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摩擦新一輪升級在本周隨時啟動,從500億美元商品的規模急漲至2,000億美元,並將稅率提高至25%,令兩國經貿關係的弦綳得更緊。

隨着中美貿易戰棋至中盤,面臨新一輪角力,北京對貿戰的認知早已發生變化。從最初認為戰爭可以避免,完全是因為美國單方面挑起貿易訛詐,到近期官方媒體釋放”理性認識中美貿易摩擦”的訊號,顯示決策層內部已對貿易戰的必然性有了共識。

  貿戰具必然性 華不再妥協

事實上,雖然外界對此輪貿易摩擦已有所準備,但事態發展的速度和烈度依然超出多數人預期。在中美貿易順差的藉口之外,美國發起貿戰的深層次原因,則是對中國經濟技術進步並用於製造業升級心存忌憚。

有北京官方智囊透露,金融危機之後,全球各國的共識之一即是大力發展製造業,以製造業興國,這也是特朗普執政以來”美國重新偉大”願景的最主要途徑。面對中國的同質競爭,美國批評中國以”國家資本主義”方式獲取不公平競爭優勢,實際上也是變相印證了中國”中國製造2025″戰略的正確性,及體制上的優勢。雖然中國已經淡化”中國製造2025″概念,避免與美”硬碰硬”,但兩國就技術進步及製造業升級的競賽才剛剛開始。

過去一段時間,內地有一派觀點認為,當前中美貿易摩擦是因為中國在發展姿態上過於高調,如果繼續”韜光養晦”,避免在多邊合作中以引領者角色與美國抗衡,中美貿易戰原本可以避免。

不過,這種觀點實際上與其相反的民粹主義觀點同屬情緒化的表達。中國早已不是能夠隱藏實力的體量,而且從歷史經驗來看,第一大經濟體和第二大經濟體落入”修昔底德陷阱”幾乎是必然,而且當第二大經濟體的GDP達到第一大經濟體三分之二水平的時候,是摩擦最易發生的時點。在過去的歷史上,美國不僅打擊過經濟體制和意識形態與自己不同的對手,也曾經打擊自己的盟友,說明守城大國與新興大國之間的衝突主要來自相對實力比較,而如果雙方再存在體制與路綫的較大差異,產生紛爭的可能性和激烈程度更易上升。

在接受中美貿易摩擦的必然性之後,對中國來說,好處是不會再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接受中美關係已不再是中國妥協就可以恢復的現實,面對未來將長期化、複雜化,並大概率走向競爭為主導的新中美關係作出短期和長期的兩手應對方案。

  控風險調結構 做兩手準備

近日北京就有消息傳出,中國應對貿易戰,乃至未來中美關係的基點,已經不再像過去”中美必須好”原則下以美為主的外交準則,而是轉向”以我為主”,即保持政策定力,在中美貿易摩擦不可避免、未來衝突可能升級的背景下,將控風險、調結構的目標放在穩增長之前,切實做好改革和開放工作,培育內需市場,增加應對外需縮減的迴旋餘地。

而在短期應對上,也有消息傳出,北京正積極尋求短期速戰速決的方案,並希望在美中期選舉之後能夠達成兩國元首的會晤,以為貿易戰按下暫停鍵,這一方面也是為了穩定市場預期,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在改革開放40周年,對外掀起新一輪改革開放,營造相對平緩的外部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