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目前警方發言人公布的事實和結果來看,警方目前還未掌握確鑿的證據對劉強東進行指控,因此在警方調查結果出來之前,根據無罪推定原則,未經審判來證明有罪確定之前,優先推定被控告者無罪。”

近日,關於京東集團創始人兼CEO劉強東,在美被控性侵一事引發關注。

隨後,一張疑似劉強東被捕照片流出。對此,京東方面回應稱,劉強東先生在美國商務活動期間,遭遇到了失實指控。經過當地警方調查,隨後即被釋放。

目前,劉強東已經回到中國正常開展工作。美國明尼阿波利斯警署向新京報記者證實,目前劉強東尚未被以任何罪名起訴,可以離開美國境,並表示,目前該案仍在密切調查中。

━━━━━

美國警方:尚未以任何罪名起訴劉強東

明尼蘇達州亨內平縣治安官網站記錄顯示,Qiang Dong Liu 於當地時間8月31日晚間11:32分被控涉嫌性侵入獄,9月1日下午4時許保釋出獄。

 

▲明尼蘇達州亨內平縣治安官網站記錄顯示,Qiang Dong Liu 於當地時間8月31日晚間11:32分被控涉嫌性侵入獄。官網截圖

對此,《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多家外媒發文直指,Qiang Dong Liu為中國京東總裁、億萬富豪的劉強東,美聯社也曝光了一張疑似劉強東被捕照片。

京東商城官方權威信息發布“京東發言人”於2日回應稱,京東方面關注到了網上關於劉強東先生的一些不實傳言。特此聲明如下:

昨日傍晚,京東方面表示,公司CEO劉強東於2018年8月31日被明尼阿波利斯警方調查,隨後即被釋放,沒有任何指控,也沒有被要求保釋。目前,劉先生已經回到中國正常開展工作。

美國明尼阿波利斯警署發言人約翰•艾德向新京報記者證實,目前來看,劉強東尚未被以任何罪名起訴,可以離開美國境內。“我不清楚法官會以什麼裁決權限要求劉先生回到美國,但是目前來看,劉先生沒有被以任何罪名起訴,我們沒有權力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當地華裔律師:在明州隔着衣服摸胸即屬於性侵,性質很嚴重

對於如此快速地釋放以及保釋金的問題,《僑報》記者諮詢律師周東發(Don Zhou),周東發系當地非常稀少的、著名華裔刑事案件辯護律師,經驗豐富,剛剛處理完一起性侵案件。據周律師介紹,性侵案件的性質在明州非常嚴重,在美國各個州此類案件都很嚴重,“性侵案件特別難打(辯護),因為不需要任何的求證,只要受害人的陳訴,足以讓警察抓你。我剛剛處理了一個性侵案件,經歷了6天的陪審團的審理。性侵(Criminal Sex Conduct,CSC)和性騷擾不同,性侵案件按照嚴重程度,共分5級,一般3級以上都是重罪,有時輕一些的4級,根據具體情況不同,可能都會按重罪處理。5級是最輕的,比如隔着衣服摸女性胸部、陰部等,都屬於性侵。性騷擾是另外的情況,屬於民事責任。從目前情況看,可能是被指控為性侵。”

 

周律師回復“很快釋放”的疑問,是“常見”。釋放得快慢和警察報告和案件嚴重程度有關,即是否會對社會安全造成威脅。如果很快就寫完報告,又不危及社會安全,可以很快釋放,有時幾個小時釋放都有可能。如果報告遲遲做不完,就慢些。或者案件嚴重,危及社會安全,警察會找嫌疑人談話。“根據美國刑法,警方只能關押36小時,不包含工作日。所以,在我們明州如果周五抓獲,一般會抓緊時間辦理,否則得下周才能辦理。不過,包括平縣在內的很多地方,周六會有值班法官根據情況處理案件。”

關於保釋金,周律師表明繳納保釋金的目的是確保嫌疑人一定回到法庭,不逃庭(逃跑)。從目前看,根據劉強東本人的背景、聲望,不可能逃,所以未繳納保釋金而得以釋放符合常理。“明州此類案件的保釋金,一般在1萬五到20萬美元的情況,都有。”周律師補充說。

至於案件是否會“私了”等議論,周律師認為現在警方調查還沒有完成,根本未曾起訴,遠未達到“私了”階段,“不過,性侵案件很容易起訴,只要當事人一個人陳述,不需要任何旁證。根據這個案件的情況,‘自由出境’說明警方掌握的資料還不足以起訴,所以不要保金。”

 

他表示,為保證案件調查進程不受干擾,目前拒絕透露案件細節,只稱此案仍在密切調查中。

━━━━━

焦點1:為何零保釋金且劉強東可回國?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明尼蘇達州亨內平縣治安官網站記錄顯示,劉強東的保釋金額為零。

