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昂的聘礼,让中国农村青年为了结婚可能倾家荡产,甚至背上债务。河北省一个村庄近日拟出一份规约,注明聘礼超过人民币2万元即「按贩卖妇女或诈骗罪论处」。

河北青年报报导,石家庄市赵县大安六村日前由村干部和居民讨论后拟出了这份规约,内容对红白喜丧事务订出具体的操办标准,但内容并没有法律效力,目的主要是希望转化聘礼年年高涨的风气。

赵县文明办副主任王建立说,这项规定说法上不太准确,是否按照贩卖妇女或者诈骗罪论处,要根据国家相关法律规定,不是一纸村约就可以下定论。

当地居民对此的反应是:「规定是个好规定,就怕这样做娶不到媳妇啊!」他们担心,不跟着风俗走就结不了婚,所以明明没钱,却又不敢不花这个钱。也有人担忧,女方来自不同村子,不能接受这样的做法。

大安六村的居民多种梨为业,报导说,对于梨农来说,给儿子娶个媳妇,有人需要存大半辈子钱,有的则花光了所有积蓄,甚至有村民因为拿不出高额聘礼,不得不去借外债。前半辈子赚钱,后半辈子还债,所有的钱还完,也就老得干不动了。

去年2月人民网上曾公布「全国采礼(结婚聘礼)地图」,越是西部地区或山村,聘礼越高。

该篇报导以一对河北夫妻为例,双方都有工作的情况下,女方要求的聘礼相对少一点,一共是礼金6.6万元加买房买车。但如果在河北保定农村,如果男方没有正式工作,聘礼是10万元起跳,还要在县城里买房、买车。

不过,报导也指出,中国南方一些经济逐步发展起来的农村地区和长江流域地区,很多地方的聘礼不升反降。重庆市、武汉市等一些地区还存在结婚「零礼金」现象;一些女方家长即便要求聘礼,也会返还给女儿,另外还会准备一份与男方聘礼不相上下的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