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除家庭暴力的祸害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倡权人士都在孜孜不倦地曝光这个问题,让它进入公众的视线。但我们不能到此结束。我们必须在工作场所继续努力,因为有三分之二遭遇家庭暴力的人大多数时间里都待在这些地方。


  现代工作场所已经不仅仅是我们去赚钱的地方;它们是我们除了自己家以外的“家”——常常充满关心我们的人。对很多女性来说,工作场所已经成为她们喜欢的避难所。然而,家庭暴力会给女性的工作能力造成巨大影响。


  一个来自维州的老师不幸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她最终成功逃离一段受虐的情感关系,但她的身心已经遭受重创,而且这件事让她损失钱财,还差点丢掉工作。


  处理这种情况意味着她很快会用完年假和病假,被迫休不带薪的假期,让自己的经济保障陷入风险。有一次她不得不缺席出庭,因为她无法承受请假一天被扣工资的损失,结果就是虐待她的前夫逃过了限制接近令(AVO),使她面临安全危险。直到后来她联系了工会,工作人员才通过协商,让她获得带薪家暴假。事实证明这个假期是一个宝贵的资源,帮助她开始了新生活。


  家庭暴力是需要我们全体社会成员齐心协力寻找解决方案的一种危机。作为家人、朋友、同事和雇主,我们绝不能对它视而不见,因为在15岁-44岁的女性群体中,家庭暴力是导致她们死亡、生病或者残障的最大因素。


  这就是为何工会成员会直面这个挑战的原因。我们现在正在准备提交给公平工作委员会的材料,要求增设10天的带薪家暴假期,把这项能够挽救生命的工作场所权益带给近200万名劳动者。


  虽然一些雇主指出,实施这个假期的成本会阻碍我们的工作场所体系在这方面加以改善,但事实上,家庭暴力已经每年让雇主和工作场所花费了210亿元。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不是把头埋进沙子里,而使给人们提供疗伤的机会,帮助他们走出暗无天日的“隧道”。


  目前约有1/12的劳动者有享受带薪家暴假的权利,我们需要确保所有澳人都能得到这种支持,所以工作场所就是改变现状的渠道,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我们不能再把家庭暴力当做私人问题而回避它,我们也不应该把它作为女性问题来对待。家庭暴力是一个影响所有行业的工作场所问题,所以我们有责任采取行动。


  除了维州和昆州政府外,现在有很多雇主都提供了这个假期,包括快达、澳电讯、国民银行和普华永道。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研究显示,带薪家暴假可以让员工卸下负担,对他们来说是积极的。


  (本文译自《雪梨晨锋报》 Dave Oliver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