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中国股市的开局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截至到本周二收盘,上证综指2016年短短七个交易日跌幅达14.59%。这样的走势也间接连累了全球其他市场,由于全球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和人民币贬值感到惊慌,据统计,上周全球股市蒸发2.3万亿美元,创下了至少20年来最差的新年开局。


  在经济前景黯淡、人民币贬值、需求严重不足的背景下,中国股市未来走势如何,何时能走出这轮动荡?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全球经济增长缺乏亮点,中国窘境尤为明显,同时中国要想避免各种泡沫的破灭,难度非常大。


  近期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加剧,主要是因为当前全球经济处在下行通道中,且趋势很明显。此次下行中,中国因素占据主导地位。现阶段中国经济下行压力非常大,同时人民币贬值对本就脆弱的全球金融市场形成冲击。从2009年以来,先是美国次贷危机爆发,随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和日本,现在轮到中国。


  通过对全球资本市场的观察,基本上是从2015年第二季度开始走弱,这和中国的路径是一致的。这说明全球需求的不足,那么美元的走强使得大宗商品价格承压下行,这种趋势在新的一年中很难出现根本性改善。此外,人民币汇率下行,同时其他主要币种也没有复苏迹象。种种迹象表明,全球经济增长缺乏亮点,中国这种窘境尤其明显。


  相比于海外市场,新年以来A股市场走势让人比较“糟心”


  中国今年的重点在于,如何避免楼市、股市、债市泡沫的破灭、人民币持续贬值,以及债务风险的爆发,中国政府要想防范这些风险,其难度可想而知。


  交银国际首席策略分析师洪灏:2016年A股和港股存在跌出来的机会,但是之前市场乐观预期的大牛市不会出现,原因在于市场过多地关注各种改革的长期利好效应而忽略其短期风险。


  从短期看,汇率失控加速市场调整,2016年股市震荡将会加剧。之前市场预期中的大牛市不太可能出现,显然是之前市场过于乐观。今年改革可以说困难重重,除了汇率改革,还有国企改革等一系列改革,对于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这些方面,市场过多地关注于改革的长期利好,而忽略了短期风险。例如去杠杆短期可能造成银行坏账飙升,去库存导致经济增长急剧放缓,去产能会导致失业率上升,种种因素造成投资跟不上、消费被拉下来的局面。这说明改革的成本是非常大的。这也是我们判断后市的主要依据。从近期市场表现看,也已对上述因素有所反应,甚至可以说反应较为明显。


  说到人民币汇率,管理层为了防止资本加速外流,有可能采取一些管控措施,包括个人购汇额度的变化,离岸人民币市场的空头,跨境资本流动管控等等,一旦这些措施发生,短期很容易被市场误读为改革的倒退,不利于市场价格运行。


  香港市场更加复杂,一方面,大陆股市表现欠佳,港股显然日子也不会好过;另一方面,香港基本面很弱,高端的房地产价格已经出现近15%的下跌。因此,香港股市估值虽然便宜,但是便宜是有理由的。不过A股和港股2016年存在跌出来的机会,如果出现大幅急跌,反而有利于激进的投资者进场。


  诺亚香港财富管理研究总监夏春:目前A股处于比较微妙的境地,如果说股市大跌受累于汇率快速贬值,使得股汇两市形成联动,随着央行本周干预汇率,汇市能否稳定反而还要看股市的脸色。


  相比于海外市场,新年以来A股市场走势让人比较“糟心”,本来去年A股在主要经济体股市主要指数表现排名第二。接下来A股走势比较重要,其背后逻辑是,A股新年大跌并不是归咎于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过差——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提升,而是近期人民币贬值速度过快,完全超出市场预期,再加上大股东减持因素,两个因素叠加直接造成新年股市大跌。至于熔断机制,其负面效应在于加剧了市场恐慌,最终形成踩踏。


  经历了近两周的时间,目前A股处于比较微妙的境地。如果说股市大跌受累于汇率快速贬值,使得股汇两市形成联动,随着央行本周干预汇率,汇市能否稳定反而还要看股市的脸色。先从汇市看,央行干预汇率的手段还是非常多的,包括限制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提升离岸做空人民币成本等,因此短期稳住汇率的难度并不大,但是从长期看能否稳住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其中股市作用较为关键。


  港股目前估值水平处于较低水平,其中H股在过往三个月下跌幅度接近20%,处于超卖状态,继续下行空间有限。再回到港股,最近7年,港股呈现大箱体运动,现阶段恒生指数处于箱体下沿,继续下跌空间有限,但是反弹力度也不会很大,原因在于:一是,美联储加息是否超预期;二是,香港本地经济比较差,外来购买力减弱,房地产价格跌幅较大;三是,大陆最新经济数据还没有公布。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2016年黑天鹅事件会比较多,任何负面消息都会被市场放大。


  今年总体而言,黑天鹅事件会比较多一些,中国经济走入下行通道中,再加上美联储加息的不确定性等等,这些风险都是非常大的。有两点值得关注:一是,美联储加息和新兴市场货币大幅贬值的效应叠加,会对资本市场造成较大冲击;二是,人民币汇率稳定起到锚的作用,一旦失控,会引发其他新兴市场汇率连锁反应,再加上中国一系列改革过程中有可能释放出来的风险,市场对任何负面消息都会呈现放大效应。


  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研究员蔡浩:在经济基本面、二级市场股票供给端都存在利空的情况下,流动性预期和实际流动性的双重收紧,放大利空因素,导致股市恐慌并形成踩踏。


  流动性是近期股市大跌的关键因素之一。流动性可分为流动性预期和实际流动性状况两部分。从前者来看,人民币去年末今年初贬值压力明显加大,为了不让人民币汇率的贬值态势出现超调的局面,央行并没有如市场预期般在年末降准(降准会给人民币带来贬值压力);11、12月资本外流加剧造成的基础货币缺口未能完全补充(央行在这两个月分别实施了1000亿的MLF操作)。这给市场形成了货币环境可能会收紧的预期。


  从实际流动性情况来看,目前的流动性条件是较为紧张的。11月外储下降872亿美元,而央行口径外占下降3158亿人民币元;12月外储下降1079亿美元,创有史以来最大降幅。这相当于过去两个月基础货币减少了6千亿左右,亟待补充。年末的降准没有出现,而新年首个工作日又有2500亿的MLF操作到期未续,直接导致开年第一个工作日流动性骤然收紧。


  流动性是现代金融的命脉,在经济基本面、二级市场股票供给端都存在利空的情况下,流动性预期和实际流动性的双重收紧,或许放大了这些利空因素,从而形成了股市的恐慌,进而演变成踩踏。1月5日央行通过逆回购紧急向市场投入1300亿短期流动性,也只是短暂安抚了市场,没能阻止后续几天股市的大跌。而前些天被千夫所指的熔断机制,客观来说,其磁吸性质在市场恐慌时一定程度限制了股市的流动性,起到了放大股市跌幅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