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个人的高中毕业成绩不好,那么这样的学生可以被大学里教师相关专业录取吗?

答案是可以的。

这也是目前正出现在澳洲部分大学中的现象。

这一现象不仅给澳洲的教育质量敲响了警钟,还引起了各方的担忧!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一名学生以17.9分的低分被维州的一所大学录取,而另一所大学录取的最低分为22.1分。

澳洲联邦教育部长Simon Birmingham表示,澳洲人都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每一个学生都值得最好的教育,尽管分数并不是一切,但是这些数据也着实令人担忧。

他说:“我们的孩子应该配备高质量、高技能的老师。”

Birmingham表示,与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不同,联邦政府没有设定最低入学分数的权力。

但是联邦政府推出了一项读写和计算能力测试,要求教师专业的毕业生们必须确保自己的测试成绩排名在前30%。

Birmingham敦促各州和地区的大学要确保测试计划得以实施,并且要求大学只能承认那些通过测试的学生。

然而,澳洲教育联盟主席Correna Haythorpe说,在学业结束时进行测试是“错误的做法”。

她说:“应该在一个人进入大学教师课程之前,就弄清楚他是否满足条件,而不是在他即将要毕业时。”

Haythorpe表示,很多教育工作者们希望联邦政府能够率先引入“最低教学专业入门分数”。

“还需要建立问责机制,这样大学就不会采用走后门的方式了。”

尽管维州政府在2018年为教学相关专业设置了最低分数线(65分),并计划在2019年将该分数线提高至70分,但是维州的一些大学还是不顾最低标准,接受了分数很低的学生。

维州教育部长James Merlino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下令对所有大学入学数据进行紧急调查,以确保这些标准得到维护。

然而相关大学部门却强调,只有2%的教学专业学生的入学分数低于50分。

同时,大学部门表示,低分并不能代表学生的全部经历,只代表了很小一部分教学专业的招生情况。

澳洲大学首席执行官Catriona Jackson也表示,低分数是“极端异常值”。

Jackson表示,

“我们并不知道这些低分的学生在他们高中的最后一年经历了什么,他们有可能在最后一学年遭遇了一场悲剧,所以导致了分数考的不理想。”

“比如,一个年轻人在努力完成最后一年的学业时失去了父母,遭受了这样的打击后,他不应该被大学拒之门外。”

教师,一直是被视为神圣的教书育人的职业,

所以还是应该要高要求、谨慎一些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