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肯定的是,當鮑里斯-約翰遜在7月24日正式入主唐寧街10號,成為新一任英國首相時,利物浦人發出的噓聲最為響亮。這並非因為紅軍與鮑里斯所秉持的政治理念存在分歧,而是源於新任英國首相曾針對希爾斯堡慘案發表過極其偏激的言論。

在成為英國首相前,鮑里斯的人生經歷不可謂不精彩,今年55歲的他出生在美國紐約,長期持有美國和英國雙重國籍,直到2015年才放棄了美國國籍,他的父親是英國著名政治家斯坦利-約翰遜。

由於“約翰遜”這個姓氏實在太過普遍,因此在踏入政壇後,英國媒體通常用“鮑里斯”來稱呼這位他們如今的新首相。

年輕時的鮑里斯與女友

1988年,在從牛津大學畢業後,鮑里斯進入媒體圈,他首先在《泰晤士報》擔任記者,不過因為編造了一句引言,他被報社炒了魷魚。隨後,他又進入《每日電訊報》,成為該報駐歐盟總部布魯塞爾的記者。在比利時摸爬滾打了幾年後,鮑里斯在1999年加盟了《觀察家》,並成為編輯。

而他與利物浦之間的矛盾也正是在《觀察家》期間所製造出的。

2004年,《觀察家》記者西蒙-赫弗寫了一篇專欄,文章直指當年的希爾斯堡慘案,宣稱96名遇難者是咎由自取。(1989年4月15日,英國謝菲爾德的希爾斯堡球場,利物浦與諾丁漢森林的足總杯半決賽中發生了足壇最慘痛的踩踏事故,96人喪生,766人受傷。)

大英新首相惹眾怒:那96個利物浦球迷 死了活該!

“利物浦人有被迫害妄想症,一邊抱怨自己是受害者,一邊又享受其中。他們不願接受自己親手製造了不幸的事實,而一味指責其他人,想要與整個社會為敵。”

“在那個發生災難的周六下午,一群喝醉了酒的利物浦球迷們在人群後面不假思索地往球場沖,這直接導致了災難的發生,警察只不過是替罪羊而已。”

負責這篇專欄的編輯正是鮑里斯。你可以想象,當《觀察家》的這篇評論出爐後,會在利物浦引發怎樣的巨大爭議,如同當年的《太陽報》,鮑里斯和他的《觀察家》被紅軍球迷釘上了十字架。

大英新首相惹眾怒:那96個利物浦球迷 死了活該!

利物浦球迷曾因關於希爾斯堡慘案的錯誤報道而抵制太陽報

眾所周知,無論是網站,還是報紙、雜誌,一旦稿件被發布,首要負責人並非作者本人,而是編輯,因此當赫弗的這篇專欄見諸報端後,鮑里斯自然成為了眾矢之的。2012年,赫弗曾向外界坦言,當年的那篇專欄,就是鮑里斯授意他寫的,並且經過了他的審閱和最後的批准。

同樣是在2012年,鮑里斯曾就專欄風波做出過道歉,但他的那次“對不起”被指責太過輕浮,絲毫沒有誠意。7年後,在他成為英國首相的首次內閣會議上,一位來自利物浦的女議員伊戈爾,將當年的這起事件搬了出來,她當眾要求鮑里斯向受害者說對不起。

遺憾的是,鮑里斯拒絕了這個要求,他這樣回應道,“親愛的伊戈爾女士,請看我的政績,請看我已經完成的事情。在政黨的幫助下,那些最貧弱、最需要幫助的人們得到了最好的結果,這就是我所處的立場,這就是我的信念之所在,這也是整個政府會去關注和努力去做的事情。”

大英新首相惹眾怒:那96個利物浦球迷 死了活該!

顯而易見,《利物浦回聲報》被鮑里斯這段雲霧繚繞的回復給激怒了,該報直言不諱道,“鮑里斯絕對是厚顏無恥。”

在此之前,利物浦名宿卡拉格同樣對鮑里斯極為不滿,早在鮑里斯成為英國首相前,卡拉格就曾公開表示,“如果他真的當選了,我希望他不要來到利物浦,這裡的人們永遠不會歡迎他。”

利物浦人的憤怒不是沒有道理的。希爾斯堡慘案發生後相當長一段時間,利物浦球迷一直被誤解為“肇事者”,當值警察拒絕承擔責任,《太陽報》則用一整版編造了“利物浦球迷襲擊警察”的假新聞,直到2004年,《太陽報》才公開承認虛假報道,聲稱這是“創刊以來最大的錯誤。”

利物浦球迷恨死了這位大英新首相

2016年4月,英國高等法院做出判決,警方玩忽職守、組織者監管不力釀成了這起慘案,利物浦球迷終於得到了遲到27年的“平反”,但希爾斯堡四個字早已成為他們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所以也就不奇怪,鮑里斯這種毫無悔意的態度,會讓利物浦人恨之入骨。

不過,對於這位“大英特朗普”來說,任何批評都無法動搖他的立場。在發表這篇爭議專欄後不久,鮑里斯就離開了新聞行業步入政壇。當年被問及為何做出這個選擇時,鮑里斯這樣堅定回答:“人們不會為記者樹立雕像。”

大英新首相惹眾怒:那96個利物浦球迷 死了活該!

改換跑道的鮑里斯顯然賭對了。從議員做起的他,在2008年成為倫敦市長後,開始正式進國際視野,那一頭亂糟糟的金髮是他的標誌所在。在倫敦奧運期間,鮑里斯作為市長的聲譽達到了巔峰,而這主要得感謝那場滑索意外事件。

在從320米的高空滑索道空降至維多利亞公園時,雙手揮舞英國國旗鮑里斯,不幸因為故障原因沒有滑落到索道的終點位置,在空中懸掛了足足5分鐘。但鮑里斯並沒有因為這起尷尬的“事故”被人嘲笑,反而憑藉他當時在空中的笑聲和處理情緒的能力得到了一致好評。

大英新首相惹眾怒:那96個利物浦球迷 死了活該!

2012年奧運會,鮑里斯被懸掛在半空

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就對此評價道,“如果世界上還有其他政治家被困在滑索上,那將是一場災難。但對鮑里斯來說,這絕對是一場勝利。”

鮑里斯就此以親民的形象和極富感染力的口才征服了眾多英國老百姓。之後,他又成為了英國外交大臣,但由於不同意特蕾莎-梅的脫歐談判策略,強烈要求脫歐的鮑里斯在2018年7月宣布辭職。

大英新首相惹眾怒:那96個利物浦球迷 死了活該!

與此同時,與之前兩位首相不同,關於鮑里斯的爭議始終不絕於耳。他曾被指責發表種族主義、厭女和恐同性戀言論,私人生活也比較複雜,英國媒體曾多次揭露他有過外遇。而在擔任外交大臣期間,由於碰上了俄羅斯間諜在英國中毒事件,鮑里斯還曾公開發表言論,“如果俄羅斯被證明是這次中毒事件的幕後主使,很難想象英格蘭會參加俄羅斯世界盃。”

鮑里斯就是這樣一位個性張揚,口無遮攔,得罪過無數人的領導人,但有過媒體工作經驗的他完全不在意外界的評論,“利物浦事件”只不過是他人生中遇到的一個小風波罷了。

套用盧森堡外交大臣阿賽爾伯恩的話來說就是,“鮑里斯就是一位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