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高校警告說,那些幫忙校對大學生的作業並對其進行微小改動的父母或朋友可能會發現自己的一片好心居然違反了旨在嚴厲打擊學術作弊的新法律。

聯邦政府已起草立法,將提供或宣傳所謂的“付費作弊”服務定為犯罪行為,包括收費幫人代寫作業或代考的網站。 

根據擬議法律,被判有罪的人可能面臨最高兩年的監禁或最高21萬元的罰款。

澳洲大學聯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首席執行官傑克遜(Catriona Jackson)表示,雖然該法案需要向付費作弊服務的提供者發出“強有力的信號”,但其中一些措辭過於寬泛。

“[法案]中有一句話是說,禁止協助學生被要求完成的‘工作或作業的任何部分’。”傑克遜說,“我們擔心這可能意味着,如果你是一對普通父母,你幫忙校對孩子的論文,你說‘這三個句子不太通順啊,你能不能換個說法或者換個詞什麼的’,這種程度的幫助也可能違法。”

“我認為沒有人希望如此,所以我們之前只想讓法案中的一些措詞得到更多關注……他們已經開始起草法案的最終版本了。”

來自迪肯大學評估和數字學習研究中心的道森副教授(Phillip Dawson)也同意這句話過於模糊。

“如果我說‘嘿,我覺得如果你把這句話換個說法會更好’,那這也算幫忙作弊嗎?”他說。

“如果一名學生在考試中給另一名學生傳紙條,或者哥哥姐姐幫弟弟妹妹完成作業中的統計部分,這不應該算是犯罪。這應該是大學現有的學術誠信程序應該處理的事情。”

政府希望在大學中「保護投資」

聯邦教育部長泰漢(Dan Tehan)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付費作弊破壞了澳洲高等教育體系的誠信,需要加以剔除。

“澳洲高校的學位是有價值的,莫里森政府正在保護我們在高等教育方面的投資,並通過打擊作弊來保護我們350億元國際教育產業的價值。”他說。

“該法案將賦予TEQSA(高等教育質量和標準局)尋求聯邦法院禁令的權力,要求互聯網服務提供商阻止訪問促進作弊服務的國內和國際網站。”

泰漢表示,該立法明確豁免大學授權的任何學術支持,例如,為殘疾學生提供協助。

他說:“我在4月份提供了立法草案,以便進行磋商,並在最終確定法案時考慮反饋意見。我希望今年能將該法案提交給國會。”

學生稱付費作弊更加猖獗

全澳學生聯合會主席小蔡(音譯,Desiree Cai)表示,付費作弊的普遍程度很難衡量,但據信變得更加普遍了。

“付費作弊的問題可能已存在很多年,但由於互聯網的使用,現有的服務可能更具可見性,”她說,“對於希望使用它們的學生來說,這也是一種更容易訪問的方式。”

小蔡表示,她支持政府立法的目標,該立法針對的是提供者而非學生,但她希望大學提供更多支持,以首先防止人們作弊。

“對於很多人來說,作弊是一種最後的手段,因為他們真的不知道還能在哪裡尋求支持。”她說,“大學如果能夠提供學術支持和語言支持,特別是對於像留學生這樣的弱勢學生,那麼所有這些都可以得到改善。”

傑克遜表示,對於那些使用支持和懲罰手段來阻止和懲罰作弊者的大學來說,這已經是一個主要焦點。

“如果你被發現作弊,將會有一系列的處罰——要麼考試不及格,要麼被退學。大學提供支持,但如果作弊行為很嚴重而且一犯再犯,也會有非常嚴厲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