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政府关于加大对家庭暴力打击力度的决定并不仅仅有道德上的意义:它也获得了良好的经济支撑。


  Copenhagen Consensus的研究人员最近对全球暴力的总成本进行了第一次分析,并且发现性别暴力——被认为影响到了全球约三分之一的女性——已经对社会产生了比许多人可能认为的高得多的经济影响。


  据报道,今年已经有63人的死亡原因被归于家庭暴力。更多的女性遭受身体和精神痛苦以及恐惧。亲密伴侣暴力的受害者已经被证明有更糟糕的健康状况。除了这些个人后果外,还有社会经济成本:暴力阻止女性实现她们的潜力并且削弱了一个国家的整体功能。


  对于Copenhagen Consensus来说,来自于Oxford University的教授Anke Hoeffler以及来自于Stanford University的James Fearon发现,每年针对女性的暴力造成的代价为6.3万亿元——占全球GDP的5.2%。他们发现,这一代价要高过于杀人、恐怖主义,甚至是内战。


  我们可以从Hoeffler 和Fearon的研究中发现,澳洲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的成本预计占据了GDP令人惊叹的2.8%——相当于每年扔掉了411亿元。


  这些影响是潜在和复合的,因为那些在家中目睹了虐待的女孩更有可能在长大后成为虐待的受害者,而男孩更可能成为施虐者。


  这也就是为什么Copenhagen Consensus的一组著名的经济学家(其中包括我召集来审视今年发展目标的两位诺贝尔奖得主)得出消除针对妇女和女孩暴力就是世界应该在未来15年内关注的19个关键政策目标之一的原因了。


  当然,实现暴力的减少要比只是开始这样做更加困难。总理谭博(Malcolm Turnbull)引用澳洲研究称,四分之一的年轻人认为在醉醺醺的情况下拍打他们的女朋友是可以接受的行为。总理认为,不尊重女性就是“非澳洲人”这样一种说法发出了积极的信号,但需要时间来改变态度。


  家庭暴力研究已经表明,短期的项目将会有很少的影响。更令人吃惊的是谴责暴力的信息并没有起到如此效果的这一事实。这显然是因为它们促进了恐惧和羞耻,而这种恐惧和羞耻并没有引起那些我们想要的目标的共鸣。Hoeffler和 Fearon的审查表明,促进“做正确事情”的积极方面效果更好。


  对于澳洲来说,还有国外经验——并且不仅仅是来自于其它发达国家。Uganda的一个项目通过着手改变整个社会的态度和行为来将暴力水平减半。SASA! Program涉及小区活动家、当地政府和文化领袖以及诸如警察和医疗服务提供者这些专业人士。


  媒体宣传已经被证明拥有希望。在15年前,South Africa发起了一个叫做Soul City的项目,最终引发了对于热线的更高的意识并且越来越少的人认为家庭暴力是私事。


  对酒精的有害使用就是构成暴力的一个主要因素,其中包括家庭暴力。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称,在一半的暴力实施者中,约有三分之一在饮酒后会施暴。策略包括改变获得批准的酒类销售时间,减少酒类卖场的密度,提高酒类价格并且针对问题饮酒者采取一些措施。


  一种相对廉价且有效的干预是提供更好的培训以确保酒吧员工能够更严格地遵守可靠的酒精服务指南。在英国,一项研究发现,与没有这种培训的酒吧相比,这种方法能够使得暴力行为减少10%。


  由谭博宣布的这种家庭暴力项目成本为1亿元。国家的经济状况就是即使新政策能够使得澳洲的家庭暴力仅仅减少1%的话——似乎有点高度保守——好处与成本的比例就会是4:1。


  在许多文化中,我们太长时间以来都接受了暴力的代价,尤其是针对女性。对于行动来说,道德实例是势不可挡的。但经济研究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问题以及最好的解决方案。并且它充分说明了直到最近才有了针对其影响的经济分析:这是一个没有被认真对待的问题。新经济证据表明,澳洲加大针对家庭暴力的打击力度的决定会为社会带来好处。


  本文译自《雪梨晨锋报》Bjorn Lom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