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人口已经突破2400万大关。这种迅速而意外的繁荣掩盖了一些我们应该更加关注的事情。


  没错,澳洲的总体GDP(国内生产总值)正在上涨。每次政府发布国民核算时,财相就会洋洋自得地说起这件事。


  不过,这就好比公司老板宣布:“员工的总薪资上涨了2%!所以你们都涨薪了!”你环顾四周,发现去年公司新招了4个人。全体员工的总体工资或许上涨了,但对于你自己的腰包来说,这没什么多大意义。


  我们应该看的是人均GDP。根据最新数据,这项指标不是很理想。经过多年的增长再增长后,过去几年澳洲的人均GDP变得停滞不前。


  我们几乎没注意到这个事实,原因是人口急速增长,使得汇总统计数据看上去很光明。


  事实上,GDP并非测量个人福利的最佳指标。如果你考虑到通胀率,看看人们的可支配性收入,你会发现事情更糟糕。


  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人口增长和收入下滑之间不是因果关系。在这里我们不要只听韩珊(Pauline Hanson)的那一套。如果没有人口增长,没有更多的人消费,那么经济可能看上去更加暗淡。


  日本面临的问题与我们相反。他们的人口正在缩水,因此他们的GDP数据不断下滑。但从人均GDP来看,情况就没那么差了。


  所以,当研究者告诉我们要庆祝澳洲经济令人惊讶的持续增长时,这一点值得怀疑。大概从2011年开始,经济增长实际上已不足以提高人均可支配收入。


  部分问题是姬拉蒂政府的“末日先兆”,还有一部分问题是艾伯特和霍奇的首份预算,这份预算从未被议会批准,未能做出正确的事推动失业率下降。


  这些都不利于消费者和商业信心。不过,好消息就是澳洲民众能够看到问题。我们2400万人一直尝试新事物,希望得到更好的结果。我们不害怕解僱几次执政团队,让其他人来试一试。


  我们现在有了新的财相和总理,我们至少会让他们试一段时间。他们需要做的是,专注于让收入再次增长。


  他们有一些很大的优势,包括更低的澳币汇率以及中国对奶粉和旅游业的旺盛需求。他们有可能调转经济这条大船的船头。


  财相公开表示,他希望让政府更小,让经济变得更成功。他说道,“为了降低税收而减少支出是支撑就业和经济增长的最佳方式。”理论上讲,这是对的,虽然历史上出现过其他观点——大幅削减支出将伤害人们的信心。


  下一份预算案将极其重要。如果它不合格的话,那么政府将拥有2400万名不高兴的顾客。


 


  (本文译自www.news.com.au  Jason Murphy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