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5日,又是一个让全世界铭记的日子。这是新西兰“最黑暗”的一天,也是人类历史上,正义向邪恶发出振聋发聩呐喊的重要一天。
我们谴责、痛恨制造这起枪杀案的“邪恶之徒”,我们向在这起枪杀案中失去生命的无辜群众表示哀悼……
17号上午,新西兰警方向外通报了Christchurch清真寺恐怖袭击的最近情况。截至目前,这次恐怖袭击的遇难人员,上升至50人,还有50人受伤,另外,36人在Christchurch医院接受治疗,其中还有2人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据警方消息,目前已逮捕4人,包括3男1女,其中包括一名澳大利亚籍公民。该澳大利亚白人男子,名叫“布伦顿·塔兰特(Brenton Tarrant)”。
“白人至上”、“反移民,反穆斯林”,这是塔兰特的【指导思想】。塔兰特在新南威尔士州东北部城镇格拉夫顿长大。据他的童年玩伴回忆,塔兰特小的时候,性格就十分孤僻,一直以来,都是个【独行侠】,不太与人交流。
2005年,塔兰特曾在格拉夫顿当地一个橄榄球联盟球队效力。但是,塔兰特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经常被教练批评。因为体重超重,也没少遭人白眼。

后来,塔兰特对健身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和热情。格拉夫顿某健身房老板表示,格兰特曾在他的健身房担任过健身教练,而那个时候的格兰特还是个学生。据健身房老板描述,那个时候的格兰特从未表现出任何极端主义观点,或者任何疯狂的行为。
塔兰特的母亲是当地伊索学校的老师,父亲是一名清洁工,于2010年因患癌症去世。据知情者介绍,塔兰特的家人,在当地非常受人尊敬,父亲母亲在社区中的地位非常高。
父亲去世之后,塔兰特开始在欧洲和亚洲旅行,也渐渐开始改变了原来的生活模式。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塔兰特的想法和行为,越来越偏离轨道。
而【彻底的改变】是在2017年。那个时候塔兰特正在欧洲旅游。2017年4月7日,瑞典斯德哥尔摩发生恐怖袭击,一名乌兹别克斯坦难民驾车冲入人群,造成5人死亡。而一个月之后的法国大选中,反移民候选人,勒庞,并未成功当选。

塔兰特宣称,这次的袭击事件,也是为2017年斯德哥尔摩恐袭中死亡的11岁女孩埃芭报仇。这时候,塔兰特觉得自己的情绪在愤怒和令人窒息的绝望之间摇摆。这次旅行的过程中,塔兰特受到极端分子的影响,最终走上了惨无人道的犯罪道路
于是,两年前,他开始谋划这次的恐怖袭击。两个月前,塔兰特将袭击目标,锁定在新西兰Christchurch两座清真寺。

据塔兰特自己描述,选择新西兰,是因为它和很多其他西方国家一样,是个很容易下手的地方,而且,新西兰也是多元文化的代表。

据塔兰特的祖母,玛丽(Marie Fitzgerald)表示,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孙子居然成了杀人犯。玛丽坦言,7年的国外旅行,改变了塔兰特,“自从他出国旅行之后,我所认识的那个男孩就变了”。
枪击案发生前,塔兰特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枪支弹药的图片。
据了解,塔兰特在网上发布了长达74页的【自述书】【自述书】中,塔兰特直言不讳的描述,大量的外来移民涌入,让“白种人”逐渐灭绝。
之所以发动这次袭击,就是要让外来移民知道,“我们的领土永远不是他们的,我们必须保证自己人的生存,以及白人孩子的未来”。

此外,塔兰特在【自述书】中提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白人,来自低收入的工人阶级家庭。“我有一个正常的童年,没有重大问题”。“我没有上大学,因为我对大学学习的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
【自述书】中,塔兰特还用嘲讽的语气写道,电子游戏、音乐、文学、电影教会他暴力和极端主义,冒险游戏教会他民族主义,射击游戏教会了他如何成为一名杀手。
目前,塔兰特将于4月5日再次出现在新西兰高等法院。等待他的,将是公正的审判,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