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临时移民数量激增,与政府现如今对永居移民类政策的开支收缩相形见绌。

据数据统计,澳洲持过桥签证(bridging visa)(即正在等待新签证批下来的“过渡性”签证)的人口数量已突破历史新高。今年三月底,澳洲已有19万5千人持有过桥签证,内还有超过37000人不明国籍。

但据民政事务署(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数据,一年以前,澳洲有4万人不明国籍。在2014年,澳洲不明国籍人口数量接近9万人。

目前澳洲持有临时签证的人口数量超过220万——同样的,这也突破了历史新高。

澳洲移民机构Granger Australia总负责人乔纳森·格兰杰(Jonathan Granger)认为澳洲的移民系统非常“混乱”。

“每年,联邦政府能给予民政事务署的资源都非常有限。而且政府所推行的一系列改革政策其实都不是特别的完善。这也就使得不少安排工作会有所重叠,同一类型的签证在规定上还需进行多层处理。”曾任澳大利亚移民代理协会(Migration Institute of Australia)总部主席的格兰杰说道,“这也就导致了很多事情都被拖慢节奏了。”

去年,联邦政府在临时签证和绿卡这两类签证都推出了一定的改革政策。澳洲总理马尔康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曾公开发表声明,声称联邦政府计划将澳洲绿卡下发数量从每年的19万下降到每年的17万,并引入更为严格的签证审核系统与更为安全的数据库。

但在去年一年内,澳洲新增了15万持有临时签证的人口,其中有33000人为海外留学生。像海外留学生、背包客,还有持有过桥签证的人们,他们虽然都持有临时签证,但他们都有在澳洲工作的权利。

格兰杰表示,近年来,像技术类临时签证(以前俗称的457签证)、雇主提名签证和独立技术移民签证等的数量都有所增长。他认为,过桥签证数量激增,很可能是因为签证政策的变化与民政事务署资源的减少所造成的。

民政事务署发言人曾透露,在签证审核下批过程中,有很多因素会影响到他们的效率——

  • 同时间民政事务署所收到的签证申请数量;
  • 签证申请程序上的复杂性;
  • 签证申请人对事务署的工作是否积极配合;
  • 申请人是否符合健康、国家安全等的要求,或申请人是否具有一定特征需要工作人员谨慎关注。

“每月,事务署工作人员都会监察总结关于签证申请与下发的回馈、不同签证的申请趋势、签证等待时间的波动等数据。事务署希望能通过这些数据,预估未来还会有多少同类型的案件数量,并提升自身的业务效率与顾客体验。”发言人说道。

目前,澳洲境内还有37000名持有过桥签证的人不明国籍。民政事务署拒绝向外界公布更多有关信息。

格兰杰认为,签证政策的变化与民政事务署资源的减少或将导致有更多签证申请被拒,并有更多人因此走上行政上诉法庭(Administrative Appeals Tribunal)发起诉讼。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行政上诉法庭关于临时工作签证案件平均需要花费381天来处理,而在去年处理这类案件最多也只需要286天。

“目前,由于签证申请被拒数量激增,行政上诉法庭的工作量亦有所上涨。我们或许可以这样认为——这些签证申请数量暴涨带来的工作量和时间等成本都就这样传给了行政法庭去做。”格兰杰说道,“行政法庭仅仅是为了处理这些普通的签证问题,就浪费了不少司法资源了。

安永公司移民合伙人韦恩·帕西尔(Wayne Parcell)认为,在没有其它信息的情况下,我们其实很难判断过桥签证数量暴涨的缘由的。

“可能是因为不同类别签证申请率激增,又可能是因为拒签率尚较为客观。现在的签证审核等待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帕西尔说道。

帕西尔表示,现在他所负责的持有过桥签证的客户,在需要来澳洲旅游(比如说出差或者看望家人)的时候,都需要申请别的过桥签证。这也会加大民政事务署的行政压力。

“如果有很多人现在已经持有多种入澳的签证(比如说多种不同类型的过桥签证等),那么我觉得,裁减一定数量的过桥签证是合理的。”帕西尔说道,“这样就会减少民政事务署的行政压力,且能提升我们的客户服务体验。”

本周二(5月22日),民政事务署官员向参议院递交一份评估报告,报告显示,在2016-17财政年间共下批183608个签证,而在这年度截止至4月30日,共下批138086个签证。

他们表示,由于现在对国际数据的技术更为发达,某些签证申请者所面临的风险或更大,像技术性移民、家庭移民这类的签证申请都更为复杂。

“当我们把之前那些一个个移民数据连接到智能数据库与其的一个完整风险系统中时,在检查人口数据的时候会看到更多的问题。这些问题都要处理掉才行。”民政事务署部长迈克尔·普兹罗(Michael Pezzullo)说道。

普兹罗表示,由于系统的敏感性,他并不会透露过多相关信息,“它们都是实时、智能的数据检查系统。每次发现问题时,所负责的官员都要去解决它,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要花费的时间和成本会更多。”

普兹罗介绍道,这个严格的系统在2014-15财政年开始引入,并在2015-16财政年开始有所加紧。而近期这个签证下放数据也仅超过138000一点点,这也预示着本年度财政年结束时,签证下放数量将缩减2万。目前已下发的签证中,有91302为技术移民签证,44193为家庭签证,2591为亲子担保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