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顿(Bill Shorten)宣布辞职的话音还未落下,反对党下一任党魁的角逐已经开始,候选人主要有三位。
昨晚,肖顿在他的败选讲话中宣布他将辞职,工党在本次选举中蒙受了难以想象的耻辱和损失。
肖顿说:“虽然我打算继续担任Maribyrnong议会的成员,我不会成为下一届工党领袖选举中的候选人。”
就在他发表讲话之前,接替他的热门人选们纷纷为自己能胜任这份工作做起了推销。

Anthony Albanese在悉尼向工党的忠实支持者发表了一个关于价值观和未来的激动人心的演讲。
他说:“作为这个团队的一员,我必须像我们这个团队的所有人一样承担责任,因为许多支持我们的人会对昨晚的结果感到失望。但我绝对相信,自从我在读书时加入我们伟大的党以来,我一直深信,这场运动比任何个人的力量都要大得多。”
在陆克文(Kevin Rudd) 2013年败选后,工党基础设施发言人Albanese先生一直是接替肖顿的人选。当时工党领袖的选举规则发生了变化,最终肖顿当选。
现在预计Albanese先生将再次尝试竞选,他应该会得到不少支持,因为他的声望还蛮高的。
他在竞选期间也很努力,他一直在关注边缘席位,访问了全澳60多个选民。

曾忠诚地担任肖顿副手的Tanya Plibersek也将参选。昨天悉尼支持她的选民大幅增加,目前悉尼已成为她的安全区域。
影子内阁的教育发言人Plibersek女士也拥有良好的公众形象和大量的支持。
预计影子国库发言人Chris Bowen也将参与角逐。
他是肖顿核心圈子的一员,在昨晚的败选演讲中,肖顿称他是自己的主要知己之一。
Bowen先生表示,在决定实现自己的领导抱负之前,他会先与家人商量。但事实是,工党此次联邦大选的关键政策都是他设计的,而这些政策被选民一致否决,他甚至不太可能继续担任影子国库部长。

Albanese先生、Plibersek女士以及Bowen先生都是悉尼的议员,他们的支持率都很高。
外界也在讨论影子财政部发言人Jim Chalmers参选可能性。
这位昆州议员被视为党内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他曾是一名党内官员,掌握着相当大的派系力量。然而,他刚刚进入第二个任期,对于在三年内击败联盟党这一强大的角色而言,他可能过于幼稚。
另一个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名字是Richard Marles,他昨晚拒绝透露他是否有兴趣参加竞选。
这位维州议员在全澳的知名度已有所上升,这要归功于他不断增加的媒体影响力,但他不太可能被党内其他成员视为党魁的一个可行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