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多时光,很多人去看望他,但解决不了他的孤独感!」中国已故国家副主席王震之子、中信集团前董事长王军6月10日在广州病逝,终年78岁,但外界不知其病况。与王同属中共红二代好友、中信接班人孔丹,近日接受凤凰网财经「封面」专访,首次披露王由发病到去世五年里一些细节,形容王晚年「苍凉」:2014年春节后突发脑血管病变,自此在「孤独」中生活,并于2017年1月南下疗养,跟其父亲一样,选择在南方终老。

王军遗体送别仪式本月14日在广州市殡仪馆举行;15日至30日又在北京西城区新壁街15号院举行悼念活动。据悉,王是以正部级待遇退休的高干,但广州的告别仪式不见同为红二代的习近平和王岐山等出席或送花圈,惟广东前省长朱小丹现身现场;新华社发稿称:「王军同志逝世后,中央有关领导同志以不同方式表示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

语言障碍 认知能力下降

孔丹比王军小6岁,尊称王为「老大哥」,两人最后一张合照是2016年3月1日在北京医院摄。时刚过春节,孔去医院探望,王穿一件红色衣服,病房贴着窗花,弥漫着浓浓节日氛围。孔还为王解闷唱了《信天游》、陪王下围棋、谈过往趣事。孔丹形容王的晚年「苍凉」,「他是一个非常率性的人,但最后五年时间因身体原因,他被迫放弃自己的『率性』……他只能在自己的想象中驰骋,这是非常痛苦难熬的。」孔称在王最后两年多时间因忙工作,没来得及去看望王,对此非常遗憾。

孔丹披露,2014年春节后,王军送走哥哥王兵(终年75岁)不久,突发脑血管病变,幸及时医治影响不是很大;同年夏天两人还在京城中信第一城的王家一起下棋,王当时还很乐观;但至11月王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导致右手右脚瘫痪和语言障碍,认知能力也下降。

孔丹说,2015年王虽右手右腿不能动,但思维辨识能力还较强,到2016年就比较弱了,「我经常给他讲过去的事儿,给他开玩笑,陪他唱歌,有时他还有一些响应」。「我一直在关注他的身体是否能有所好转,但事实上,这个病确实很难医治了。」2017年1月王军南下广州医疗和休养,由此不再回京。

曾营救薄熙来 与习结怨

王军热爱运动,特别是高尔夫球。2006年他卸任中信集团董事长职位后,全身投入高尔夫事业。在高尔夫世界,他留下许多传奇事迹:一天打过97洞;一下午打球累走6个球僮;拒绝过美国前总统老布殊两次球约;炒过(前中信泰富主席)荣智健向他推荐的球场设计师。王军平日喜欢看武侠小说和下棋,晚年身体突然转差,心仪南方告别京城,传与其生前撑同辈中共太子党、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有关,2012年3月薄被中共拿下后,王军曾和一众同辈太子党发起营救行动,与习近平结怨,遭当局排斥打压。

左起荣智健、孔丹、王军和常振明

父母文革受迫害 孔丹获王军襄助

「我父亲刚从监狱出来,王震同志就带他去山东考察,其实也是为给我父亲一个疗养机会。当时父亲虽已解除监护,但还没有审查结论,可以想象王震叔叔对我父亲有多信任。」孔丹表示,他家和王军家上一辈就结下不解之缘,现年72岁的孔丹曾任王震秘书三个月,文革期间无家可归时,多次在王家落脚。

曾弃中信 加入光大

孔丹父亲孔原曾任中央调查部(国安部前身)部长,母亲许明曾任总理周恩来秘书。文革期间孔原被打成「黑帮」、「特务头子」,许明也遭迫害,服安眠药自杀身亡,孔丹被迫上山下乡。插队时孔谈恋爱又因父亲是「黑帮」遭挫,灰心丧气时,王军一句「不要在一颗树上吊死」让孔豁然开朗。孔说,他俩曾是疯狂的棋友和球友,「我很多爱好受王军影响,比如抽烟,他抽健牌,我也抽健牌,他抽万宝路,我也抽万宝路」。

2000年孔丹从光大调任中信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成为董事长王军助手。6年后掌舵集团近11年的王因「超期服役」卸任,董事长由二把手孔丹接棒。其间盛传两人不和。原来两人确有「过结」,「国舅」王光英(原国家主席王光美之兄)1983年成立光大集团,曾力邀孔加入,而时为中信业务部副总经理的王军亦邀他加盟,但孔最终选择光大。

「为了这个事情,王军记了我一辈子。」孔丹指王还调侃他。孔解释选择光大是因「中信人才济济,光大更缺人。我和王军多年兄弟情,我不能对不起他,为弥补我将秦晓推荐给他。」秦与孔、王同是中共红二代,曾任中信总经理,与孔丹更是中学同学,但两人政治观念渐行渐远,甚至在同学会上掀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