跨國訴訟律師、中國犯罪研究學會常務理事張起淮介紹,根據明尼蘇達州法律,在警方正式指控一個人犯罪之前,可以收押的最長時間不超過36個小時,警方必須選擇或在36個小時內完成正式指控,或在36個小時期限內釋放被指控的人,此後仍可以繼續調查。

他表示,明尼蘇達州的法律較為特別,不像其他州將性侵明確區分成強姦或性騷擾。明尼蘇達的性侵犯罪(criminal sexual conduct)實際上分為五級,最高級一級為使用武力威脅對方發生性關係,最低級別可能只是語言不恰當、輕度肢體接觸等等。

張起淮認為,明尼蘇達州的警方需要對事件進行進一步調查。劉強東可以回國,但必須隨時與警方保持聯繫,並積極配合調查,人身自由不受控制。

他分析道,目前劉強東案正處於“獲釋等待正式訴訟”(Released Pending Complaint)狀態。 “零保釋金只能說明警方沒有對劉強東展開起訴,並不能代表他是無罪的,現仍處於檢方控告階段。”他解釋道。

━━━━━

焦點2:如何理解警方有“合理依據”逮捕?

張起淮介紹,警方在公布的文件中稱,有“合理依據”(Probable Cause)逮捕劉強東。這可以從兩方面解釋,一方面說明女生在報警時可能有一定的證據或證人輔助其指控內容,指控事實被警方認定有一定合理性;另一方面,可能只是出於懷疑,最終結果還需要雙方走到庭審才能知道。

但若要定罪量刑,他表示,美國現行刑事訴訟法第四十六條規定:“對一切案件的判處都要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沒有其他證據的,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因此,此案仍需調查,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

━━━━━

 焦點3:劉強東接下來可能會面臨什麼?

張起淮表示,關於性侵案件,在美國通常只要有人報案,警方都會立案偵查。從目前警方發言人公布的事實和結果來看,警方目前還未掌握確鑿的證據對劉強東進行指控,因此在警方調查結果出來之前,根據無罪推定原則,未經審判來證明有罪確定之前,優先推定被控告者無罪。

“不論是中國還是美國,劉強東在未經審判之前,都不能從法律上對他進行評價。”

目前當地警方仍在調查此案。張起淮分析,相關調查通常會有兩個結果,或得出此案屬於“輕罪”(gross misdemeanor)或“重罪”,警方會將相關調查結果遞交給當地檢察院,之後由檢察院整理後遞交給法院,最終由法院定罪;或當地警方經過調查發現證據不足,會撤銷指控直接結案。

━━━━━

 焦點4:目前劉強東的行動自由是否受限?

 

▲圖源/視覺中國

美國聯邦法院出庭律師張軍介紹,原則上來說,劉強東在被檢察官起訴之前是不會被限制自由的,他的行為還未被認定構成犯罪。現階段他可能會面臨一些麻煩,但是法院不會有限制其自由的命令。

如果檢察官決定起訴,通常來說他們是不希望嫌疑人離開所在的州或者是離開美國的。這時候會啟動各項庭前程序,其中一項就是檢察官會向法官表明,檢方是否擔心嫌疑人逃跑、不應訴。最後由法官決定對嫌疑人採取什麼措施,比如上繳護照、交保釋金,甚至是套上腳環(超出規定距離之後會報警)等等。

━━━━━

 焦點5:如果劉強東被起訴,將經歷哪些程序?

 

據明尼蘇達州當地法律,性侵犯罪分為五級,最高級為使用武力威脅對方發生性關係,最低級別五級可能只是語言不恰當、輕度肢體接觸等等。警方會對案件進行調查,將結果遞交給當地檢察院,檢察官決定是否提起上訴。

如果上訴,檢察官需要將所涉及的人證、物證、醫生證明等一系列證據在法庭提交給陪審團,法官會提醒陪審團,他們必須是克服了心中所有的合理懷疑(reasonable doubt)才能認定這個事實,否則不能做出判斷。當然檢方和辯方都可以提出各種證據。

最終,陪審團將是美國法律體系中對犯罪事實進行認定的人,其他人並沒有這個權力。在有陪審團的訴訟中,法官不認定事實,法官的基本作用是控制訴訟程序,根據陪審團認定的事實適用法律。

━━━━━

 焦點6: 如果警方調查後認定劉強東受到“失實指控”,他可以通過什麼途徑保障自己的權益?

 

如果劉強東認為自己受到誣告,可以運用法律武器反告對方,進行民事訴訟,指出對方危害了自己的名譽,也就是誹謗。不過,這麼多年以來,在檢方放棄起訴的情況下,再反告誹謗罪的人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