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旅游总要带一些现金,但是原本10,000美元的现钞取款额度却被告知下调到5,000美元。”王先生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的孩子9月就要赴美读书,计划和家人一起去美国旅游,临近出发在银行换汇时遇到的这一变化让他感叹,换汇的限制越来越多了。

8月15日人民币大跌后,中国央行外汇逆周期调节三次出手,人民币日内急升千点

(图源:VCG) 外汇管制悄然收紧

早在2007年,应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各大银行金融机构加强了对中国境内存取外汇现钞的管理。个人向外汇储蓄账户存入外币现钞,当日累计等值5,000美元以下(含)的,可以在银行直接办理;从外汇储蓄账户中提取现钞,当日累计等值10,000美元以下(含)的,可在银行直接办理,超过上述限额,则需要提供相关单据。

事实上,王先生这样在办理存取外币现钞受阻的情况并不是个别现象。多维新闻询问了北京、天津、山西等多地银行,工作人员均表示目前存取外汇现钞每人每日限额均下调为5,000美元或等值外币。个别银行以外汇现钞不足为由拒绝办理相关业务。

一位中国银行的工作人员向多维新闻表示,通常办理外汇现钞业务在不违反规定的前提下要看银行网点有多少现钞,有时候并不是银行刻意拒绝办理相关业务。

上述员工表示,目前对于外汇业务的管理越来越严格,2018年6月接到上级通知,原则上外汇现钞每人每日限额均为5,000美元或等值外币。如果超过了这一限额,需要提供相关合同证明用途,银行也会将相关大额交易信息报送外管局。

不过,查阅公开报道和外管局官网,中国外币现钞管理规定并未修改,也就是说,外管局似乎悄然加强了外汇管制。 2007年,中国境内个人购汇额度由2万美元上调至5万美元后,为防止资本外流,打击洗钱等犯罪活动,中国央行和外管局陆续出台政策,对个人存取外汇现钞、境内对外汇款金额、用途等方面做出进一步限制,并加强了金融机构报送银行卡外汇交易信息的管理。

前述银行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有大额外币取现需求,也不能连续多天到同一家银行网点办理,按照外管局的规定,个人涉及大额可疑交易可能会成为外管局“关注名单”。因此,建议利用家人额度分几次到银行办理。不过这样“蚂蚁搬家”的行为只能应急,如果使用频繁,被银行上报,可能面临取消换汇额度两年的风险。

短期内人民币破“7”概率不大

此次外汇管制悄然收紧,恰好在中美关系不确定性增强,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的背景下。 8月15日,离岸人民币一路贬值到6.958,距7元关口一度不到500基点。直到8月24日,央行重启逆周期因子后,贬值趋势得以暂停,人民币汇率迎来大幅逆转。当

日,离岸人民币从6.9元附近疾升,最高至6.7996元,较日内低点反弹近1,000个基点,收盘时上涨882个基点,涨幅达1.28%。 8月28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升456个基点,创近14个月最大升幅,报6.8052,为央行重启逆周期因子后连续两日调升。至今美元兑人民币在6.82附近反复震荡,前期贬值压力基本缓解,中国央行的出手干预效果明显。

外汇管制一直被视为是中国央行干预汇率的诸多工具之一。不过在这个工具箱中,中国央行似乎更倾向于资本管制类工具,比如调整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存放存款准备金的政策、加强征信审核、增加个人购汇和企业购回投资的摩擦成本等手段。

毫无疑问,如果人民币短期内快速贬值,势必造成资本外流。招商证券固收研究团队称,尽管并不认为7是人民币汇率非守不可的长期“底线”,但短期抑制汇率过快贬值的政策倾向明显。

多位银行银行人士也认为,外汇取现额度下调主要是为了打击“蚂蚁搬家”式的资本外流。 从外部环境来看,美联储加息、中美贸易战、土耳其和阿根廷货币危机、中东伊朗变局以及欧洲部分国家的主权债务问题都将继续影响人民币汇率的走势。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认为,针对2018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新一轮贬值压力,目前中国央行已经提高了金融机构远期售汇的风险准备金,并且重启了逆周期因子。如果未来贬值压力继续加剧的话,中国央行还可以通过加强资本流出管理、动用外汇储备,甚至干预香港离岸市场等手段进行应对。这就意味着,短期内中国央行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稳定在 “7”之内的能力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