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法国导演卢贝松(Luc Besson)在「露西」(Lucy)上映后,说,他已厌倦了动作片、惊悚片…。


  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拍一些比较有意义的,譬如说,揉和著哲学内涵,又能够充满乐趣。


  其实「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就已经开始尝试这种风格,尽可能的去探索生命。


  那种所谓哲学内涵,其实就是想法-


  人生随著时间,生命不断的成长改变,会有一些想法,可能比较贴近人性的平衡,就像地球所需要维持生命的平衡一样。


  对希拉蕊来说,这些想法或许才是她最需要的「巧实力」(smart power)-


  当希拉蕊在抨击中国社会只崇拜权力与金钱时,也引发人们疑问:


  在这方面,美国社会如何?


  而希拉蕊与柯林顿,他们这对夫妇又如何?


  或许,希拉蕊应该重看一次,X战警-未来昔日-


  故事的内容是讲有位科学家崔斯克预言,在人类的演化过程,当智人出现的时候,就是尼安德塔人(Homo Neanderthalensis)灭绝的时刻。


  因为这样,崔斯克一直全力游说美国政府,成立「哨兵计画」,制造八公尺高、威力十足的哨兵,用来猎杀变种人(Mutant)。


  变种人面对人类的猎杀,分为两派-


  一派是由X教授查尔斯所领导的「主和派」,主张用爱与合作去寻求人类的认同,因为只有和平,人类与变种人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主战派,由万磁王艾瑞克领导,认为唯有以暴制暴,坚强的作战下去,变种人才有生存的机会。


  片子开始,其实就是变种人即将结束的时刻-


  因为以战止战,只有让各自走进绝路的胡同。


  所以片名叫,「未来昔日」(Days of Future Past)-


  只有在那样的未来,我们才知道,「昔日」是多么愚蠢。


  所以要挽救未来,就必需先行改变过去(昔日)-


  在社会科学上,这叫后端管理,如同因果业报,那本来就是逻辑的必然。


  所以在片中,在「未来」的绝境当中,正反两派的领袖人物,X教授与万磁王,悟出这个道理,同意携手合作,派金钢狼回到「昔日」,希望能够改变「过去」-


  片中设定「昔日」,也就是过去的时空背景,是1973年。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真是一个精彩绝伦的年代-


  1971年,季辛吉访问巴基斯坦,随后以拉肚子为由,消失在酒店中。


  秘密飞到北京,中国由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接机。


  心焦如焚的季辛吉,急迫的希望与毛泽东见面,一直等到三更半夜。


  电话响起,黑头车来到酒店接季辛吉见了毛泽东,隔不了多久,台湾就被逐出联合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中国,正式进入联合国,整个世界局势大变。


  1972年5月2日,历经八位美国总统,在职期间长达四十八年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死于任内。


  副局长马克.费尔特,指望扶正,而尼克森觉得这个位子太恐怖,想提拔自己的心腹爱将。


  于是一桩美国有始以来,最高潮迭宕的政治风暴,从1972年6月,几乎是每日一爆-


  1974年8月8日,尼克森成为美国史上头位因丑闻而辞职下台的总统。


  而深喉咙的真实身份,直到2005年5月31日,马克.费尔特临死前才承认:


  他本人,就是三十多年前提供讯息给鲍勃.伍德沃德与卡尔.伯恩斯坦这两名记者的深喉咙。


  尼克森可能早就知道或怀疑是他,因为就在1973年,民主党在国会提案就水门案(Watergate Scandal),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设立特别检察官调查。


  原先尼克森以行政特权拒绝配合交出他在1971年开始在白宫装置录音的档案记录资料。


  但法院以总统也必须遵守法律为由,让白宫的对话内容一一曝光-


  原来,当1972年6月,尼克森的安全顾问詹姆斯.麦科德,一行五人,潜入华盛顿水门大厦,民主党总部,偷拍文件时当场被逮。


  案发后的第六天,白宫在讨论水门案时,尼克森就试图让中情局阻扰联邦调查局继续调查水门事件。


  1972年底,总统大选结果是共和党的尼克森压倒性的大胜民主党的麦高文。


  1973年,尼克森的国务卿季辛吉,也就是X战警-未来昔日的时空背景,还与越南的黎德寿,因为越南「和平曙光」在望,而一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如果不是因为尼克森在1971年开始,为了方便记录历史,而在白宫里装置录音设备,档案资料曝光,尼克森不会在1974年辞职。


  即便如此,原先尼克森的副手福特,在继位总统后,也立刻特赦了尼克森。


  但是这个案件,为美国奠定了一个特别检察官的制度基础,而这个特别检察官制度后来发挥得淋漓尽致,则都在柯林顿总统任内。


  世人大多记得的是柯林顿在第二任总统期间内的绯闻案,但其实更惊险的是,他在第一任总统任内,所发生的白水案-


  如果说希拉蕊批评中国崇尚的只有权力与金钱,那么美国式的权力与金钱,它的剧力万钧,高潮迭宕,恐怕也不下于中国-


  历经三任特别检察官,六年多的调查,秏费数千万美元,结果是两千两百多页的档案-


  基本上,没有确论-


  白水门(Whitewater scandal)的案情是这样:


  白水开发公司在柯林顿的家乡小岩城,专门做房地产,柯林顿拥有这家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权,希拉蕊可能才是这家公司真正的幕后老板,而公司名义的老板叫做麦克.杜格尔,是柯林顿的密友。


  1989年,麦克.杜格尔因为金融诈欺被判刑入狱后,公司随之倒闭,美国政府花了纳税人的钱六千多万美元(当时合台币二十亿左右)收拾残局。 后来在调查中发现,希拉蕊曾经从这家公司以辗转方式,输送一笔可观的资金,拿来做柯林顿竞选连任阿肯色州州长的竞选经费。


  在该案调查期间,也就是柯林顿总统的第一任里头,白宫的副法务长文森特.福斯特(Vincent Foster)不堪压力,「自杀」身亡。


  1992年的3月,纽约时报报导,白宫法务长伯纳德?努斯鲍姆(Bernard Nussbaum)在获悉福斯特自杀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冲进福斯特的办公室,销毁白水开发公司的所有数据文件。


  努斯鲍姆与福斯特,都是希拉蕊.柯林顿夫妇在阿肯色时代的老友。


  希拉蕊因此官司缠身,1996年,因白水案成为第一位,也是迄今为止,被联邦陪审团传唤审讯的第一夫人。


  法律案件的无罪,通常有两种情形,一种是无辜的无罪,另外一种是证据不足的无罪。


  无辜的无罪很难证明,但所谓证据不足的无罪,在司法上,本来就有很多出于人性的因素左右;如果牵扯上政治,那问题更是复杂的多。


  希拉蕊与柯林顿后来之所以能全身而退,其实最主要是得益于柯林顿执政期间长达八年的经济荣景。


  但是,或许这也是另外一种未来昔日的模式,希拉蕊应该记取教训-


  而不是在忘记自身的惨痛经验后,「以为」权力与金钱崇拜只停留在中国社会。


  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已经是1980年代后的事了,中国古时候的政治家管仲说过:「仓廪实而知荣辱」。


  简单的说,文明发展有它的阶段性,中国在这方面,或许起步较晚;但走在前面的,就像美国,也不一定样样都在前端-


  这就像2009年,希拉蕊身为国务卿,向俄罗斯政府游说俄罗斯航空购买美国波音的飞机,不久,波音公司却毫不避嫌的向柯林顿基金会捐款九十万美元一样-


  这种「回馈」,如果是在中国,希拉蕊又会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