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贤源


  郭伯雄案件自披露以来,官家用了大量篇幅介绍他过去的事,很多细节之前从未耳闻,小民们此次算是见识了。官家说法出来以后,民间也很快根据官家的报道做出众多评判性观点,大多数人围绕郭伯雄的腐败与人品关系展开,也有一些人从制度角度分析,认为邓小平说的“好制度”“坏制度”对人的作用起到关键作用是正确的。一些人聪明,看到了现实问题,知道怎么去应对,这叫“智者顺势而谋”;另外一些人,看到了现象,也大概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但就是不付出实施,反而用别的办法去大迂回,这叫“愚者逆势而动”。一个腐败案,是一个事实,却又是很多认知。


  从郭伯雄案来说,目前舆论还是被引导在腐败上,并且把个人道德与腐败挂钩,企图制造一种假象,把大多数人带向道德政治论思维里。个人道德如何好,或是如何坏,是不是就一定会走向腐败,这个问题其实根本不值得一提,生活中的普遍现象告诉我们了。绝大多数的人,他们在现实中的道德如何,与腐败没多大关系,根本没办法找到百姓的道德高低可以实现腐败,换句话说,要腐败还不是一个人的道德好坏可以实现的,道德好的人腐败不来,道德坏的人也高攀不上腐败,腐败只属于特殊群体,就是掌握了一定权力,特别是公权力的人,他们在没有任何约束、监督之下,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以及随环境而改变,这些人逐渐走向了腐败的不归路。中国大陆几乎每一个腐败分子是沿着这个套路前进的。退一步讲,很多人的道德不错,他们一旦进入官场,一二年以后,他们之前的朋友亲属就会发现变化很大,道德就明显不同于先前。他们说话很假,套话很多,架势走形,容易与富商走得近,并且时常接受那些人的邀约。久而久之,这些官爷们就圈进腐败了。如果道德有约束力,道德好坏可以与腐败有直接挂钩,那腐败就难以发生,可几千年的历史没有证明出来。因此,用道德去说郭伯雄个人的道德如何下降而堕入腐败,这明显是错误的,是转移视线的行为。


  我们以为是这样,他们以为是那样。这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是在不同话语体系下阐述不同的观点,更是在权力庇佑下展开探讨,分析现象,论述不同于公权力的观点,回归一个更加符合现实的认知。这一条路并不寻常,也不是很容易找得到,以为轻松可以做到的人,一旦操作起来,他们就会发现困难重重,不仅有荆棘,还有恶意限制的举动。在那些专横者看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能有不同的东西出来,你接受我说的,那就是唯一正确的,也是通向宇宙真理的最有效途径。他们大概很少去考虑其他的问题,以一事说一事,却极少去通盘考虑一事会不会影响它事,产生一种所谓的连锁现象。


  已知的事实就是这样的,宣扬反腐战绩的时候,我们小民看到了这样的现象:和珅级别的巨贪,最近几年里先后报道有周永康、徐才厚、苏荣、令计划、郭伯雄,他们每个人贪腐的数额都是富可敌国,在近一百年里很难找到第二人,或是单个的数额超过一个地级市乃至几个西部地级市。贪污受贿的资产如此之大,小民却成天疲于奔波为生计所操劳,二者之对比,形成鲜明的泾渭分界现象。如此,小民们会怎么样看待这个社会?他们会怎么样去看待这个统治秩序?他们会怎么样去看待统治的官僚们?社会之财富严格分化,推行几十年的经济政策和分配政策,让富者越富、贫者越贫,不生产创造财富的官僚则从贫富群体中刮,竭尽全力把财产囊括到自己腰包里。孔子说“不患贫而患不均”,在极端的财富不均衡机制运作下,居于贫困多数的小民会如何感想,他们面对不断扩大的社会撕裂,难道不会有自己的想法和看法?反腐,若是没有及时跟进把财富均衡到小民,那不断报道的战果就必定会起到反效果,而且小民们还可能会怀疑战果的真实性。


  反腐第二个在撕裂社会的行为,应该是媒体不断用深挖狠批的做法,就是把先前塑造为光鲜、先进形象的官僚大员还原一个真实的面貌,把他们过去的偷鸡摸狗、苟且专横、欺男霸女、贪赃枉法、不可一世的做法公开报道出来,让小民看到了他们的另外一面,知道了他们原来是这样一副德性。当然,我们小民看到了那些贪赃枉法官僚是会举一反三的,是会在道德上鄙视的,是会从内心上轻贱的。因为那些穿着光鲜的人,其实不过是“人模狗样”罢了,根本就是骑在小民头上坏人,因而不值得尊重。换言之,小民是看透了这班官僚大员,对他们的德行不敢恭维。但是,舆论媒体在报道这些贪官细节时有意引导小民,希望小民来个“人人喊打”,制造一个“人人得而诛之”、“举城举国欢庆”的环境,这样的用意非常明显,就是用道德污浊来惩治贪官,同时又可以达到虚假的民意。只是小民很少去思考,用道德污浊的做法,实际是让小民也做坏人,就是官家把评论贪官的道德交给小民,要小民做道德上的非君子,自己来收获“顺应民意”。这种做法是非常抽象的撕裂社会,就是利用两个群体对立现象,以一方作恶的非道德遭到小民非议,让不断评议的小民也做道德上有瑕疵的人,这实际也是毛泽东时期运动政治的变异。


  社会正在不断撕裂,通过大范围传播巨贪战绩又加剧了撕裂。每个人都在撕裂的棋子上,每个人都不自觉地充当了道德上的坏人,而反腐上的根本问题,却被道德评议所遮掩。制度反腐,构建一个阳光、开明的新制度,实现全民监督、新闻监督和政党监督的反腐败机制,远远要优于道德评议论反腐。


 


  反腐战绩显赫 带来中国社会撕裂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