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3日,美國開始對來自中國的16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中國也及時進行了對等回擊。此前7月6日美國曾對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25%的關稅,引發中國同一時刻對等規模反制。這一切再加上中美彼此口頭上的施壓,包括美國宣布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清單和中國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600億美元商品加征不等稅率的關稅,似乎在說明中美貿易戰進入對壘升級的膠着階段,難以調和,但有跡象顯示,看似激烈的貿易戰正在經歷微妙轉變。

貿易戰正向心理博弈轉變

貿易戰在人們的印象中似乎已經打了很久,看起來聲勢浩大,但其實到目前為止兩方各自也只徵收了5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鑒於中美之間超過6,000億美元商品的貿易總額,目前的貿易戰着實與不少人的印象存在落差。所以,儘管貿易戰烽煙四起,但帶來的負面影響還比較有限。這其實反過來說明貿易戰依然是雷聲大雨點小,雙方還比較冷靜和剋制,至少不希望真的撕破臉。

正因這樣,已經有聲音開始認為中美貿易戰正陷入騎虎難下的僵持階段,心理博弈的成分逐漸增多。比如,美國前財政部長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曾在2018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表示,貿易戰最大作用是心理上的威懾,即使懲罰性關稅徵收了,雙方還可以繼續談判。這在一定程度反映了當下中美貿易戰的實質,即貿易戰在某種程度上正變為中美之間的”心理遊戲”,彼此試探,既不斷施壓又留有餘地,目的是為了達成有利於自己的協議。

之所以這樣說,一是因為中美各自具有的實力和優勢決定兩國這場世紀博弈註定不會在短時內有結果。中美之間固然存在相當的實力差距,但畢竟分別位列全球第二大、第一大經濟體,彼此手上握有的牌很多,不可能在短期內分出勝負,註定是一場持久戰。既然如此,持久戰的一大特徵是最初聲勢浩大,吸引無數關注眼光,但經過幾輪試探和博弈後很容易陷入僵持階段。

二是因為中美之間的聯繫千絲萬縷,打貿易戰必然會兩敗俱傷,故雙方都希望減小自己所受到的衝擊,行為較為克制。特朗普(Donald Trump)雖然威脅要對中國的5,000億美元商品加稅,但到現在為止只落實了十分之一,歸根結底還是擔心陷入”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博弈困局。中國除了一直希望避免貿易戰開打外,最近在保持對等反擊的同時亦開始反思貿易戰的策略。最近中國文宣系統在貿易戰的宣傳上有意降調,甚至將中美貿易戰的表述改為中美貿易摩擦,意在避免刺激美國產生戰略誤判,將貿易戰升級或加劇兩國在其他領域的衝突。

三是因為中美都不想和不敢率先讓步,雙方其實正日漸陷入一種”膽小鬼博弈”(Chicken Game)。”膽小鬼博弈”是一種非零和博弈,在參與博弈的雙方中,雖然合作可以為雙方都帶來收益,但如果一方選擇退出,而另外一方選擇繼續博弈,那麼繼續博弈的一方則能獲得更大的收益。為了防止對方的冒險行為,或者為了追求更多的收益,”膽小鬼博弈”中的行為體往往傾向於不合作,但雙方的不合作導致了他們都會得到負收益。

目前中美的情況有點類似”膽小鬼博弈”,特朗普目前不讓步的原因是,他知道中國不想打貿易戰,在貿易戰上中國可動用的籌碼也要少於美國,他在心理和戰術層面上都佔據了優勢,故現在需要的只是去不斷進攻中國的心理防線,從500億到2,000億,再從2,000億到3,000億,直到中國終於承受不住選擇讓步,對中國政策的鬆動或者維持原狀都會使得他的計劃收不到任何效果。同樣情況,為了免於淪為被動境地,中國也並不打算進行單方面讓步,故8月23日美國對16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25%的關稅後中國立即進行同等回擊。中國想讓美國認識到通過逼迫而令中國讓步的手段是行不通的,一味地躲避和忍讓只能讓美國在心理上輕視和低估中國的決心,主動讓步也會讓中國在談判桌上落入下風。正因這樣,再加上特朗普和中國都面臨內部非理性民粹壓力,擔心兩國妥協被人批評為投降主義,所以雙方都在賭誰的心理承受力更強,致使陷入騎虎難下的窘境。

心理博弈還能持續多久

雖然中美的心理博弈使得兩國在貿易戰中不能輕易認輸,只能一邊不斷施壓一邊又留有較大餘地,致使貿易戰逐漸升級,但這種損人不利己的高烈度衝突終究不符合彼此利益,很難長久下去。

首先,作為貿易戰的主動推進方,美國承受的代價要高於特朗普的想象。目前美國提供的順差數據並沒有將美國企業在中國境內的銷售額計算進去,比如2018年蘋果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單在中國的收入就有95.5億美元。此外旅遊、留學等美國對中國巨大的服務貿易順差也不包含在內。中國商務部發布的數據顯示,過去10年間,美國服務業對華出口增長了5倍,2017年美國對華服務貿易順差達541億美元。因此,若中國在這些方面對美國開刀,將會給其帶來很大衝擊。另外,根據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公布數據,1945年至今,美國居民消費佔GDP的均值為63%,居民消費對經濟增長的拉動均值為2.1%,而貿易戰無疑將會推高通脹,導致消費者購買慾望的下降,這將對美國經濟增長起較大的負面影響。據標準普爾5月份的測算顯示,如果美國向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中國進行反擊,那麼美國將蒙受0.1%的經濟增速下滑;如果貿易戰規模擴大到1,500億美元,那麼美國經濟將下滑0.6%。

其次,特朗普的貿易戰並不一定能縮小貿易逆差。中美貿易失衡主要是由目前全球分工格局造成的,中美出口產業結構分別側重於中低端和高端,美國不放鬆對中國的技術出口,這一現象就還將持續。美國人的提前消費習慣也是一個原因,低儲蓄率的國家一般都有較大貿易逆差。此外,美元的霸權地位使得美國在某種意義上充當了世界的銀行,由於安全性高成為了國際硬通貨,因此各國都希望存有美元儲備,這也造成了貿易逆差。所以,當特朗普發現貿易戰沒有起到它本該有的作用,就算它能帶來一些戰略收益,恐怕也不會將其長久推行下去。

最後,中美貿易戰的態勢如果擴大到一定程度,會對全球經濟起到破壞作用。中美2017年雙邊貿易總額超過6,000億美元,這樣的貿易量不是說轉移就能轉移的,中國和美國都難以找到替代市場去消化這些出口。若貿易戰長期下去,兩國的出口都會萎縮,負面影響會波及全球市場,並破壞全球價值鏈,延緩世界經濟恢復的進程。因此,不論中美在貿易戰上怎麼騎虎難下,與中美經濟聯繫密切的其他國家都不會坐視不管,有較大可能去積極斡旋中美貿易戰。

總而言之,本輪貿易戰雖然看起來激烈,但更多是心理上的”死撐”,難以長久持續。隨着事態升級到雙方經濟或心理承受能力的極限,冒險成本超過收益,這時候各種反對力量就會再也壓制不住,中美在適當時機的妥協就變得順理成章。當然,要注意的是,貿易戰只是中美戰略博弈的表層體現,這種戰略對峙由彼此結構性矛盾決定的,必然會長期存在。但即便如此,這並不妨礙雙方吵吵和和,尤其是在貿易戰正陷入心理博弈層面的眼下,當彼此的僵持只會妨礙各自達到目標,甚至造成兩敗俱傷時,雙方也許就會在適當時機讓本輪貿易戰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