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悉尼的Opal Tower大幅疏散六个月后,另一座悉尼高层建筑也出现了可能具有破坏性的问题。

专家说,Mascot Towers居民所面对的噩梦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出于对主要支撑结构和立面砌体裂缝的严重担忧,该建筑于上上周五紧急疏散。

不久之后,澳大利亚经济学家亚当斯(John Adams),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创始人诺斯(Martin North)和房地产顾问阿尔梅达(Edwin Almeida)在一则上传到YouTube的讨论中声称,澳洲处处充斥着“高层死亡陷阱”。

自Mascot Towers的情况被曝光以来,news.com.au也收到了其他未经证实的报告,称悉尼的其他住宅楼也有类似的问题。

但根据物业公司联盟(Owners Corporation Network)的发言人戈达德(Stephen Goddard)的说法,这些事件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他说,这个问题可能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要严重得多,因为有缺陷的建筑物内的许多业主都不希望将这些信息公之于众,因为他们担心会像Mascot和Opal一样受到“社会歧视”,这会导致他们的建筑“变成毒药”——并失去价值。

“我们能够听说Opal和Mascot的唯一原因是因为这些缺陷危及到了生命安全,但大多数缺陷只是水渗透和缺乏防火安全——而这些问题正在被悄悄处理掉。”他说。

“在全国各地,人们都在努力防止他们的建筑物变成毒药并失去资本价值。你找不到这些建筑物的原因是因为信息被隐藏了——(业主)不想告诉你。”

他说,他知道悉尼至少还有一栋大楼的外墙也正在“剥落”。

戈达德说,当一幢建筑被发现有缺陷时,物业公司经常被指责未能妥善维护——虽然他说,在Opal和Mascot的情况下,这种说法是不成立的,因为这两栋建筑物都相对较新。

他说现在人们正“陷入绝望”——建筑师、建筑工人和工程师都需要被追究责任并遵守严格的行为准则,而如果出现疏忽,必须允许物业公司起诉。

“改造(建筑物)的结构稳定性可能要花费数百万元——它的成本往往是第一次正常运行的成本的6到10倍。”他说。

“Mascot Towers的业主可能需要承担每户10万到30万元的特殊费用——如果建筑物问题非常严重,人们将不得不支付大笔费用。

“他们可能不得不搬出去,并且可能房贷违约,也无法出售房产,因此他们将不得不破产,而这仅仅是因为他们想要一个澳洲梦。”

房地产专家和Starr Partners首席执行官德里斯科尔(Douglas Driscoll)此前也曾警告过,澳洲可能存在“垂直贫民窟”问题——在房地产繁荣时期建造的公寓大楼构造不良,他预计在不久的将来会出现故障。

虽然他强调这些建筑物属于明显少数,绝大多数建筑都是由信誉良好的开发商建造的,但他表示像Mascot和Opal塔楼那样的问题肯定会增加。

“我们必须接受Mascot Towers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说,“三年前,我就写到澳洲需要对建筑质量进行更严格的监管。事关人们的生命安全,我们不能冒险,如果这意味着开发商需要多走几个程序,如果它有助于长期挽救生命,那么我们当然应该为此做好准备。”

他说,“99%”的住宅高层建筑和单元房建筑都是按照“非常高的标准”建造的,但最近的房地产热潮导致一些“伪开发商”基本上是“随便乱搞”。

德里斯科尔说,Mascot出问题的消息并不使他感到惊讶,他预计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再发生类似问题。

他说我们需要停止“对人们的生命安全玩俄罗斯轮盘赌”,并且需要更严格的监管。他呼吁对现有的建筑监管规范进行全面彻底的审查——甚至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