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的7月1日,美國開始在太平洋比基尼島進行核試驗。

在一次次核試驗下,一個民族面臨著滅族的危機。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SME”(ID:SMELab),原文首發於2017年11月26日,原標題為《比基尼背後的血腥秘密:美軍12年用67枚核彈毀滅一個民族,核輻射人體實驗危害至今》,不代表瞭望智庫觀點。

從1946年到1958年間,馬紹爾群島就遭受了多達67次的美國核試驗

當時為了獲取人體輻射數據,美軍甚至不惜讓居民暴露在核輻射的環境下,以此開展核輻射對人體短期及長期影響的研究。

*註:馬紹爾群島位於太平洋中部,陸地面積181平方公里,由1200多個島礁組成,分布在200多萬平方公里的海域上

紅圈內為馬紹爾群島位置

然而,那時候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島附近竟然還有人居住。而這性感的比基尼背後,也記錄著世界上最醜陋的一面

這場漫長悲劇,還得從70多年前說起。

那時美國雖用兩枚原子彈結束了二戰,但之後的世界卻依然不太平,美蘇冷戰的序幕已拉開。

為了壓制蘇聯,美國也一心想研製威力更強大的核武器——氫彈

但氫彈可不是好惹的,從理論上來說氫彈的威力將是普通原子彈的幾千倍。

特別是目睹了日本廣島和長崎被轟炸後的慘狀,核武器的威力讓美國自己都感到膽寒。

所以軍方認為,這種殺傷力如此巨大的核試驗,決不能在美國本土進行。

二戰期間美國本土進行的核試驗

馬紹爾群島是美軍在太平洋上的最重要的軍事據點。在群島中,西北部的比基尼環礁最為平坦和開闊。毫無疑問,比基尼環礁成了核武器最理想的試驗場。

比基尼環礁

千百年來,這裡的島民都過着自給自足,世外桃源般的富饒生活。

然而在1946年2月,第一批美軍工程兵登陸了比基尼環礁,這一切就註定着走向毀滅。

當時美海軍代表告訴原住民們,他們正在進行一項“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轉變成使全人類受益的計劃”。

美國大兵在跟比基尼人宣教

儘管馬紹爾人不願離開自己祖祖輩輩安家樂業的家園。

但在美軍的脅迫與哄騙下,他們還是搬到了240公里外的Rongerik環礁上,住在美軍臨時搭建的帳篷里。

這些小島本就是無人居住之地,椰子樹稀疏,沙土裡幾乎沒有植物,就連水裡的魚都以毒藻為生。

比基尼人離開比基尼島

不過再荒涼再貧瘠,馬紹爾人也算得過且過。然而更可怕的事實卻是,搬遷到240多公里外,也並不意味着安全。

那時美軍根本沒有告訴居民搬遷的原因,他們也根本不知道核試驗帶來的傷害有多可怕。

“十字路口行動”引爆的第二枚核彈“貝克”(Baker)

1946年,美軍首次在比基尼環礁進行核試驗的計劃叫“十字路口行動”,包括兩次核爆炸。

當時為了測試核武器對戰艦的破壞力,美國從世界各地共開來了95艘艦艇。

而這些艦艇上載滿了豬、羊、老鼠等活物,就是為了測試核爆對生物的影響。

 

被綁在戰艦上的動物

為了向世界展現大國實力,這次試驗也成了美國首次對外公開的核試驗。

毫無疑問,這也使得比基尼島這片與世隔絕的桃花源瞬間聲名大噪,驚動了全世界。

Baker爆炸現場,可清晰看到右下角戰艦

幾周後,法國設計師就推出了時尚界“爆炸威力”不亞於核爆的三點式泳裝,並將其命名為“比基尼泳裝”

不得不說,這無疑是蹭熱點的典範。

現在凡是比基尼三個字,幾乎所有人想到的都是那性感的着裝,卻沒多少人想起那可憐比基尼人。

 

當時劇烈的爆炸已讓散居在附近的馬紹爾人驚慌不已。

然而他們也只能相信不久後美軍就會兌現諾言,“一旦計劃完畢,他們便可重返家園”。

但是等了一年又一年,隔三差五的核爆也預言着更大的噩夢,在一步步向他們逼近。

蘇聯第一枚氫彈成功試爆

1953年的8月,蘇聯的第一枚氫彈竟順利試爆成功。這一行為又深深的刺激了美國,其在核武器領域的優越感也蕩然無存。

所以,為了挽回大國的尊嚴,美國決定引爆一枚威力更大氫彈——喝彩城堡(Castle Bravo)。

當時世界上最強氫彈——喝彩城堡

1954年3月1日,這枚預計當量為600萬噸TNT的氫彈,在比基尼環礁引爆。

然而爆炸瞬間,所有觀測人員都傻眼了,這何止600萬噸的爆炸當量啊!

