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州长Daniel Andrews在周三(13日)让澳洲的许多人都笑了。与他的预防家庭暴力部长(Minister for Women and Prevention of Family Violence),Fiona Richardson,Rosie Batty和反家庭暴力倡导者站在一起时,他宣布他的州政府将斥资5亿多来修复维州破碎的家庭暴力系统。并且这只是一个最初的两年承诺。Andrews和Richardson都明确表示,这仅仅是为了解决国内和家庭暴力并且改变这对女性态度的长期过程中的第一步。


  不到两周前,来自于维州皇家委员会的2000多页且包含有227个建议的报告表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如果我们认真对待解决伴侣暴力祸害的话,政府必须采取勇敢的措施来完全支持女性、家庭以及社会所迫切需要的。


  自皇家委员会报道以来,倡导者一直在屏住呼吸凝视维州政府是否会从财政上进行支持以实现结束其女性和儿童的死亡以及接受所有227项措施的承诺。


  Daniel宣布立即注入5.72亿元来为暴力受害幸存者建造新的住房和危机避难所,与此同时,现有的专业服务能力遇到了拥护者和幸存者的惊讶和安慰,这一点不仅仅是在维州,也不仅仅是在家庭暴力部门,而是在全国的小区、企业和幼托中心中。专业、可负担得起以及长期的住房就是解决方案重要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们第一次看到政府认识到需要的投资规模——如果我们打算解决暴力问题并且阻止其损害子孙后代利益的话。


  它很重要不仅仅是因为它是明确认识到了家庭暴力行业专门经验应该得到重视、尊重以满足需求,而且还因为政府第一次承认有责任修复系统(因为历届政府未能充分注资)。


  自从Luke Batty在2014年2月被他的父亲残忍谋杀,我们也听到很多与反对针对女性和儿童暴力有关的声音。从那时起他的母亲Rosie就发起了全国性的对话。去年有79名女性因暴力死亡。到目前为止,今年有另外22名女性被残忍地谋杀了。在去年9月份新总理宣布了其第一个政策时,博(Malcolm Turnbull)乘虚而入:将1亿元主要用于新的措施以预防和应对家庭暴力,他给予许多澳洲人这一希望。


  对于我们许多人来说,最重要的转变就是谭博用来描述家庭暴力的原因和影响的语言。我们的新总理告诉我们,这不仅仅是要在我们的文化中嵌入对女性的尊重并且解决应对暴力的态度。这是一种受欢迎的改变并且我们希望它成为识别长期资金不足、扩展的服务系统的第一步,使之与资助犯罪者倡议、早期干预应对以及长期预防项目相匹配。


  维州投资的改变与联邦政府的支出以及其它州和地区形成了巨大对比。我们已经看到了最近的大幅削减影响到了专业家庭暴力危机支持服务、儿童和家庭支持服务、专业和小区法律服务、原住民和Torres Strait Islander以及小区控制的其它服务。我们的服务也被迫与主流和合作伙伴服务进行竞争以能够提供逃避创伤和暴力的女性和儿童需要的一小部分支持。


  长期工作关系已经被粉碎并且无数以证据为基础的行动都丧失了,因为政府经常想要为新方法筹集资金。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为资助专家、多元化的社会以及文化上适当的反应以及尝试新东西。并且我们需要它为重要时间段注资这样服务就可以尝试新方法。


  现在到了澳洲政府将钱用到合适地方的时候了。澳洲政府委员会的报告和建议在周五下午晚些时候公布,在这一周,也有维州皇家委员会的报告。它的建议也很重要并且代表了司法管辖区之间协议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我们可以花几年时间来争论谁该负责什么。


  而Daniel Andrews也已经对他的国家和领土发起了挑战。他也承认,维州家庭暴力的成本也已经超过了预期的31亿元。


  最终,政府优先考虑小区基金。几十年来,国内外家庭暴力部门一直在试图告诉我们这个问题有多严重以及需要用来满足需求的投资规模,但大部分被政府置若罔闻。


  在2016年,澳洲人已经找到了一种方法来表达我们对于暴力影响的共同的愤怒和悲伤,并且选民们关心传统政党政治之间的这个问题。改变我们的国家性恐怖的渴望在政治分歧中减少。这就是与人权、我们政府领导的责任以及理解我们都必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有关。现在,我们可以将Daniel Andrews以及维州政府视作领导人。


  本文译自theage.com.au Moo Baul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