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3日,美国开始对来自中国的16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也及时进行了对等回击。此前7月6日美国曾对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引发中国同一时刻对等规模反制。这一切再加上中美彼此口头上的施压,包括美国宣布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清单和中国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不等税率的关税,似乎在说明中美贸易战进入对垒升级的胶着阶段,难以调和,但有迹象显示,看似激烈的贸易战正在经历微妙转变。

贸易战正向心理博弈转变

贸易战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已经打了很久,看起来声势浩大,但其实到目前为止两方各自也只征收了5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鉴于中美之间超过6,000亿美元商品的贸易总额,目前的贸易战着实与不少人的印象存在落差。所以,尽管贸易战烽烟四起,但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比较有限。这其实反过来说明贸易战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双方还比较冷静和克制,至少不希望真的撕破脸。

正因这样,已经有声音开始认为中美贸易战正陷入骑虎难下的僵持阶段,心理博弈的成分逐渐增多。比如,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曾在2018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贸易战最大作用是心理上的威慑,即使惩罚性关税征收了,双方还可以继续谈判。这在一定程度反映了当下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即贸易战在某种程度上正变为中美之间的”心理游戏”,彼此试探,既不断施压又留有余地,目的是为了达成有利于自己的协议。

之所以这样说,一是因为中美各自具有的实力和优势决定两国这场世纪博弈注定不会在短时内有结果。中美之间固然存在相当的实力差距,但毕竟分别位列全球第二大、第一大经济体,彼此手上握有的牌很多,不可能在短期内分出胜负,注定是一场持久战。既然如此,持久战的一大特征是最初声势浩大,吸引无数关注眼光,但经过几轮试探和博弈后很容易陷入僵持阶段。

二是因为中美之间的联系千丝万缕,打贸易战必然会两败俱伤,故双方都希望减小自己所受到的冲击,行为较为克制。特朗普(Donald Trump)虽然威胁要对中国的5,000亿美元商品加税,但到现在为止只落实了十分之一,归根结底还是担心陷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博弈困局。中国除了一直希望避免贸易战开打外,最近在保持对等反击的同时亦开始反思贸易战的策略。最近中国文宣系统在贸易战的宣传上有意降调,甚至将中美贸易战的表述改为中美贸易摩擦,意在避免刺激美国产生战略误判,将贸易战升级或加剧两国在其他领域的冲突。

三是因为中美都不想和不敢率先让步,双方其实正日渐陷入一种”胆小鬼博弈”(Chicken Game)。”胆小鬼博弈”是一种非零和博弈,在参与博弈的双方中,虽然合作可以为双方都带来收益,但如果一方选择退出,而另外一方选择继续博弈,那么继续博弈的一方则能获得更大的收益。为了防止对方的冒险行为,或者为了追求更多的收益,”胆小鬼博弈”中的行为体往往倾向于不合作,但双方的不合作导致了他们都会得到负收益。

目前中美的情况有点类似”胆小鬼博弈”,特朗普目前不让步的原因是,他知道中国不想打贸易战,在贸易战上中国可动用的筹码也要少于美国,他在心理和战术层面上都占据了优势,故现在需要的只是去不断进攻中国的心理防线,从500亿到2,000亿,再从2,000亿到3,000亿,直到中国终于承受不住选择让步,对中国政策的松动或者维持原状都会使得他的计划收不到任何效果。同样情况,为了免于沦为被动境地,中国也并不打算进行单方面让步,故8月23日美国对16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后中国立即进行同等回击。中国想让美国认识到通过逼迫而令中国让步的手段是行不通的,一味地躲避和忍让只能让美国在心理上轻视和低估中国的决心,主动让步也会让中国在谈判桌上落入下风。正因这样,再加上特朗普和中国都面临内部非理性民粹压力,担心两国妥协被人批评为投降主义,所以双方都在赌谁的心理承受力更强,致使陷入骑虎难下的窘境。

心理博弈还能持续多久

虽然中美的心理博弈使得两国在贸易战中不能轻易认输,只能一边不断施压一边又留有较大余地,致使贸易战逐渐升级,但这种损人不利己的高烈度冲突终究不符合彼此利益,很难长久下去。

首先,作为贸易战的主动推进方,美国承受的代价要高于特朗普的想象。目前美国提供的顺差数据并没有将美国企业在中国境内的销售额计算进去,比如2018年苹果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单在中国的收入就有95.5亿美元。此外旅游、留学等美国对中国巨大的服务贸易顺差也不包含在内。中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间,美国服务业对华出口增长了5倍,2017年美国对华服务贸易顺差达541亿美元。因此,若中国在这些方面对美国开刀,将会给其带来很大冲击。另外,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公布数据,1945年至今,美国居民消费占GDP的均值为63%,居民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均值为2.1%,而贸易战无疑将会推高通胀,导致消费者购买欲望的下降,这将对美国经济增长起较大的负面影响。据标准普尔5月份的测算显示,如果美国向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中国进行反击,那么美国将蒙受0.1%的经济增速下滑;如果贸易战规模扩大到1,500亿美元,那么美国经济将下滑0.6%。

其次,特朗普的贸易战并不一定能缩小贸易逆差。中美贸易失衡主要是由目前全球分工格局造成的,中美出口产业结构分别侧重于中低端和高端,美国不放松对中国的技术出口,这一现象就还将持续。美国人的提前消费习惯也是一个原因,低储蓄率的国家一般都有较大贸易逆差。此外,美元的霸权地位使得美国在某种意义上充当了世界的银行,由于安全性高成为了国际硬通货,因此各国都希望存有美元储备,这也造成了贸易逆差。所以,当特朗普发现贸易战没有起到它本该有的作用,就算它能带来一些战略收益,恐怕也不会将其长久推行下去。

最后,中美贸易战的态势如果扩大到一定程度,会对全球经济起到破坏作用。中美2017年双边贸易总额超过6,000亿美元,这样的贸易量不是说转移就能转移的,中国和美国都难以找到替代市场去消化这些出口。若贸易战长期下去,两国的出口都会萎缩,负面影响会波及全球市场,并破坏全球价值链,延缓世界经济恢复的进程。因此,不论中美在贸易战上怎么骑虎难下,与中美经济联系密切的其他国家都不会坐视不管,有较大可能去积极斡旋中美贸易战。

总而言之,本轮贸易战虽然看起来激烈,但更多是心理上的”死撑”,难以长久持续。随着事态升级到双方经济或心理承受能力的极限,冒险成本超过收益,这时候各种反对力量就会再也压制不住,中美在适当时机的妥协就变得顺理成章。当然,要注意的是,贸易战只是中美战略博弈的表层体现,这种战略对峙由彼此结构性矛盾决定的,必然会长期存在。但即便如此,这并不妨碍双方吵吵和和,尤其是在贸易战正陷入心理博弈层面的眼下,当彼此的僵持只会妨碍各自达到目标,甚至造成两败俱伤时,双方也许就会在适当时机让本轮贸易战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