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韩珊率领的「一族党」已确定在联邦参议院稳获得四席的席次,这对于澳洲的政治会带来怎么样的影响呢?


  我们首先回头来看看,选后,最终参议院各党的席次,应该可以做为说明。


  这次选举参议院最终结果是:联盟党30席,工党26席,绿党9席,一族党4席,Xenophon 团队3席。家庭第一,LDP,Lambie,Hinch各一席,总共76席,议案要过半则必须取得超过 38 席的同意。


  根据澳洲的宪法,任何议案必须经过参、众两院通过才能生效。因此,一族党的四席肯定对谭博政府产生绝对的影响力,联盟党虽然自己30席次的实力,但乃未过半。最佳的选择是和绿党合作,那一共就有39席,刚好过半。但传统上,绿党是工党的死党,和联盟党合作的机会很低,除非联盟党愿意放弃部分自己向来坚守的原则,例如在减碳,难民,同性党…做一部分的退让,但若一退让就会动摇党的核心价值,最后遭到党内基本教义派的反对,所以要妥协?这又谈何容易?


  另一个合作的可能性是和政治倾向比较接近的 Xenophon 团队合作,但它祗有三票,若再加家庭第一,LDP,Lambie,Hinch,总共也祗有七票,若再加联盟党自己的30票,37票也无法过半,这时联盟党就不得不要靠一族党了。因为从政治光谱来看,其实一族党和联盟党内的右翼份子几乎是重迭的。也就是笔者所说的一族党对联盟党的影响力难以估计。


  一族党对联盟党的第一个试金石,将会是目前在上议院议程的「反种族歧视法」 第十八条款修正案,该条款规定对种族冒犯或挑衅(Offend)和侮辱(Insult)的语言被视为有罪,但新议会的自由党右翼份子己提出反对这条法律必须癈除或修改,他们认为,这个条款有侵犯宪法言论自由的精神。但对少数族裔来说,这条法律又至关重要,万一癈除少数族裔有可能遭受言语羞辱。还好工党反对、Xenophon说,谈都别谈,更难通过绿党这一关。但联盟党参议院的议员们,最后选择如何处理韩珊一族党的压力?这将是本议会开议后的第一个试金石。


  第二个试金石是,一旦联盟党和一族党走得太近,工党自然也就会顺理成章的见缝插针,挑拨联盟党和反韩珊的少数族群关系,这是联盟党最不愿看见的结果。


  一族党对澳洲政治的影响肯定不是祗有这样,接下来马上要面临的是九月份的昆州州议会选举,昆州是韩珊的老巢,在1996年一族党最旺盛的时候,韩珊和她的党羽曾在昆州一口气创下取得了16席下院席次的辉煌记录,昆州不同于别州,它没有上议院,议案下议院说了就定案,如果未来九月份的选举一族党仍然保有此一非凡气势,那 LNP(昆州比较特殊,该州的国家党,与自由党已合并为一政党称为 Liberal National Party 简称LNP )要执政恐怕就必须和一族党组织联合政府。其恶性循环的最后结果是选民最后发现投票给 LNP 等于支持一族党,反之亦然,最后当选民们认为投给 LNP 和投给一族党没有什么不同时,那就会有更多的 LNP 右翼倾向份子选择投给一族党,这将会更增加一族党的气势。当最后 Liberal,LNP,One Nation 联盟时,那澳洲的政治生态将随之改观。


  当然 LNP 和 Liberal 也可以选择拒绝和一族党合作,这样一族党就有可能像几年前一样,过几年以后就式微,这也是我们乐于看见的最终结果。可惜政治是依现实走,而不是客观的理智,当自由党,国家党 ,或 LNP 在竞争激烈的 Marginal Seat 面对和工党竞争祗差几百票就可以胜出时,党中央又如何能防止他们和一族党交易选票?


  一族党的再下一个测试点,将会是在下次的联邦大选,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联盟党在下次大概已不可能独立打败工党了,所以,联盟党唯一求胜的方法将是与一族党配票。配票本身是一把双刃剑,在您需要她时,她配票给您,但当她需要您时,您也得配票给她,所以,最后选票互换的结果也将助长韩珊一族党的气势!


  从华人(甚至整个少数族裔)来说,一族党的崛起最后受益的将会是工党,因为工党可以利用她来离间联盟党和少数族裔的关系,至于少数族裔如何来应付,这还真的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因为从政治现实来说,我们又如何能告诉联盟党说:就是丧失执政的机会你们也要和我们站在一起?所以化解这道难关,还得靠我们大家的智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