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哈佛大学在录取过程中打着学生多元化的名义对亚裔学生设定高标准,涉嫌歧视一案,让人们再次聚焦美国大学的招生体质。亚裔孩子想要进入美国名校读书,是如此难而苛刻?!引起亚裔社区的广泛共鸣。

(哈佛大学 照片来源:波士顿记者李州)

 

“不是你不够优秀,是你的肤色拖累了你”

(哈佛学生 照片来源:波士顿记者李州)

 

亚裔学生要以比其他族裔有更高的成绩才能进名校的质疑早就存在。2009年普林斯顿大学就有研究显示,就SAT考试而言,亚裔需比白人高出140分、比拉丁裔高270分、比非裔高450分,才能进名校。

 

(“公平录取学生”组织主席Edward Blum接受美国中文网采访,照片来源:波士顿记者李州)

2014年,“公平录取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起诉哈佛,控告其违反了1964年人权法案,要求哈佛公开该校的招生纪录数据。该组织认为这些纪录显示了过去数十年来白人、非裔和西裔比更符合入学条件的亚裔有种族优势,优先获得录取资格。同时哈佛每年都会获得,超过5亿元的联邦资金,因而公众有权利看到这些数据。而哈佛则以保护学生隐私为由拒绝公开学生的相关录取文件。

 

“公平录取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位于弗吉尼亚州的非营利性组织,曾对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和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提起过类似的诉讼。此前,与针对白人学生Fisher 控告德州大学平权法案的官司中,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只要校方证明以其他方式无法实现多样性,大学招生官员可以继续以族裔作为招生录取因素之一。

(亚裔教育联盟主席赵宇空在波士顿演讲 照片来源:波士顿记者李州)

2015年亚裔教育联盟代表64个亚裔组织向教育部和司法部也对哈佛提起申诉,指控哈佛在录取亚裔的过程中限制亚裔学生的录取数量,涉嫌歧视。哈佛对此申诉再次进行了否认,表示学校的录取政策符合法律要求,是公平的,是把每一个申请者当作一个整体进行综合考量。

 

2017年美国司法部宣布,对哈佛等美国多所名校在招生过程中涉嫌歧视亚裔学生进行调查。哈佛大学也已按照司法部要求提供材料。

 

(波士顿联邦法庭 照片来源:波士顿记者李州)

今年4月对于哈佛是否需要公开其多年招生记录的听证会在波士顿联邦法庭举行,该案法官Allison Burroughs最终裁定部分记录仍保密,并要求控辩双方于6月15日递交更多法律文件,进一步说明各自观点。

涉歧视亚裔 哈佛校长:“不存在”

6月15日,针对“公平录取学生”组织向波士顿联邦法庭递交的法律文件,指控哈佛大学在录取时歧视亚裔。该校即将于今年6月30日卸任的校长Drew Faust向整个哈佛社区发送一封电邮中对此事做了回应,表示坚决维护哈佛的招生政策。Drew Faust称“公平录取学生”组织所谓的招生歧视是“不准确的”。

(哈佛校长Drew Faust 照片来源:哈佛毕业典礼截图)

“这些指控有误导性,并将无任何背景的数据有选择性地呈现出来。他们的意图是质疑本科招生过程的完整性,并推进分歧性议程。”Drew Faust表示,哈佛试图创建一个多元化的学生群体,招生中考虑多种因素,“哈佛的做法既合法又公平”。

 

对于哈佛校长的邮件Edward Blum拒绝发表评论,但表示“提交的文件将为自己说话。”

(公布的法律文件 图片来源:“公平录取学生”组织)

“公平录取学生”组织的律师表示,从2000年到2015年间的16万多名申请者中,他们已审查了数千份哈佛大学的申请资料和招生录取的内部文件和电子邮件。他们发现亚裔申请者的考试成绩、课外活动成绩都高于其他族裔的申请者,但录取人数却较低。同时亚裔申请者被描述成“标准性强”(“standard strong”),也就是缺少特色,与此同时表现出来的是忙碌和聪明。

 

“公平录取学生”组织还指出哈佛每年会与其他15所名校举行秘密会议,分享录取学生的种族信息。

当然哈佛也予以强硬回击。哈佛通过向法庭递交新的研究调查报告显示,哈佛并没有歧视亚裔申请者,认为利用种族让校园多元化是合法和公平的,虽然之前的哈佛内部研究机构经过调查显示,应该有更多的亚裔被录取,但哈佛表示这个调查报告是初步的、不完全的。

 

在今天递交的最新法律文件中,哈佛表示在去10年来亚裔入学率增长了29%,并没有受到不公正待遇。

 

另外,哈佛校方发言人Anna Cowenhoven反驳了原告的控诉,认为Blum与他所带领的“公平录取学生”组织提供的不完整数据分析带有强烈的误导性,却忽略了关键的数据,例如个人自述以及推荐信等。她同时表示,在录取的过程中,哈佛会对申请者按照五个标准进行打分,包括学术、课外活动、体育、性格以及总体,在该校的招生委员会中,招生官共有40人,其中一些是亚裔,录取委员会总结到,亚裔申请者要比其他族裔的申请者缺少个性。(在原告的法律文件中显示,亚裔在性格这项中分数是最低的。)

(公开的法律文件中部分内容被删节 照片来源:“公平录取学生”组织)

在今天提交的一些文件中仍有部分内容将被删节,波士顿联邦法庭法官Allison D. Burroughs将会最终决定哪一部分文件将作为公共记录公之于众。而该案也定于今年10月正式开庭审理。

哈佛亚裔录取率创新高 仍面临歧视指控

(哈佛2022届录取结果 照片来源:Harvard Crimson)

虽然就从这几年哈佛的录取结果上来看,亚裔学生的录取率成逐年增长趋势。就今年(2022届)来说,哈佛亚裔的录取率不仅再创新高,达到22.7%(2021届亚裔的录取率为22.2%),在录取的少数族裔中也是最多的(2022届亚裔录取率为22.7%,2021届为22.2%;2022届非裔录取率为15.5%,2021届为14.6%;2022届拉丁裔录取率为12.2%,2021届为11.6;2022届土著印第安人录取率为2%,2021届为1.9%)。这对亚裔学生来说的确是个好消息。

 

但其实从多年来的录取结果上不难看出,哈佛大学等名校在招生中,亚裔学生的录取率一直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比例,因此,对哈佛大学等名校在招生中是否对亚裔有隐形的配额,一直争议不断。

 

值得庆幸的是,近年来,哈佛面对多方控讼,加上司法部的介入调查,对哈佛产生不小的压力。从哈佛今年提前录取结果中亚裔录取率创新高,可看出积极维权的重要性。

很多时候当事人的不作为,就无法为自己争取权利。该案的判决对大学如何在招生中看待种族问题影响深远。亚裔不是想把自己和别的种族区分开来,而是要一个公正,不是片面的公正,更不要成为公正的牺牲品。这或许仍是一条漫长的维权之路,亚裔学生的录取率不可能一夜之间得到提升, 但如果亚裔不为自身的权益发声,那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身权益受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