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最近应该是挺生气的,他大概本想洁身自好,却眼睁睁越发深陷泥潭。

韩国瑜近期争议不断

看看岛内各路媒体下的标题:“撂重话”、“怒飙全文曝光”、“暴怒驳斥”、“直球对决”、“韩粉崩溃了”、“炮打党中央”、“跌下神坛”、“民粹政治的惯用伎俩”……且多数都是韩国瑜与国民党中央间的龃龉。

字里行间,仿佛韩国瑜义愤填膺处,一点都不比曾经怒骂段宜康是“小瘪三”,要其吞曲棍球时候差。“韩流”潮起至今,韩国瑜已经从民意领袖成为一个实打实的争议人物——这大概是台湾政治人物的宿命,便是彼时强如“台湾之子”陈水扁和“万人迷”马英九,照样从神坛跌下来,声誉全无。

韩国瑜起得太快,挟风带雨,不到一年时间超越所有岛内政治人物,并且某种程度上超越当年的马英九和陈水扁。他是现象级的、历史级的、里程碑级的,就台湾政治史而言,可以用很多极致的赞誉来形容韩国瑜,但遗憾的是,面对纷繁残酷的现实,他所创造的价值不能增加任何防御,他仍旧不堪一击。

郭台铭宣布参选是一个分水岭。在郭参选前,韩国瑜以高雄市长的身份同民进党政府分庭抗礼,或者直接互呛或者隔空驳火,是国民党对付民进党最强大的战力;而郭参选后,民进党内部蔡赖相斗无暇外顾,国民党内则随着郭台铭的出现情势大变,大佬们各自的人马逐渐归队发声,明枪暗箭互相卡位,吃相也难看起来。

先是“脚踢”民进党,而今“拳打”国民党,近日更是与党内同志蔡正元打口水仗打得不亦乐乎。这一出大戏,“演员”们都心知肚明,“观众”却是一头雾水。事到如今,不光大陆民众,可能很多台湾民众也有些迷糊了,究竟韩国瑜是怎样一个人?

抓大放小,从三个维度观之,韩国瑜轮廓可清。

首先,韩国瑜究竟怎么看两岸关系。

这里有两个关键指标可供判断,其一韩国瑜是苏起的学生;其二韩国瑜是军公教出身。作为“九二共识”概念的发明者,苏起是岛内罕有的对两岸关系有理性判断、对国际形势有客观认识,同时对台湾发展方向有清晰方法论的国民党政治家,他的核心思想尽管也是“拖字诀”,但比之其他国民党人要高明的多,也更有迷惑性。韩国瑜不是理论家,对两岸的认识未必有苏起的高度,但一定会受其影响。

换言之,韩对两岸的思考不会太过脱序,但可能是有上限的。他的务实和感性可以帮助他创造出一些很有新鲜感的论述,譬如“你侬我侬,换手抓痒”,虽然听上去比柯文哲的“两岸一家亲”要诚恳的多,但理论内核不会超越国民党的窠臼。

再结合其军公教背景,结论就不难得出了。对于韩国瑜而言,中华民国一定是其心中最坚实的信仰之一,他绝不可能有任何台独倾向,但也一定难以接受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统一。他希望“维持现状”永久维持下去,两岸互动可以亲如兄弟,两岸经济可以融为一体,但北京希望的统一模式他一定不接受。这是一种很矛盾、自我麻醉的心态,但国民党向来对此甘之如饴,韩国瑜大概也不例外。

一言以蔽之,韩国瑜或许是一个更愿意亲近大陆的所谓“华独”,他甚至可以做到对大陆完全不存芥蒂,但统一就是不行。

其次,韩国瑜究竟怎么看台湾。

长期以来,受选举政治氛围影响,以及台湾本土腹地狭小等原因,台湾政界乃至全社会,均对台湾产生一种自觉或不自觉的,略微畸形的自信和自恋心态,简单讲就是不论什么东西,台湾的一定是最好的。

熟悉台湾新闻的人一定对下述言论无比熟悉——“台湾的水果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若是作为本土自豪感的展现,这样说当然无可厚非,但说这句话的人,无论是政客还是明星,抑或是一般贩夫走卒,都仿佛深信不疑认定是天然真理。而事实上即便不放在全球同等的亚热带、热带水果产区比较,即便只和海南、福建比,台湾水果也没有多大优势。大陆的政治让利被当成了对台湾农产品的“仰慕”。

韩国瑜当然也是这样。“我生在台湾,长在台湾,将来也会死在台湾,埋在台湾”,韩国瑜爱台之心拳拳可见,但这可能小小妨碍他客观看待台湾所处的现实。“四靠论”、“漂亮小姐论”等等,韩国瑜和其他岛内政客一般,把台湾摆在了太高的位置,摆在了西太平洋地缘圈中太过重要的位置。

这种误读会使他们的战略判断失准,错误认为时至今日,台湾仍然还有抓住话语权的能力和实力。

其三,韩国瑜究竟想不想当总统。

他当然想,但并不是非选不可,这从其近期提出关于总统大选的五点表态清晰可见。不论希望最后关头挟民意被征召参选,还是已经将目标放在2024,韩国瑜一定在考虑更进一步的可能性。

他的从政经历很坎坷,中间曾经沉寂十多年,不过也正是经由其波折人生,可知韩国瑜的韧性极强,责任感极强,决定了做什么事就一定会做到底。担任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期间,面对民进党新潮流绞杀,韩国瑜在几无帮手的情况下单身迎战,毫不畏惧。尔后竞逐国民党主席失败,受吴敦义拜托南下高雄,又是几以一己之力翻转南台湾,推动岛内政治生态颠覆性转折。

这样的人未必恋权,但面对掌握更多资源、做出更大改变的机会,绝不可能视而不见。当然起心动念跟付诸实践是两回事,可仔细回顾韩国瑜就任高雄以来之言行作为,除去四处卖水果,剩下的哪个不是总统级别的关注和视野,若说是无心之举,恐怕难叫人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