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也在试图找到方法来逃避虐待人的前伴侣,但它几乎已经到了这一地步——我就是在为我的生命而战。曾经,他开始勒住我,我记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我所在当地的家庭暴力服务帮助拯救了我的生命。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需要这样的一种服务。我开始了正常化的生活。但然后我的前夫日益开始控制我,并且变得暴力起来。在我知道这一点之前,我的生活的每一个领域都已经被接管——并且我感到陷入了绝境,并且害怕知道如果我试图离开的话会发生什么。到最后,我开始思考我能够离开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尸袋中。


  最终我能得到我想要的支持——我所在当地的家庭暴力服务帮助我计划我如何离开,并且在这个过程的每一步中都支持我——提供咨询,帮助我找到一个我的施虐者不能找到的安全的地方,并且将我与我需要获得的法律服务取得了联系。


  感觉不可能逃脱一个施虐者。我为此花费了两年的时间。并且我认为如果没有来自于服务的实用、情感性、法律以及住房支持的话我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密切关注这次选举来看看各方是如何应对这一事实的原因了——受到家庭暴力影响的成千上万名女性现在仍旧在没有得到足够服务支持的情况下苦苦挣扎。


  家庭暴力团体称,需要20亿元额外资金来解决未满足的服务需求和系统差距。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大党承诺接近这一数字的金额。


  今年早些时候针对家庭暴力的维州皇家委员会(Victorian Royal Commission into Family Violence)宣布了其发现时,当时我就在房间中。其发现是,服务的资金不足正在影响到女性的安全,并且需要充分满足服务需求的资金将会是“巨大的”。


  维州政府然后承诺将5亿额外资金用来解决一个州内的服务和系统差距问题。将改变生活的正是资金。


  我希望在这次选举中,我们会看到来自于我们的联邦领导人的同样的领导。但我们并没有靠近一步——并且这将会对女性的安全造成危险的后果。


  与遭受家庭暴力有关的最糟糕事情之一就是你感到孤独——完全没有支持,无法谈论发生了什么,感觉没有人可以求助。


  对于许多女性来说,没有服务支持将意味着他们无法逃脱。当你没有处在家庭暴力情况下的时候,就很难想象它会有多么复杂。对于许多像我一样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经济剥削问题的女性一样,能够获得法律服务的支持对于找回你的未来至关重要。否则,你得到的只有放在你的名下的债务,不可能重新开始的坏的信用记录或者甚至一无所有。


  你每走出一步或者考虑逃脱你的施虐者都会给你造成一系列新的障碍、问题和风险。你试图离开的时间可能非常危险——并且一旦你试图开始新的生活并且恢复,许多施虐者将继续试图恐吓你。这就是为什么任何求助于服务帮助的人能够得到他们需要的支持这一点至关重要的原因了。


  我们不断听到应对恐怖主义和道路收费的努力——这都是很重要的问题。但我们知道的正在她们自己家里遭受恐吓的女性呢?现在与家庭暴力有关的讨论正在成为我们的联邦政府的优先考虑事项,但我们并没有看到任何接近需要资金的动向——需要用其来支持需要获得服务的所有女性。


  如果它们得到了适当的资源,家庭暴力服务就可以拯救生命。并且它们能够帮助女性更早摆脱虐待并且更加安全。当它们没有的时候,像我一样的女性就会陷入危险中,并且被我们的施虐者重重包围。


  我们需要政府来加强以及为家庭暴力服务注资。


  这就是我听到过的消息——成千上万女性(其中许多是幸存者)响应了,因为我要求人们加入我,并且成千上万名公平议程(Fair Agenda)的其它成员呼吁我们的领导人来对服务进行完全注资。


  能够自由且安全地生活就是一项基本的人权。然而,每一天,澳洲女性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我的目标就是未来摆脱恐惧,并且拥有无尽希望的生活。但可能对于我以及其它像我一样的人来说,我们的联邦政府必须对能够让我们安全并且保持这种方式的服务进行注资。


  我感到陷入了绝境,并且害怕知道如果我试图离开的话会发生什么:Rebeca Carro



  本文译自《雪梨晨锋报》Rebeca Car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