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百年前夕,北大学生再度「被失踪」。图为1989年5月4日,北京。 图/美联社

当年的爱国新青年,如今都成政府眼中钉?中国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的前夕,北大再度传出5名左翼维权运动学生「被失踪」,这些学生来自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而且多半涉及深圳的「佳士工人维权案」,但他们为何遭到抓捕?何时会释放?在下落成谜的同时,习近平才发表了纪念五四「爱国青年」的谈话,形成一面庆贺五四学生运动、一面抓补北大学生的讽刺对比。而随着五四与六四天安门事件周年的来临,从历史灰烬中呼喊的自由民主,现正让中国政府神经紧绷、严控学运的再次复苏。

五四运动是发生于1919年5月4日的学生运动,最初事件起因于一战后对山东问题的不满,继而发动一连串针对北洋政府的抗争与罢工罢课潮;而广义来说,也指涉1915年以来,在青年与知识分子之间形成的新文化运动以及西方思潮的引进——特别是广为人知的「德先生」(Democracy,民主)与「赛先生」(Science,科学)——是中国近代思想启蒙转化的时期,对知识界乃至于中国共产党的诞生都有关键影响。

当年的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中,包含陈独秀、张国焘、李大钊等人,都是后来创建中国共产党的元老人物,因此五四运动的纪念对于中共来说,也就成为相当重要的思想指标;今年适逢五四100周年,中共官方从4月开始就展开一系列的相关报导与活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在百年前夕发表了公开谈话,强调「五四运动的核心就是爱国主义。」

讽刺的是,当年作为学运中坚分子的北京大学学生,如今却在历史百年的时刻面临政府的压迫。北大的马克思主义学会学生,于4月29日传出5名学生神秘失联,根据「佳士工人声援团」的消息指出,失踪的人分别是邱占萱、焦柏榕、孙嘉言、李子怡以及王瀚枢5人,他们因为参加劳权运动而早被官方盯上。

北大的马克思主义学会学生,于4月29日传出5名学生神秘失联,根据「佳士工人声援团」的消息指出,他们因为参加劳权运动而早被官方盯上。 图/法新社

「原本是一起去工厂打工,但却发现一直被警察跟踪骚扰…」北京维权运动者胡佳表示,4月28日邱占萱等5名同学,前往亦庄工业园区的工厂打工,隔日清晨下班后全部失联。29日晚间10点半,另一名与学会有关的北大药学院学生沈雨轩,也在校内自习时却突然遭遇警察保安强行带走约谈。

「被失踪」的邱占萱为前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会长,在出发打工之前曾公开表示:「以『劳动节去劳动计划』打工…如果因为这样的打工就被消失了,大家都知道是谁干的。」除了北大,南京大学的马克思主义学会成员杨凯,也在29日表示「刚考完试就被堵,警察在楼上要约谈,早上刚看到消息说北大马会同学被清场了,现在我如果失联,你们懂的。」

在近几年因为声援深圳的「佳士工人维权案」,马会以及许多北大学生接二连三成为官方的眼中钉,2018年11月更爆发直接进入校园抓补学生事件,甚至因此惊动了诺姆.杭士基(Noam Chomsky)在内全球顶尖的30名左翼学者联名谴责。然而一阵风声鹤唳之后,至今北大校园的学生失踪仍一再发生,在五四运动百年庆贺之际形成讽刺的对比。胡佳批评:北大现在已经「1984化」、被国家黑社会势力所控制,「中国政府一面纪念五四,却一面在抓补学生,这不是很荒唐吗?」

「新时代中国青年要听党话、跟党走!」4月30日,习近平发表五四运动纪念谈话,面对这个与中共息息相关的历史事件,习近平发表的官方主旋律,却还是强调「五四运动的核心就是爱国主义」——但看在众多中国历史学家的眼里,爱国运动只是五四内涵的一部分,官方避重就轻强化五四的「反帝国主义、反专制」,却回避了五四运动要求的自由民主精神、以及当年爱国学生勇于批判政府的行动。

中国政府的绷紧神经,可能也来自于今年也是六四天安门事件的30周年。1989年4月15日,在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逝世后,学生集结举办悼念活动,延续至同年的5月4日,当时就有北大、北京师范大学等校将近10万名的学生,在北京街头游行纪念五四运动(当时为五四70周年),在示威游行中直接批判中共官方的贪腐专政,而运动能量的扩散与重整,也在后来的6月4日爆发出天安门事件。

面临一次次的抓捕与施压,佳士工人声援团以及其它维权运动者,目前也只能在Twitter上重申:「团结起来吧!共同捍卫劳动者权益,捍卫劳动节精神,声援依旧失联的北大学子!」

「新时代中国青年要听党话、跟党走!」在五四运动一百年纪念大会上发表谈话。 图/美联社

  

更多  《话题》害怕工作被机器人抢走?那么你需要走出舒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