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钟要叠好七件衬衫,一天要工作18个小时。

前澳洲优衣库员工揭露这家日本快时尚巨头的企业文化“怪异、可怕、侮辱人”,他们声称,欺凌行为十分普遍,几乎每一个在这里工作过的人都留下了“某种形式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本月早些时候,前澳洲优衣库人力资源经理贝尔(Melanie Bell)起诉这家零售商,声称自己因为是“白种人”而遭到欺凌和歧视。 

根据三位前员工的说法,贝尔的经历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这三名员工的工作岗位和工作内容各不相同——销售助理、视觉营销员和助理商店经理——但所有人都吐槽了极端的工作环境。

“这就好像所有糟糕的日本文化都汇聚在了一个污水池里,”一名前销售助理说,她在悉尼CBD的MidCity商店工作了三年。

另一名在昆州分店工作了18个月的视觉营销员表示,“我感觉自己一直处在一段充满虐待的关系中”。这名35岁的前员工说:“我每天下午都会惊恐症发作然后回家大哭。”

而另一名前助理商店经理曾作为管培生工作了三年,并在三家不同的悉尼分店工作过,她说,“该公司的文化是如此侮辱人”,以至于“每个人都留下了某种形式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这名27岁的青年说,“你简直不敢走进商店,一走进去就吓坏了。”

以下是三位女性在优衣库工作的经历:

销售助理

“公司文化非常可怕,这可能是我工作过的最不喜欢的地方之一。他们对待员工的方式很糟糕。他们把我们当成机器人。他们的衣服那么便宜,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各种克扣经营成本。”

“比如,有一次一条滑轨坏了,直接砸在我身上,根本没人管,还有员工在后面的库房里受伤,因为那里堆了好多箱子,根本没人在乎。那些箱子堆得那么高,肯定会砸下来的。”

“经理们有一个专用房间,很多人在那里大喊大叫,对低级别的经理发泄怒火,但我不懂他们有什么好生气的。”

“高管经常欺凌下属。我曾有一名兼职工作的主管,她在上大学,所以想调整轮班时间,但上面一直不同意,最后拖到不能再拖,逼得她只好辞去主管职务,变成一名临时工,不然她就得退学了。”

“他们有一项政策,你可以买打折款给自己或送给家人,但他们会派防盗人员跟踪员工回家,检查他们有没有钻空子替人代购。但这只不过是他们用来对付不讨人喜欢的员工的一种伎俩,如果他们对你有好感,就不会跟踪你,但要是他们早就想解雇你……”

“有一段时间他们只招白人管培生,因为‘我们一个白人经理都没有’。而那些人的待遇很糟糕,被欺负得非常惨。”

助理商店经理

“我之所以想当管培生,是因为合同里明文写着我们会被派到日本积攒经验。结果在开工的几周前,他们才打电话来说不会派我们去日本,没得商量。”

“最后我留在了刚开业的悉尼分店,基本上是日方管理人员空降过来,而他们根本不懂澳洲职场的规矩,基本上无视HR。”

“当时我们都在实习期,有一天上班前,他们才临时宣布裁员,理由是盈利不佳。他们抓住(一群人)直接通知解雇,但还要求他们必须做完当天的班才能走。根本没有什么实际的绩效管理,他们完全随心所欲。很多人都哭着回家了。”

“他们的企业文化真的很噁心,不仅仅是日本的经理人,老实说,所有的零售商都这样,但优衣库特别恶劣。日本的工作文化就是,如果你准点下班,你会觉得很愧疚。我每周工作60-80小时。早上7点上班,晚上8点才走。有一天我待到凌晨1点,因为收银机里的钱对不上,我得留下来算到钱对上为止,最后连我爸都来找我,要求我马上就走。”

“他们有超厚一本SOP(标准作业程序),基本上所有事情都有非常细致的规定,从怎么使用放钱的抽屉,到如何叠衣服。他们要求你一分钟叠好7件衬衫。”

视觉营销员

“我在那里工作了大约一年半,直到我因为受欺负而不得不离开。我们刚开店时,我就亲眼目睹很多管理人员对所有零售员工大吼大叫,很多人被骂哭了,刚开始我自己倒还没受罪。但后来从悉尼调来了一名经理,她开始欺负我。她会把我们单独叫去,死盯着我们,她对我们说话的方式真是太可怕了。去找HR投诉也没用,根本没人管。”

“我辞职后因为心理阴影,有半年完全无法工作,还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我们的财务状况也毁了,我失业期间只好动用6万元的存款,那本来是存着当买房首付的。”

优衣库的回应

澳洲优衣库声明称:“无论是在澳洲门店或总部,员工的福祉对优衣库来说仍然至关重要。如果出现问题,我们会尽快解决。我们坚定不移地致力于员工的健康和安全,不会容忍任何可能影响员工福利的欺凌行为。我们一直致力于改善我们的工作场所文化和员工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