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个“河南省多名考生质疑高考答题卡被调包”的新闻,我关注挺久了的。因为里面有我这城市的考生,而且他们上的高中,我有好几个同事家的孩子都在上。郑州一中、孟津一高都是河南省内顶好的高中。只是,答题卡调包,说实话,我是不太相信的。

那天看了河南省招办的公告,我就能感受到强烈的个人情绪在里面。就结尾“同志们”那三个字,你说写稿的这个人得有多憋屈啊。不过也能理解,毕竟一个考生家长以检察官的身份带领当地公安人员过来异地办案而不是正常问询,搁我也有情绪。其实,这事儿等笔迹鉴定出来之后再公开也不迟,但是学生家长用非常规的手段,那这边只能先撇清关系,捎带带一下节奏了。

 

目前,网上有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种认为,此类事件是考生为掩盖不理想的成绩而编造的谎言。以往有个别考生因此还伪造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考试成绩条等欺骗家长。一种认为考生的答题卡有可能被调包,并讲述了相关理由。由于工作关系,我大概了解这方面的流程。其实,每年高考那阵势,相关细节都是要经过反复地推演和实地勘察而敲定,不说精确到秒至少要精确到分钟级别。

而且从试卷印刷到运至考区、考点,再到现场查验,拆封,之后考场清点档案袋、盖骑缝章、装箱贴封条,每一个环节都责任到人,容不得半点马虎。所以,谁也不会傻到去调包答题卡,或者去偷拆偷看试卷的。就像一个网友说的,这不想着替考、不想着改分,不想着传答案,却用调换答题卡这种最容易被发现的方式,实在是蠢到家了。而且这个大人物兜兜转转了一圈,只是想让孩子上个二本,我都有点同情了。

最新的消息是,其中一名信阳考生已经承认自己搞了乌龙。真相固然重要,但是我却对这事儿背后的“三人成虎”还是不寒而栗的。就像那部电影《狩猎》,其实男主卢卡斯是个心地善良个性温和的人,但是因为婉拒了一个小女孩的示好,结果小女孩一个谎言,就让卢卡斯背负了性侵的罪名,然后整个小镇就是以讹传讹,都不自觉的给男主贴上了标签。就像现在的新闻,看客都是第一观感,就得出了结论。可不反转个两三次能叫新闻?在这来来回回的反转中,人们不再关注真相,反而只记住了自己感兴趣的那个细节。

就像前几天的那个湖北武汉刘凌峰胃癌刷屏,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中疯狂传播,上午大家纷纷转发、捐款,奉献爱心,没到中午就发现被刘凌峰消费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从感动、爱心到痛恨,不过半天的时间。互联网最大的好处是快,而最恐怖之处也是快,快到你压根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总有一群人在推着你一会儿朝东,一会儿朝西。

这就是乌合之众的典型演绎。只要你加入了这个群体,不可避免的,都成了乌合之众,包括当事人在内。没人知道结果会怎样,因为这个群体里,每一条信息大家都在传看,而且你只想看和你观点一样的。就像你打开朋友圈,都是谈论同一个热点话题,大家探讨来探讨去,没给出什么建设性意见,却依旧热火朝天。正如《乌合之众》的作者勒庞所言,当个体融入群体时,个体的行为特征将被淹没,取而代之的是构成该群体的新的行为特征。

简单说就是被洗脑。不管你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是多么的善于思考,但只要你融入到群体里,你就潜意识的认同了群体的观点,你就具有了低智商化,情绪化,极端化等特点。就像前段时间的米兔性侵事件,你只顾得摇旗呐喊,去给当事人身上吐口水,却忘了保护和相信,并不代表盲目,收集相关证据,走正常的司法程序,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途。

回到河南高考成绩“调包案”, 网络和舆论已经成功助推事情的发酵,这个时候就是等待调查的结果。爆料考生的论文是拼凑的也好,抹黑考生之前成绩都是作弊也罢,和这“调包案”有什么直接关系吗?但是激情亢奋的看客们,人肉搜索出来一堆堆的信息,你若也被这种节奏带着走,那就是人云亦云。

这样做是为了渴求真相吗?这是在制造真相。一个人说的,你不信。一群人都在说一样的观点,你也跟着就信了。于是,真相往往不重要,狂欢更重要。狂欢之后,再去寻找下一个热点。讲真,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是不太愿意听从“大家都说”的乌合之众。在人生很多重大问题决策上,我选择忠于自己。因为这些年的经验告诉我,别去趋于大多数人的观点,更不要接受大多数给予的劝诫。

保持饥饿,保持独立,远离那些大家都说是的“普世真理”, 我反而活的更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