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DACA“梦想生”的大赦法案的争议还未解决,美国历史上最严苛的移民议案又出炉,1月初在白宫的支持下,众院共和党国会议员提出新的移民议案:大砍合法移民数量、终止链式移民、同时保障近百万“追梦人”免于驱逐出境。

这一议案若被通过,将成为自1920年以来对合法移民数量限制最严格的移民法案。家庭亲属移民将大幅减少,对于赴美生子的华人影响最大,之后配偶、父母、兄弟姐妹移民都困难,对于华裔移民来说,犹如灭顶之灾

“保障美国未来法案”(Securing America’s Future Act)

这一名为“保障美国未来法案”(Securing America’s Future Act) (H.R. 4760)的议案可以看到,2019年,美国将要砍掉42.3万的合法移民,这其中,亲属移民成了主要目标

上图红色方框内分别是:

美国公民的成年未婚孩子:原来每年22万,取消!

绿卡的配偶、孩子以及成年孩子:原来每年12万,归零!

美国公民的成年已婚孩子:原来每年5万,取消!

美国公民的亲兄弟姐妹:原来每年6.7万,取消!

美国公民的父母:原来每年17万,取消!

唯独不受影响的是:

美国公民的配偶:原来每年30万,保持不变,

美国公民的孩子:原来每年8.8万,也保持不变。

基于工作移民的人数,则由原来的13.7万,增加到19.5万人。

新提案将大幅度减少基于家庭的合法移民,以及基于抽签的移民。以所谓“多元化”(种族主义的多元化)名义为借口的排挤中印等国移民的抽签移民为美国带进了素质、背景毫无保障并将美国社会安全置于危境的群体,被取消是非常合理的

但家庭移民的大幅度减少则非常有争议。从灾难性的链式移民看,减少基于家庭的合法移民是合理的。比如,一个人在自己的祖国生了一堆孩子,甚至娶了一堆老婆,结果呢?一个人移民美国,就可以一步步地将十几个人甚至几十个人带到美国。如果该人的孩子们也有孩子了,那就更不得了。这不是危言耸听,在一些伊斯兰国家,确实存在这种情况。当然,如图所示,每年都会有总数的限制,情况可能不会那么糟。这个总数,起到了调节阀的作用。

当然,也有不错的,比如Employment-based preferences(基于职业的移民),从13万7千多增加到了19万5千多,增加了近6万。但是,如果通过技术移民到了美国,找对象却成了头大的问题,那,又有何用呢。

对华人移民系灭顶之灾

不可否认,很多中国留学生,毕业后留在美国工作后拿到绿卡,这部分人能为美国创造更多的价值。但现实是,移民美国的中国人,绝大多数都是通过亲属移民实现的。包括结婚移民、父母移民等,如果这条法律通过的话,绝对是重创华人家庭

1. 父母无法团聚

作为移民美国的年轻一代人,很多都是独生子女,孤身一人在美国奋斗,好不容易成为美国公民,第一件事就是把父母申请过来,让父母好好在美国安享晚年。

如果这条法律通过的话,多少年迈的父母,将要在中国孤苦伶仃走完人生最后旅程。

2. 赴美生子将减少

作为华人最早一批赴美生子的台湾人来说,很多人都已实现了“曲线移民”计划,现在拿美国绿卡在美国生活着。

而对于后知后觉的中国大陆父母来说,赴美生子是07年之后的事情,想要实现“曲线移民”至少需要10年,基本是无望了。赴美生子的动力减小了一半,以后赴美生子的人数恐怕会逐渐减少

3. 庇护人数减少

在古德拉特提出的版本中,每年的庇护人数从3.7万人变成1.8万人,足足减少了一半。

一旦实施的话,对于目前正在美国等待身份的这部分华人群体来说,将是重大的挫折,除非是具有极高的真实性,否则至少有一半原本可以拿到身份的人被拒绝,甚至被遣返

华人应勇敢发声

对这种法案,华人的态度应该明确:

1.从华人这个群体的整体利益角度考虑,已有两个提案都是有极大危害的

2.这两个提案的出现,证明了:诸多共和党人不只是反非法移民,他们真的连合法移民都不大想要了。他们不只是反极端宗教的渗透及和平演变,他们可能连非极端宗教的也不想要了;

3.对移民的控制是有必要的,有害美国进步文明的因素砍掉最好;

4.对家庭移民的苛刻限制是不应该的。

现在两党的做法,都非常让人失望。感觉基本是走极端的。像新法案,完全可以考虑得更细致,而不是一刀砍下去

律师表示,如果此法案获得通过,许多华裔美国公民再不能将自己的父母列为“直系亲属”的资格。

目前移民社区都将焦点集中在川普总统颁布有关移民的总统行政命令上,而国会的共和党正在起草各种会影响到所有合法移民的法案,总统行政命令只集中在处理现时的无证移民身上,许多华裔移民都依法排期,国会现在提案计划将合法移民每年的数额从现时的一百万人减至五十万人,必定会影响到正在合法等候的华裔移民家庭身上

因而华裔移民应向国会议员发出自己反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