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學生正在接受經過中國政府審查的助教來教授他們中國語言和文化,這些教師都必須“具備良好的政治素質”以及“熱愛祖國”。

這些助教在中國漢辦監督下的孔子學院項目下,與本地教師一起在全澳各地的教師和大學中教授普通話。

助教的申請標準首先由北京孔子學院總部於2016年底發布,自那時起,所有招聘通知都重複了這一標準。   

自2017年初以來,符合這種政治忠誠條件的成功申請者被派往世界各地的孔子學院和孔子教室。

來自斯威本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費茲傑拉德教授(John Fitzgerald)告訴澳廣(ABC),“具備良好的政治素質”意味着“接受中國共產黨的政治觀點就是你自己的政治觀點,不表達你自己的政治觀點”。

“只有黨才能講政治,”他說,“這就是黨的作用。當然,這意味着黨所涉及的一切都是政治性的,包括教育和文化。”

在2005年叛變來澳的前中國外交官陳永林表示,“良好的政治素質”意味着“永遠忠於中國共產黨而不是其他”。

澳洲擁有全球第三多的孔子學院和孔子教室——僅次於美國和英國——全澳共有14所學院和67所教室。

人權觀察的中國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對孔子學院計劃的影響表示擔憂。

“學校想提供語言教學的初衷是好的,是正確的,也是重要的,但由中國政府來提供就是個問題了。”她說,“很多人都沒有看到孔子學院是中國共產黨更大議程的一部分。”

教育側重於「積極形象」

除了母語教師外,參與的大學和學校還可以獲得中國政府的部分資金、教學資源、學生交流機會以及中國語言和文化諮詢服務。

來自弗林德斯大學的學者吉爾(Jeffrey Gil)對這些問題進行了密切研究,並表示孔子學院採用了更加細緻入微的“選擇性”教學方法,而不只是傳播意識形態。

“[項目]關注中國的積極方面,並試圖塑造一個積極的形象,”他說,“這主要是通過將他們的活動和節目主要集中在中國傳統文化上,而無視一些敏感話題。”

“在這個意義上,他們描繪的是一種選擇性、而非意識形態式的觀點。”

新州等待14個月的審查結果

去年5月,當時的新州教育廳長斯托克斯(Rob Stokes)下令審查與外國政府或組織支持的語言項目的“相關風險”。

澳廣看到的審查範圍涉及外國政府或組織支持的所有學校語言教育。

但是,該廳長“還要求就孔子學院的運作提出具體建議”。

在審查範圍內沒有列出其他外語課程。

新教育廳長米切爾(Sarah Mitchell)表示,它確實向未具名的“相關聯邦政府部門”尋求了建議。

周四,經過澳廣質詢,新州教育廳確認該審查已於2018年底完成,該部門“正在考慮建議”,調查結果將於下個月公布。

“為我們的學校提供額外資源,在課堂上提供一名母語者來支持新州教師,對我們的學校和社區仍有價值。”一位部門發言人說。

新州綠黨的教育發言人肖布里奇(David Shoebridge)表示,“形式上的審查”還不夠。“至少,審查應該徵求那些曾經上過孔子課堂的學生及其家長的意見。相反,我們只得到了秘密的內部形式審查,而結果甚至都不公布。”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