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联邦总检察长因Bill Shorten(肖顿)在与中国政治献金者黄向墨的交易中表现出的不透明而指责了这位反对派领袖。
自2016年时任移民部长的Peter Dutton(彼得·达顿)与黄向墨进行了一对一的会晤后,澳大利亚的两大政党当时就围绕他与黄向墨会面的问题争论了整整一周。
黄向墨当时正在申请获得澳大利亚国籍,但在ASIO(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的干预下,他的申请还是以失败告终。

Christian Porter要求Shorten先生就他与黄向墨的交易做出解释。此前有报道中的照片显示,Shorten先生参加了黄向墨女儿的婚礼。
Porter先生说:“Bill Shorten收到了5.5万澳元的款项,不久,他就和黄向墨一起吃了午饭。正如这些照片所显示的那样,他(Bill Shorten)是黄向墨女儿婚礼上的贵宾。”

本周的一项调查显示,这位与中国共产党相交匪浅的亿万富翁向前自由党籍的部长Santo Santoro支付了数万澳元,同时还发起了一场争取澳大利亚公民身份的幕后活动。
Dutton先生证实,他参加了Santo先生安排的午餐,但他坚称没有给予黄向墨任何特殊待遇。
Shorten先生在本周早些时候表示此项调查非同寻常,要求联合政府就其与黄向墨的交易给出更多答案。
Porter先生说:“在一段关系中,亲近和亲昵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吃一顿午餐是亲近,但是被邀请参加对方女儿的婚礼就是亲昵了。这本质上是不同的事件。Bill Shorten应该非常开心,因为马上就要举行选举了。”

调查还发现,Dutton先生批准时任工党议员Sam Dastyari(山姆•达斯特阿里)为黄向墨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举行私人入籍仪式。
2017年因与黄向墨的交易而辞职的Dastyari先生表示,他曾写信给Dutton先生,要求他批准黄向墨一家人加快获得澳大利亚国籍。
4月9日,澳大利亚前总理Malcolm Turnbull(马尔科姆·谭保)要求Dutton先生和现任总理Scott Morrison(斯科特·莫里森)提供更多有关他们与黄向墨交易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