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l考試逼殘了澳洲留學生,而在澳中國留學生的英文水平,終於也“一報還一報”的逼瘋了澳洲各大學的教授。

前段時間,Monash大學的Mojo News剛在官網上發布了一篇文章,題為“國際留學生面臨著語言關的掙扎”。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Monash藝術系Tutor表示,在教留學生的這個方面存在着一些困難,主要就是寫作水平這部分。

因為ta能夠很明顯的發現,很多留學生assignment的一部分英文是用Google直接翻譯過來的,這導致ta很難給他們打出合適的分數。

而最近根據《ABC》的報道,當中國留學生遇上澳洲教育。給這些大學教授,帶來的都已經不僅僅是些困擾,甚至讓他們都要瘋掉!

一位澳洲精英大學的高級人文教師講述了一段這樣的親身經歷。那天她收到了一封留學生髮來的郵件,希望能轉專業。

這對她來說,再熟悉不過,隨即邀請了這位學生來她辦公室面談以便更好的了解情況。可是到了約定好的時間,教授的門口卻出現了兩個身影,教授本以為陪同的是她的朋友。

結果一開口才明白,旁邊這個是留學生雇來的翻譯,而留學生本人則是非常緊張,口語能力極差!

一張嘴,直接給教授來了個開口跪,不由得驚呼這水平是怎麼讀完的大一這是通過了學校語言要求的學生嗎?就這英語水平是怎麼進的大學?學校怎麼把的關?

這英語說成這樣,根本沒法跟上澳洲正常的上課節奏也不管嗎?就想着留學生的錢,把他們當成產現金的奶牛、搖錢樹?

其實圈兒姐一看到《ABC》這尖銳的標題,又是罵留學生英語,又是直指澳洲大學就是拿留學生當搖錢樹的,就想直接開噴。

但是耐着性子一看,這種找英語好的朋友代發郵件,assignment被逼到窮途末路,擲出有道大法的事。

其實很多留學生也都思考過,為啥自己要麼在雅思達到了學校的要求,要麼在語言班裡通過了學校的試煉。

可實際用英語和local交流的時候還是磕磕巴巴,熬了幾個通宵完成的大作,也還是被直截了當一個P…

儘管校方也不可為不用心的提供了很多英語銜接課程和其他輔助課程,然而當我們在小組跟進小組作業和參與課堂交流活動時卻依舊舉步維艱。

媒體、教授天天吐槽留學生,可留學生心裡也很是無奈啊,一肚子的苦水不知道去哪訴說…

這的英語,為什麼和學的完全不一樣!

拿到7分的雅思,本以為留學之路,至少在英語這塊是穩了的。可是當聽到local地道的不張嘴發音時,印度小哥非常有節奏但完全get不到單詞的發音時,我強大的內心還是崩潰了。

原來之前練習時聽到的“字正腔圓”,就永遠只活在了聽力音頻里。而自己學到的英語的表達方式,也和澳洲人的實際操作有着很大的“出入”。

圈兒姐至今也無法忘記,剛踏上這片土地時,鄰居問我:“How are you?”我自信滿滿心想這個我回,擲出一套“Fine,thank you and you?”時對方的驚愕!

廣交世界朋友的夢破碎了

國內的朋友都以為我在澳洲的朋友圈子會是來自世界的各個角落,涵蓋了不同膚色、不同人種。

散開是澳洲多元文化的體現,聚在一起就是一個小聯合國。講真,我們一開始也都有抱着和其他國家小夥伴交朋友的想法,瘋狂social。

但後來發現,“外國人”非常重視自己的隱私,除了學習上簡單的交際之外,能夠有交際的範圍,能夠談論的話題還是非常有限的。

漸漸發現,朋友圈裡最近、最熟的朋友還是來自中國的小夥伴。沒人會為了練習英語而刻意有些彆扭、有些裝的去硬和朋友中英文混着溝通的。

久而久之,圈子固定,彼此講中文。

而偌大個澳大利亞,最後用的到英文的地方也就只剩,肯德基和麥當勞…

讀不完的抽象文獻

為了全方位的幫助我們學習知識,每門課除了愛的PPT之外,還會要求每周最少讀兩篇以上的學術論文。

假如每個學期4門課,一周8篇文獻,外加各種due。要想在保證完成due的前提下,讀完書單也就基本告別睡眠了。

就算鐵了心要都讀一遍,那些味同嚼蠟的文獻,絕對是讀了3分鐘就能走神10分鐘的節奏,讀文獻的時候,往往還會出現,每個單詞都認識,但主要內容愣是沒看懂的尷尬~

理不清的寫作邏輯

每個學期,少則1000多的assignment幾篇,多則來幾篇4000+的論文,這些都是小事兒,慢慢都會習慣的。

但是,每次熬了幾天,看的所有文獻都沒有用是什麼鬼啊!怎麼會背到找了一個星期的文獻,讀了幾十篇,沒有半個字是有用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文獻,開始構思,腦子裡總是會自動將想表達的觀點先用中文表達出來,才能夠翻譯成英文。

如果強行直接用英文表達,邏輯思維就會亂成一團麻,常識告訴我們,和表達方式不地道相比,論文完全沒有邏輯更加容易Fail啊~~

最後,只能無奈的一直用非常不地道的英文表達方式,一次一次的完成各種Due。吐槽歸吐槽,但是畢竟是留學在一個以英語為母語的國家,我們自己也清楚在這裡掌握好英語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