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距離6月末日本大阪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還剩下1個月的時間。美國總統特朗普曾表示,計劃在此次峰會期間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會晤,討論貿易爭端事宜。目前,中國政府尚未就此正式做出回應。如果特朗普政府真想促成這種會晤,至少從現在開始就應該採取行動,同中國政府溝通,為這種元首會晤鋪路。

習近平和他的經濟顧問劉鶴(左一)視察稀土資源基地也引發了美國對中國升級反制的擔憂(圖源:新華社)

目前尚未傳出特朗普(Donald Trump)有關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行程的變化。5月份,特朗普政府多名幕僚出面,提到在該峰會期間舉行美中元首會晤的需要。5月24日,特朗普表示,他預期美中貿易戰很快會落幕。同時,他將在下月的G20日本峰會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5月30日,一直主張在意識形態層面打壓中國的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稱,特朗普總統可能將在日本G20峰會期間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

所以,特朗普政府向促成中美元首會晤的意願是很強烈的。與此同時,由於整個5月兩國對彼此互加關稅並發表了大量言辭尖銳的警告,這種警告伴隨着「中國考慮動用稀土牌」的可能性使得日本「習特會」之前的局勢更為微妙和複雜。

但是,如果從中國角度分析,中國不太可能拒絕同特朗普舉行會晤的要求,原因主要有四個。

第一,中國一直主張對話解決貿易爭端,如果拒絕美國的請求,反而體現不出中國這一初衷。無論是在達沃斯經濟論壇,還是國內的外宣,中國政府一直強調,主張通過平等的貿易協商解決同美國的貿易衝突。

第二,防止被美國在輿論上繼續向有利於自己的一面引導。如果中國拒絕了這種會晤,美國勢必會繼續把貿易談判崩潰的責任推給中國。在美國人看來,中美元首「習特會」就是最高形式的貿易談判。而實際上,兩位領導人只界定談判的大方向和基調。

而且,在中國看來,答應舉行習特會,不等於達成貿易協議。中國完全可以答應美國要求,舉行元首會晤,但同時降低貿易談判的期待值,因為特朗普方面一直希望達成一個不平等的貿易協議,這是中國不可能答應的。

第三,和特朗普會晤,也是中國反擊美國的重要一步。從醞釀稀土反擊,到最近加大對美國的輿論鋪墊,都可以看出中國方面反擊美國的準備和努力。只有和特朗普會晤,中方才能當面向對方曉明中國立場,避免後者受到少數人建議的誤導。

無論貿易戰怎麼打,無論特朗普背後受了哪些人的影響,最終貿易戰的進程,還是取決於特朗普本人。中國領導層也明白這一點。特朗普也一直在強調,只有自己才能解決貿易戰。所以,中國始終不放棄從特朗普本人這裡找突破口。

第四,避免歐盟和日本藉機抱團。特朗普幕僚訪問歐洲和特朗普訪日期間,歐洲和日本都曾嘗試勸說特朗普政府聯合日歐,採取多邊手法以統一的立場應對中國貿易挑戰。如果中國拒絕這次元首會晤計劃,很有可能讓歐日有機會抱團,同美國協調,伺機協調三邊貿易立場,把矛頭對準中國。

最重要的是,就當前的中美雙邊關係氛圍,尤其是美國國會的強硬態度,中美領導層單獨在第三方國家舉行元首會晤的可能性比較小,習近平對美國國事訪問的可能性已經降到最低。所以,類似於去年阿根廷G20峰會期間的會晤,兩國元首會晤的最佳場合就是此次日本G20峰會。

中國即便答應舉行元首會晤,也不是衝著急於達成貿易協議的方向努力。面對一個外交決策混亂的白宮和浮躁的總統,中國領導人的首要任務是讓美國答應和中國舉行平等、公正的貿易談判,達成一個有利於雙方的平等協議。加上特朗普及其團隊已經將和中國的貿易戰同2020年大選掛鈎,中國政府只能隨時調整達成協議的期待值,靜觀其變,直至和談並達成協議的時機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