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私营电力公司已经开始采购澳大利亚的动力煤,这可能标志着中国将取消进口限制,而中国的进口限制已导致澳大利亚煤炭价格暴跌。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对澳大利亚低质煤炭进口实施了一个非官方的限制措施,迫使装载动力煤的澳大利亚船只通过繁琐的海关手续。而印尼等其他国家则没有面临同样的限制。
对于中方采取这些限制措施是出于经济因素还是政治因素的考虑,各方意见不一。一些人认为,中国是在就澳大利亚对电信公司华为(Huawei)的禁令进行报复。
分析人士表示,这次新合同的建立可能标志着禁令的结束。

瑞士信贷分析师说:“中国民营电力生产商(非国有)已开始以每吨57美元至58美元的价格预定5月的煤炭。”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认为,澳大利亚低质煤炭价格已持稳于每吨56美元左右,远低于今年初每吨64美元的价格。
这位分析师说:“目前还不清楚这些电力公司是否是在冒险(因为澳大利亚煤炭的价格实在是太便宜了,难以让人不心动),还是说中国当局已经警告过他们,此次非正式的限制可能会在5月份取消。由于这种不确定性,澳大利亚的生产商对中国的需求仍持谨慎态度,因为如果这些中国进口商判断失误,他们仍会有违约的风险,会再次导致澳大利亚出口商的货物搁浅,让他们陷入困境。”
煤炭是澳大利亚2018年最有价值的出口产品,中国、日本和韩国是其主要客户。

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亚洲动力煤专家Michael Cooper表示,一些私人买家正在利用中国的限制措施压低澳大利亚的煤炭价格。
先生说:“中国买家正在订购下月的澳大利亚煤炭,一些买家已预订了每吨约57美元的澳大利亚低质煤,不过消息人士将此解读为一种冒险行为,他们主要是指望中国当局将在5月底取消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的限制。市场消息人士告诉我们,他们认为,从经济角度看,中国买家没有什么理由不购买澳大利亚的动力煤。”
中国分析人士承认,澳大利亚煤炭面临海关限制,而另一个主要供应商印度尼西亚则没有这些限制。

上海Mysteel的煤炭与焦炭板块副主编莫敏杰说:“由于供需已达到一定程度的平衡,中国当局对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的政策限制是否将于5月份解除,我们仍在观察。然而,由于陕西和内蒙古这两个主要产煤省份加大了产能,很难说这一限制会被取消。”
他表示,澳大利亚煤炭的清关时间已从40天增加到了两个月。中国的发电厂在投标中指定要较低质量的煤炭可能是由于天气变暖。在中国,淡季多烧低档煤,冬季采暖多烧高档煤。现在是淡季。我们还观察到沿海省份的发电厂正在减少库存。
在中国贸易商中流传的大量消息称,中国当局可能在5月份取消对澳大利亚煤炭设置的海关限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表示,要到5月底才会出台这些限制措施的调整方案。
他说:“所有迹象都表明,这一调整计划将一直被搁置到澳大利亚大选结束。”
澳大利亚出口动力煤到中国的最大出口商之一必和必拓表示,中国清关延迟可能会成为一个新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