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未发表的统计数据显示,新抵达澳洲的新永久居民中有近90%在墨尔本和悉尼定居,这些统计数字增加了政府采取移民政策额,迫使一些技术移民到大城市之外的地区定居的必要性。

随着澳洲人口周二达到2500万,新的内政部数据显示,上财年抵澳的11.2万名技术移民中,87%的人在悉尼或墨尔本永久定居。

周二,公民身份部长杜吉发表演讲,称人口增长不是“一维问题”。

“相反,它涉及规模和分布,”杜吉告诉墨尔本澳洲商业委员会论坛,“如果人口分布更均匀,那么我们今天在墨尔本和悉尼就不会出现拥堵压力。如果在出现需求之前就把基础设施建好,也不会有。”

谭保政府暗示将在今年年底前公布移民安置政策,其中包括设置签证条件,要求一部分新来的技术移民在悉尼和墨尔本之外的城市以及乡镇地区定居。

杜吉正在与南澳州长马歇尔(Steven Marshall)讨论将一定比例的技术移民引导到阿德莱德。

《澳大利亚人报》获悉,最有可能成为目标的群体是独立的一般技术移民,他们是基于打分制度移民来澳,而非雇主担保的工作,每年约有44,000人。

谭保政府最近将年度技术移民人数从前工党政府的高峰19万,减少到今年的近16.2万——创下十多年来最低水平——原因是它开始对签证过程进行“严格”审查以恢复被工党政府的开放边境政策破坏的签证制度的公正性。

随着悉尼和墨尔本日益拥挤,关于“大澳洲”政治辩论的重新出现,杜吉说,人口增长现在不仅仅是数字问题,而是“分配”问题,他设法安抚商界相信,政府并未对技术移民关闭边境。但是,他指出,只有在保持强有力的边境保护政策的情况下,才能建立一个旨在吸引技术娴熟的人才的更好的移民制度。

“无论人们的不同观点如何,重要的是人口增长的管理方式应使所有澳洲人受益。进一步引进技术移民的证据十分充分,但这并不意味着技术移民越多越好。要取得平衡才行。”

“一些高级商界领袖对他们声称在国际上听到的唯一消息表示担心,那就是我们将关上移民之门。对人口走私生意,我们的大门绝对紧闭,但我们仍然对有序的技术移民持开放态度。这两件事情并不矛盾;相反,强大的边境政策支持着技术移民。”

虽然不一定支持大澳洲,但杜吉认为,移民的经济利益是显而易见的,财政部和内政部最近的一份报告估计移民计划每年使GDP增加1%,也促使人均GDP适度增长。

但他也指出,移民计划的某些方面失败了。抵澳后六个月普通技术移民(占总数的4-5万)的失业率已经从2009年至2011年的12%飙升至22%。

该群体与雇主担保的工作无关,但大多在悉尼和墨尔本定居。

“我们没能一直通过这个计划吸引到‘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才。”杜吉说。

新州州长贝姬莲(Gladys Berejiklian)呼吁将人口政策提升为明年澳洲政府联席会议(COAG)的优先事项。

贝姬莲表示,虽然她认为目前的移民水平“很合适”,但服务和基础设施的压力不容忽视。

杜吉表示,联邦政府正在投资750亿元用于基础设施项目,这将有助于解决与悉尼和墨尔本与人口增长相关的拥堵问题。他也谴责新州工党政府未能对悉尼可避免的扩张作好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