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警察于2019年3月15日在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市中心的一座清真寺外巡逻 (图源:AP)

这个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混乱——当地时间3月15日,新西兰第二大城市基督城两座清真寺发生枪击案,目前已经造成至少40人死亡。更多信息透露,凶手一边行凶,一边在社交媒体上直播,还对蹲在地上的民众扫射。

在大众概念中,新西兰一直是一个平静的移民国家,文化开放,是世界上第一个女性有选举权的国家,是亚太区第一个合法化同性婚姻的国家,宗教以基督教为主,但随着移民人口的增加,印度教徒和伊斯兰教信仰者的数量也在增加。此次恐怖袭击就是针对伊斯兰教徒。尽管新西兰警方尚未对该事件进行公开,凶手动机尚无法详细得知,但是细细琢磨这个热衷于直播的凶手种种“宣言”,能够发现这起惨案背后,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可能正处于人类历史上最混乱的一个时期。

这起枪击案背后第一个关键词是“种族主义”,这是种族主义在现代社会的“复辟”。

据报道,凶手自称是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疑似凶手的男子曾在网上上传过一份介绍自己为何要去清真寺搞屠杀的贴文。在这份贴文中,他表示自己是一名来自澳大利亚低收入家庭的28岁白人男子,发动这次屠杀则是为了报复“侵略者”——他甚至宣称“只要白人还有一口气,就不会允许自己的家园被征服”。此外他还宣称自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但不是支持他作为一个领袖或是决策者,而是认为他是“重新定义了白人身份和使命的一种象征”。

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时所依靠一个重要群体就是“红脖子”(the red necks)——没有受过教育的白种男人, 体力劳动者,脖子被太阳晒红了,故名红脖子。他们认为移民,尤其是有色人种的移民正在夺取他们的土地和金钱,心中充满“怒火”,特朗普打开了这个“潘多拉的宝盒”,释放了这群人的愤怒。而这群(the red necks)不仅限于美国,也不仅限于底层劳动者,它们是“白人优越主义”在当代的“复辟”,像其他优越主义一样,根植于民族优越感和对霸权的欲望。它有着不同程度的种族主义和仇外倾向。或许,这个凶手,正是一个“白人优越者”,对有色人种充满歧视和愤恨。

其次,这起屠杀的第二个关键词是“宗教冲突”,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宗教冲突再一次呈现。

中国网络上,有人将这次屠杀形容为一场“希特勒与本拉登”的会面。“希特勒”指的是带着种族主义歧视、信仰基督教的白种人,“本拉登”则是指穆斯林。这不是一个好的比喻,尤其在这样一个悲伤的时刻。但是也并非毫无道理,如前文所言,如果这个凶手是一名“白人优越者”,为什么他没有对亚裔或其他人种进行屠杀,而是将目标选择为清真寺,选择穆斯林?

很明显,这也源于凶手对于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的“仇恨”,在西方掌控的传播工具中,所有的伊斯兰教和穆斯林已经被塑造成“恐怖主义者”的形象,或许这名凶手不会认为自己是“刽子手”,而是代替“文明的西方人”惩罚恐怖主义的“英雄”。新西兰这一起惨烈“屠杀”虽然这是现代人类的一起事件,但我们可以上溯到奥斯曼帝国摧毁了罗马余晖——拜占庭帝国,可以上溯到十字军数次东征,海湾战争,中东冲突,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圣徒与穆斯林,奥斯曼与拜占庭,欧美与中东……东西方一千余年文明、宗教冲突的历史,再一次在此次40个逝去的生命上呈现。这是此次屠杀的第二重“混乱”。

第三个关键词是“中共”,崇拜集权国家成为一个“反社会杀手”的自我宣言。这也是此次新西兰枪击案中,中国网民最为关注的是凶手扬言自己的价值观国家是中国。

可能在凶手的感知中,他认可中国的集权主义,中国政府对待穆斯林的态度(尤其考虑到新疆“再集中营”问题在西方媒体中的报道),这当然代表西方人对于中国的一种错误的印象,不过也能体现在在混乱的世界中,人类对于威权体制的接受度会上升。这是这起事件的第三重混乱。

作为政治学概念,威权主义对于普通人来说过于复杂,它与“极权主义”、“皇权主义”等其他政治学概念之间的异同也显得拗口且晦涩。简单来说,“威权主义”就是指在法律的框架内,由强势的政治领袖组建的中央集权政府,通过国家命令、政府手段管理国家事务。在现代中国政治文化中,对于威权主义更为直白的解读就是“毛泽东统治中国的方式就是极权主义,邓小平管理中国的方式就是威权主义”,例如毛泽东时代令出一人,搞领袖崇拜,政府被基本架空,政治运动频发。而在邓小平时代,法律框架基本建立,中央政府权力大幅加强,政府保证经济发展,不鼓励公民的政治活动。这样的描述虽不完全准确,但很易于让人迅速理解。

尤其在民族问题上,政府通常会选择比较强势的手段。例如新疆“再教育营”问题,中国政府才会选择如此比较强势的做法,尽管争议很多,但结果却令很多中国人能够接受,恐怖主义事件在中国正在逐渐减少。同时中国经济的又是在高速发展,这是令很多深陷生活麻烦的西方国家普通人,感到不可思议的。

或许要澄清一点,新西兰枪击案的凶手,他对于中国政体的认知,是完全错误的,中国是一个威权国家,但并非他想象中“集权国家”,对于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的态度也并非如他所想那样严苛。

特朗普,威权主义的中国,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冲突,种族主义,白人优越主义,恐怖主义……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们所处的时代,可能是人类历史上价值观最混乱的时代,而正是这种混乱,让这群凶手陷入癫狂,最终导致了这起惨案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