當時氫彈所在的小島及其附近的兩座小島,瞬間從人們視線中消失

高達5.5萬攝氏度的爆炸溫度,使島嶼頃刻氣化成了一個寬近2000米,深達80米的大深湖。

事後,美國科學家們測算,這枚氫彈的爆炸當量竟達1500萬噸,是原先預測的2.5倍。

此外,這也是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核武器,達廣島原子彈威力的1000多倍。

 

由於事先沒有估計到如此強大的爆炸威力,美軍根本沒有撤離附近的居民以及在海上作業的各國漁船。

當時,日本漁船“福龍丸”號就正在200公里外的海域進行捕撈作業。

頓時,船員們都被西邊天空突然出現的火球嚇呆了,還以為是太陽從西邊升起。

然而正當他們議論紛紛時,天空中卻突然飄起了放射性巨大的“核雪花”。

船上的漁民很快出現嚴重的輻射病,回到日本港口時,幾乎已奄奄一息。

 

福龍丸號上的日本漁民

日本的漁民尚有處可去,但住所就在輻射範圍內的馬紹爾人卻無處可逃,又或者說他們根本不知道要逃

附近島上的一些好奇的孩子,還用手抓起“核雪花”來把玩,還有的甚至把這輻射值爆表的毒物往嘴裡送。

此外,一些正在洗頭的婦女也渾然不知,盤裡混進這些碎屑也就這樣摻着水洗頭。

受核輻射的馬紹爾兒童

在比基尼環礁附近有人居住的島嶼上,有的地方鋪滿的“核雪花”甚至達2厘米厚。

而暴露在核輻射下的島民,也開始出現嚴重的輻射癥狀,如嘔吐、腹瀉、頭髮脫落、皮膚灼傷等。

如果說之前估算錯了氫彈的威力是意外,那麼美軍接下來的行為則是令人髮指的。

明知輻射量與輻射範圍都已大大超過了預期,但他們就是遲遲不來撤離附近居民

喝彩城堡的輻射範圍,圖中標出的小島大多有居民居住

在這枚巨大氫彈引爆後,這次核試驗竟多了一項新的研究指標“喝彩城堡的生物醫學效應”,代號項目4。

其中4.1項目的標題則為“人類暴露在高當量核武器的高輻射β和γ射線下的效應研究”。

其中一部分人,還跟隨美軍到達美國芝加哥的實驗室。他們被送進一個裝滿各種輻射探測器的鐵屋內,做着各種檢查和測試

在記錄好數據後,美軍給予他們的只是一些食物的饋贈,完全沒有得到相應的治療。

“野蠻人”在實驗室內

1955年,美國對其中241名漁民做了跟蹤調查,在試驗當年就有12名死於肝硬化和癌症。

而一年後,又有61人相繼死於白血病、癌症和肝硬化等。

 

然而這麼可怕的事實擺在眼前,美軍卻一點消停的意思都沒有,之後的核試驗更是一個接一個

4.1項目的解密資料,從婦女脖子被灼傷開始,她就一直被觀察到癒合

直到1958年,美國才迫於全世界的壓力,停止了在馬紹爾群島的核試驗。

而在此前的12年間,合計有67枚核武器在馬紹爾群島引爆,其中23枚都落在了比基尼環礁上。

如果按照TNT爆炸當量來計算,這相當於在這12年間,每一天就有一枚威力大於廣島原子彈的核爆產生。

1946年到1958年美國在比基尼環礁上進行的核試驗

迫於輿論壓力,在核試驗停止10年後的1968年,美國才派人剷除了比基尼島上受到嚴重污染的植被和表土,並栽下了5萬多棵椰樹和麵包樹。

完事後,美國信誓旦旦地稱,這塊土地現已變得適合人類居住,絕對安全。所以在上個世紀70年代,便陸續有比基尼人回到故土。

 

之後比基尼島上雖又回到了椰林樹影、水清沙白的環境。但在經歷了23次核浩劫之後,它早已受了嚴重的“內傷”,充滿了看不見摸不着的放射性物質。

這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是當年喝彩城堡留下的彈坑

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回到故土的比基尼人依然疾病纏身。

島上的婦女總是經常性流產,就算生下來了,孩子的先天畸形率也大增。而甲狀腺腫瘤、白血病等幾乎成了馬紹爾人的常見病。

那時候,馬紹爾人才漸漸明白“這個島已經中毒了”,他們再也回不去了。

1978年,美國的科學家在比基尼人身上檢測到,島上的居民光是銫-137就超過人體能負擔的11倍。

美國能源部的一項研究也表明“所有比基尼居民的輻射指標,都超過美國人三十年的劑量。”

但當馬紹爾人要搬離這塊魔鬼之地時,一向以“民主與人權”自詡的美國卻不管這些島民的死活,再次拒絕了他們的要求。

最終還是非政府國際組織“綠色和平”的幫助下,這些比基尼人才得以搬離此地,到一個乾淨的島上生活。

在漫長的索賠道路上,他們終在2001年獲得了1.5億美元的賠償金。

然而據專家估計,比基尼島的表面去污就需要耗資超過一個億美元。

即使獲得了賠款,失業率高達40%馬紹爾人現仍然被貧窮、疾病和營養不良困擾,修復舊地更是遙遙無期。

此外馬紹爾人雖有了自治權,但馬紹爾共和國每年的財政預算有三分之二是來自美國。

比基尼人以核爆為賣點立起的牌子

或許從1946年美軍登陸的那天起,比基尼島就已沒有了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