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食品安全出事了,美资的福喜食品公司有组织、有预谋的使用过期食品被上海电视台记者卧底两个月而揭发。韩正批示要“零容忍,要一追到底”。自从上次上海法院出现法官嫖妓后,韩正还没有这么严重的批示过。市长杨雄还专门开政府常委会处理问题。我在以前的博客说过,上海食品检验部门完全靠自己将上海食品安全监管得没事,其实是不可能的,因此,他们有专人监看媒体,从中找线索来提高命中率,这次就是媒体之功了。


  此次事件后,我们客户中的外资一片哀叹,说外资在中国越来越难做了,许多人还同情百胜、麦当劳等下游企业躺着中枪。但上海舆论界却质问,这些企业是不是也要有一些责任?


  这次事件发生的当口,正是上海试图将食品检验、药品检验和工商部门合并,所谓三合一,将检验和行政处罚的功能集于一体,便于快速处理这类事件,所以这次福喜事件应该对此有所推动。食品检验部门这次可能变成靶心。我要为他们说几句。上海几千家具有规模的食品厂,以上海食品网提供的2011年数据,食品工业产值是1300多亿人民币,那么在有限的人力资源情况下,先查谁呢?当然先查民资的小企业,然后是国资企业,再然后查外资。因为在政府部门传统观念中,外资食品业总的来讲公信力要比内资高。这不是没道理的,在人力不够的情况下,这是提高命中率的方法。当然,这也是外资企业多年经营的结果,也是外资在国外安全度较在国内的延伸效果。这次福喜这样的大型美资食品企业出问题后,我家里人还说,就算美资有问题,内资的可能更严重,我们还是要吃外资的。这是什么?这就是软实力。


  这次查到的美资企业,在区里还是卫生安全先进单位,凭什么授予他们这个称号?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其他企业更差,二是对外资企业的迷信,我看后者可能性更大。其实洋企业在中国的食品安全出了不少事,比如2013年8月3日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发布消息,旗下3批浓缩乳清蛋白受肉毒杆菌污染并波及包括3个中国客户在内的共8家客户,后来是虚惊一场,当时中国妈妈们惊呼:”还有什么好喝?”。2013年7月,肯德基被曝冰块细菌严重超标,脏过马桶水。其他如苏丹红、驴肉变狐狸肉等等等更多了。许多朋友说,这是外国人到中国学坏了,为外国企业或外国人开脱已经成为有些人的习惯了。


  其实不是他们到中国学坏了,而是各国都有这个阶段,处在更高发展阶段的洋企业应该更敏感一些。我在以前博客中曾介绍美国食药局产生的过程,并举过相关美国的例子。这次讲讲其他国家:


  首先要提的就是曾经震惊世界的疯牛病引发的病牛肉危机事件。英国1986年开始发生疯牛病,1996年3月,英国政府宣布新型克雅氏病患者与疯牛病有关。那是因为用动物饲料代替牛的天然饲料–草的结果。这场灾祸导至欧洲35万工人失业,政府为此承受每年上百亿欧元的经济损失,仅在英国就有120多人死于该病,由于该病发病潜伏期较长,有专家预测此后10~30年受此影响的死亡人数会成倍增长。此事至今未了。我太太公司的一位同事,她家景不好,偏偏”屋漏偏遭连夜雨”,父亲偏瘫,妈妈同时生了人的”疯牛病”,脑子逐步退化,刚去世,医生说十万人中没有一例,不知是不是与吃进口牛肉有关。


  再讲一点我们经常吃的巧克力,因是我个人最爱。2005年,吉百利在英国赫里福德市马林布鲁克的工厂管道泄漏,导致清洁设备污水污染了巧克力。事情发生后,吉百利并未及时向有关当局通报,并试图隐瞒此事。后42人因食用被沙门氏菌感染的巧克力而发生食物中毒。吉百利不得不宣布召回100万块巧克力,随后,伯明翰市议会指控吉百利违反食品健康和安全法规。


  再比如1999年比利时维克斯特饲料公司把被二恶英污染的饲料出售给上千家欧洲农场和家禽饲养公司,造成欧盟生鲜肉类和肉类深加工产品的重大污染,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许多国家都禁止从欧盟进口肉类产品。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再起。比利时150多名儿童因喝了受污染的二氧化碳灌装的可口可乐而出现严重不适症状,据我所知,不久后,中国的酸奶产量也出现影响,比如上海光明乳业,虽然曾经出过食品安全事故,但上海的国营企业还是比较重视食品安全,由于酸奶需要用进口原料做增稠剂,这种原料属有可能受二恶英污染,所以就减少了最赚钱的酸奶产量。


  也可以讲讲日本。雪印乳业在日本业界是一家信用高的品牌企业,但自2000年6月开始的近半个月时间内,日本关西地区共有1.4万人因饮用雪印乳业公司生产的低脂牛奶而中毒。起因是病原性黄色葡萄球菌的增殖而产生毒素。这批有毒奶粉造成大阪分厂在6月21日至28日期间生产的低脂牛奶受到污染。因此,这家1925年就已建立的70多年的老品牌毁于一旦,信用破产,也标志着名牌大企业不等于安全。


  之后日本政府出台了新的农业标准,即《修正JAS法》,但此后还是发生了一系列食品安全事件。2002年,发生牛肉伪装问题,即将进口的牛肉贴上国产标签来骗取补助金的事件。接着有著名的”不二家”事件。2007年,著名食品企业”不二家”被曝出使用过期的原材料,随即停止了所有西点的制造和贩卖。此外,北海道肉类加工企MeatHope的猪肉混入牛肉的作假事件、北海道”白色恋人”巧克力(我每次去日本北海道必买的食品)出售过期食品事件、九州地区以进口廉价鳗鱼伪装成”国产鳗鱼”事件等等又相继发生。最有意思的是,2008年,高级日本料理集团”船场吉兆”出现篡改食物保质期、伪装产地、以及将顾客吃剩下的菜再次加工出售等欺骗消费者行为。


  至于台湾,则也是数不胜数,就算了,一般不列入洋企业范畴。


  我说这么多,其实也是越说越糊涂,忘了想说什么。不过仔细想一想,我还是想说,第一,名牌企业不是安全免检单位,没道理一面用过期食品,一面给它卫生安全先进单位牌子,食品安全部门应该将之与食品安全高危小企业同等对待;其二,中国应该学日本,不断改进有关法律,惩罚要严,征罚不严将造成守法律的企业因为成本高,结果经营不下去,不守法律的企业成本低,结果反而兴旺发达,这样中国人还能吃什么安全食品?


  还有就是第三。媒体力量很重要,因为政府部门就是开动全力,能力还是有限的。不过媒体能量有正负两方面的,正能量:世界重要食品安全事件的揭发,很多是媒体之力,比如新西兰恒天然事件,虽然是虚惊,亦是华尔街日报首发。日本媒体也在促进食品安全中起到重要作用,这次上海电视台卧底两个月查出此事,实在应该夸一夸,现在媒体都在紧缩开支减成本,让记者两个月不做其他事,光做一件不知最后能不能成功报道的事,是不容易的。负能量:如果媒体醉心舆论监督权,将之作为寻租空间,象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一样,那就危害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