36家附屬機構)列入出口管制清單,實施技術封鎖了。

而同樣的畫面,在美國的勢力“老巢”歐洲也上演着。根據《歐洲時報德國版》此前的報道,在美國向各國警告“防中國威脅”之後,一些激進的德國官員也開始了封鎖中國企業之路,大大小小數千家中國企業在德國的投資業務受阻。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吉利集團,中國吉利集團於今年2月前後收購了寶馬母公司戴姆勒集團10%的股份後,德國政府於5月擬定了一條新規,並以此為依據判定吉利收購違規,要罰吉利1000萬歐元。令人咂舌的是:2月的交易,被5月的新規給罰了,這樣的操作實在令人“敬佩”。

 

其實早在1996年,美國就曾牽頭各大主要西方技術強國,簽署成立了一個控制技術輸出的西方組織,還頒布了一份《瓦森納協議》,協議還附隨了一份清單,上面基本上都是“中國正缺的技術”。說白了就是:中國缺什麼,它們封鎖什麼,中國有什麼技術,這項技術就從協議封鎖中除名。如果協議中沒有這個技術名稱,那這項技術就按普世價格定,如果協議中有這個技術的名稱,那麼就按天價賣。

那麼問題來了:它們為什麼要圍堵中國技術呢?真的只是簡單的技術和市場競爭嗎?

當然沒有那麼簡單,事實上除了表面的防止中國技術趕超和保護本土品牌的市場外,讓像美國這樣的老牌“強國”抓狂的,是中國正在打破它們過去數十年建立的、對全球壟斷的“西方系統”。說得直接一點就是:它們主宰世界、控制世界的格局,被中國人打破了。

事實上,在中國科技崛起之前,以美國為首的老牌西方強國對世界的掌控是非常穩固的,它們依靠着雄厚的工業技術基礎,對其他國家展開了技術封鎖與制裁,從而形成了“壟斷”的局面。而在這樣壟斷的環境下,擁有技術的老牌強國哄抬價格,沒有技術的亞、非、拉美國家就必須斥巨資購買,於是形成了富國更富,窮國更窮的現象。說白了就是:大家把材料和能源都低價賣給了美國它們,然後美國它們再用壟斷的技術生產完產品,翻幾十、甚至幾千倍賣回來。

然而,中國的崛起卻打破了這樣的“西方壟斷格局”,首先是在價格上,當中國技術崛起之後,中國的產品有着明顯的價格優勢,容易搶佔歐美壟斷市場,這初步動搖了西方的陣腳;其次是中國在技術上的不斷突破,讓以往習慣了長期捧着一碗飯“安居樂業”的歐美資本家抓狂了,他們因此不得不陷入被淘汰的風險;此外,中國還帶動了一些貧弱地區和國家的發展,這從根本上動搖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資源壟斷勢力與技術壟斷勢力。因此,對於以美國為首的老牌技術強國來說,中國的崛起,是巨大的挑戰,更是世界格局的“大洗牌”,以往躺着敲詐的好日子過去了。

哎,這就是它們。

這些年它們都幹了什麼?

在我們12月6日關於孟晚舟女士被逮捕的報道中,有很多讀者留言表示“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其實,這已經不是美國第一次使用這樣的手段進行“霸權操作”了。

2003年,美國以“可能藏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由,發動了轟動世界的伊拉克戰爭。

2018年,美國以“可能持有並使用化學武器”為由,對敘利亞發動了軍事打擊,甚至是空襲。

同樣是2018年,在沒有確鑿證據下,美國和英國聯手指控俄羅斯“毒殺間諜”,並以此為由號召各國制裁俄羅斯。

······

百年風雨,歲月滄桑。只能說,中國已不是那個中國,世界卻還是那個世界。它們,一直都在。

最後,讓我們一起為孟晚舟女士吶喊,為華為加油,我們一定要同心協力,砥礪前行,不要畏懼前方的艱難險阻,一定要捍衛自己的權益!華為不怕,我們和你在一起!

 

曝華為孟晚舟被扣關鍵因素 陸媒指向“五眼聯盟”

輿論指,美國此次出手的目的是精準狙擊華為公司

中國華為公司任正非之女孟晚舟被加拿大警方扣留一事,引爆世界輿論。中國媒體則指出了其背後的國際力量。

北京時間12月6日,中國媒體《新京報》報道稱,當地時間12月5日,加拿大多家媒體相繼報道稱,中國企業華為副總裁兼CFO孟晚舟於12月1日在溫哥華被扣,且很可能被引渡到美國“紐約東區”法院受審。

 

12月5日晚,加拿大聯邦司法部發言人麥克萊奧德(Ian McLeod)證實了這一報道,並稱美方系以“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貿易制裁禁令”的理由,要求加拿大方面逮捕並引渡孟晚舟的。

由於孟晚舟本人在被扣時要求發布禁令,禁止公布有關此次事件的進一步細節並獲得批准,加拿大暫時無法提供更多信息。有關孟晚舟的假釋聽證會將於當地時間12月7日舉行。

華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被加拿大警察扣押一事,一經媒體報道即成為世界輿論焦點。《新京報》認為,該事件背後的國際背景或是關鍵因素。

報道稱,近年美方借美、英、澳、新、加“五眼聯盟”(Five Eyes)情報共享體系”活躍在國際政壇。

這個所謂的“五眼聯盟”多次以“聯盟信息安全和國家安全”為由排擠打壓,包括華為在內中國高科技企業,其中包括阻撓其參與聯盟各國移動通信設備、技術投標等行為。

為說明此分析,《新京報》梳理了近一段時期的相關事件。

8月23日,澳大利亞政府以“安全”為由禁止華為參與該國5G網絡相關建設。

11月28日,新西蘭政府通信安全局宣布將華為剔除在其5G網絡設備、技術和服務供應商名錄之外。

12月5日,英國電信集團表示,他們不僅將步澳、新後塵,還會把已在其3G、4G移動網絡中使用的華為設備移除。

如此一來,仍未明確在5G網絡建設中讓華為“出局”的加拿大就成為“五眼”的眾矢之的。

公開報道顯示,2018年早些時候,美國共和党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和民主党參議員華納(Mark Warner)聯名致信加拿大聯邦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希望後者效仿澳大利亞的行動,即讓華為在其國5G網絡建設中出局。

2018年8月下旬,加拿大情報局(CSIS)兩名前任局長法登(Richard Fadden)、埃爾科克(Ward Elcock)和聯邦通訊安全機構(CSE)前負責人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聯名發表報告,稱“加拿大不應將5G設備合同給予華為”。

12月3日,加拿大情報局現任局長維涅沃(David Vigneault)在演講中公開宣稱“警惕5G網絡安全問題”,並將“安全威脅”矛頭直接指向華為。

孟晚舟被扣事件曝光後,美國參院軍事和金融委員會成員、共和党參議員本.薩斯(Ben Sasse)則對加拿大逮捕孟晚舟的做法表示“讚賞和感謝”,並指責華為是“中國國營公司”。

《新京報》通過梳理這些相關事件後指,此次加拿大應美國要求而對華為孟晚舟進行扣留,其實質是“五眼聯手排擠華為”。

分析人士表示,《新京報》只是點出了此次孟晚舟被扣事件的國際勢力,而“五眼聯手排擠華為”的實質是中美關係的轉變,即合作轉為對抗,中美貿易戰也是對抗的其中一種表現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