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怡(Yi Cai,音译)今年25岁,来自中国,作为新移民,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在一家会计事务所任职,收入对于同龄人来说还算不错。

因为是独生子女,而且移民也很久了,3年前她计划先将自己的母亲接到墨尔本一同生活。因为当时的收入限制她只能担保母亲一个人,但是2017年因为工作能力得到认可,她升职加薪了,于是想要将自己的父亲也一起担保,这样一家人就可以在澳洲团聚。

申请递交后蔡怡就陷入了漫长的等待期,移民局没有给予她任何信息,直到今年4月初…

关于提高父母移民担保人的收入要求很突兀的开始施行,没有任何预兆,按照原有的规定,子女担保父母两人只需要年薪达到$35,793澳币即可,但是突然开始执行的新政策却将这个薪资翻了快两倍…子女年收入必须达到$86,607澳币才可以同时担保父母两人。这意味着蔡怡一家人团聚的梦想彻底破灭了。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蔡怡很失落的告诉记者::“我现在觉得无比绝望,我3年的等待都白费了,我的薪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86,607澳币的要求。达到了之后政策会不会又出现变化?一切都成了未知数。”

其实蔡怡的情况最近在很多新移民的身上都同样出现过,因为对收入要求的暴涨,很多人的父母无法顺利来到澳洲。

其中华人群体受到的影响最大,根据2015年的移民数据进行分析,中国人是获得澳洲家庭类签证最多的群体,中国公民拿到了超过11,000个签证名额,而印度人只有大约6000个。

很多移民中介的工作人员都表示,一大批中国客户都受到影响。

根据内政部的数据显示,大概有3万份父母担保移民的申请,但是澳洲政府今年仅仅发放了不到9000个,意味着大批申请者都处于漫长的等待期。

而且澳洲政府十分势利,父母移民签证分为两种类型,143付费移民和103费贡献类型父母移民,付费的等待期大约在2-3年之间,而非贡献类最高等待期可能为30年。

最为搞笑的是,不论哪种类型的父母移民申请都必须向内政部递交一份个人的收入担保文件,不仅要求子女有足够的收入,而且还要求子女有一定的银行存款。

为什么要求这些呢?政府是为了确定担保人能够承担父母初到澳洲10年内的社会保障开支。

如果这份收入证明是在4月1日之前提交给内政部的,那么还会按照原有的父母担保政策执行。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政府这种蛋疼菊紧的行为了,以蔡怡小姐举例,她在等待的3年时间里面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来自政府要求提交收入证明的信息。

但是政策刚刚更改,她马上接到了来自内政部的信件,要求她必须在28天内提交足以证明自己担保能力的收入证明…

明摆着就是不想让人通过…

新规对担保人的收入要求究竟提高了多少?

举几个例子:

老政策 担保人税前年收入 应交税款
担保一位父母 $45185 $6232
担保两位父母 $60247 $11127

1个担保人,担保父亲或母亲1人,至少要求年薪税前为$58,860,以前只需要$30,000。

2个担保人,担保父母双亲,至少要求合计税前年收入为$117,721.88,以前只需要$59,000。

也就是说,对担保人的收入要求比起以前翻了快一倍!

不仅如此,对于收入年限的要求也在延长,之前只需要两年,而现在需要3个财政年都满足这份收入…

这个新的收入要求适用于目前所有主要的父母移民签证,包括:

  • 173付费类父母临时签证;
  • 143付费类父母永居签证;
  • 864和884付费类年迈父母签证;
  • 103和804非付费类父母签证;
  • 以及835“剩余亲属”签证。

不仅因为申请条件以上所有的签证还要求担保人交一笔保证金(bond),并承诺会承担一定年限内父母的社会保障开支,保证金的数额和年限由具体的签证类型决定。

而从明年7月1日起,保证金的数额也将上涨,非付费类父母签证的保证金将由目前的$5,000涨到$7,500,付费类的保证金将由$10,000涨到$15,500。

另外,申请父母签证还需要提前交一笔签证申请费,以143付费类父母永居签证为例,申请费大概需要$4,000。

只能说,澳洲政府真的想钱想疯了!

这是澳洲削减移民的手段吗?

巧的是,在这个新规出台的时期,澳洲政府内部正在大肆讨论削减移民数量,包括前总理Tony Abbott在内的一些保守派人士都希望,将永居签证名额在每年190,000的基础上大幅减少,而内政事务部部长Peter Dutton也已经暗示,今年的移民数量会继续降低。

总而言之,以后无论是自己、还是让父母移民澳洲,都会变得更难。大家伙还是努力工作,争取涨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