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很多中国家长的理想,

即便移居海外,很多华人家长,依旧会用“成绩”要求孩子,家中如果出了一个“学霸”的孩子,对于父母来说不仅是教育成功的证明,也是他们的骄傲。

然而,居住在美国的一对华人中产精英夫妻怎么也想不到,

自己骄傲了十几年的,邻里街坊都羡慕的“学霸”儿子,却在考上名牌高校,登上人生巅峰的第一阶时,狠狠摔落,成为阶下囚…

 

1.从名校骄子到黑帮枪手

2006年5月的一天,段女士(化名)接到了一则来自圣地亚哥警方的电话,在电话中,警察告诉她:

她从小品学兼优的儿子华一鸿,居然参与了一场黑帮械斗,还开枪打伤他人,

如果不是警察提早赶到阻止,华一鸿可能直接丧命当场!

 

这一个消息,对段女士来说不啻于一个晴天霹雳她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懂事听话,学习能力出众的儿子华一鸿,居然会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即便用今天的标准来评判,华家在华裔移民家庭中,也是标准的精英家庭:

华一鸿的父母,华先生和段女士是原籍浙江的早期台湾留学生,大学时移民美国。

其中段女士是分子生物学博士,在南加州大学从事创伤治疗研究;父亲则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房地产企业家,华一鸿的姐姐则是一名律师

用中国的观念来看,华一鸿的家庭是传统的书香门第;在美国社会阶级,也绝对是不愁吃穿的富裕中产阶级

1984年,华一鸿出生时,父母为他取名“一鸿”,就是希望他能一展宏图,实现青云之志。

(华一鸿全家福,图片来源:网络)

而华一鸿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从小一直都是邻里羡慕的优秀孩子:

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全美著名的精英高中特洛伊高中,入选该校著名的奥林匹克队,还曾代表学校参加过科学奥林匹克,获得一次冠军、一次第四名

除此之外,华一鸿还曾代表加州参加全美学生工程比赛,获两届全美冠军,一届亚军。

(华一鸿的高中母校特洛伊高中,图片来源:网络)

因为成绩优异,华一鸿被父母的母校南加州大学提前录取,这所学校也是全美Top25的著名大学,华一鸿在该校攻读电子工程专业

然而,一场对于段女士突如其来的械斗,完全毁掉了段女士对儿子未来的期望。

2.从天子骄子到阶下囚

在医院接受了抢救治疗、等待情况稳定后,华一鸿被转到圣地亚哥监狱,他的父母也终于被警方批准探望。隔着玻璃墙,段女士才第一次见到了“死里逃生”的儿子:

墙的另一侧的那个年轻人,支撑脖子的颈托,脸上淤血肿胀,嘴唇撕裂,眼睛鼻子布满伤痕,段女士根本不敢相信,这个狼狈不已的青年,就是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

从监狱探视儿子返家的路上,华母痛心难忍,泪如雨下…这个时候,她想起了前几天,华一鸿跟自己要去“帮朋友一个忙”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华一鸿口中的“帮忙”,居然是帮自己的黑帮朋友讨债!

 

然而,面对父母的痛心和不解,华一鸿却表现得很平静。

等他情况稳定后,警方问了他各种问题,他对个人问题毫不避讳,但当警察询问他关于他所处的华青帮的内容时,却闭口不谈,

检方为了挖出更多黑帮细节,于是威胁他称,他将以三项意图谋杀指控,一项入室抢劫指控,一项故意伤害指控被起诉,其中两项罪名都足以让他被判终身监禁;但华一鸿却表示,他不愿意透露黑帮信息,是怕父母遭到报复。

华一鸿的态度最终感动了检方,最终,华一鸿在签署了认罪协议后被判13年的监禁。

 

华一鸿的姐姐是一名律师,她对弟弟的认罪表示认可,还反过来劝至今无法相信的母亲,说弟弟要为此负责。

最后,在家人的目送下,25岁的华一鸿,走向了看守森严的监狱…

3.洗心革面,道出真相

在监狱的11年里,华一鸿认罪态度良好,还救助了一名狱友的生命。因为这些表现,他终于在2017年准许假释出狱。

(华一鸿,图片来源:网络)

出狱后的华一鸿,举办了一场公开演讲,正面面对自己的母亲,家人,和所有对自己“误入歧途”不理解的人们,第一次说出了自己“堕落”的真相:

原来,少年时的华一鸿,之所以从名校骄子,沦落为黑帮枪手,是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从幼小时背负的中国式教育的家庭压力。

 

华一鸿说,自己的童年记忆中,很少是快乐的。在他的眼中,父母忙于事业和工作,和他没有什么沟通交流,只会一味地把梦想强加给自己,使他慢慢在成长历程中感觉痛苦,与家人产生隔阂,甚至一度出现语言退化的倾向。

而在学校,由于成绩优异,华一鸿甚至被当成“异类”,被孤立乃至霸凌,却没有任何人对他伸出援助之手。

可当华一鸿主动想和父母交谈自己的压力和痛苦时,本应积极疏导的父母,此时却对华一鸿说:

“你的父母从中国千里迢迢地移民到这里,最终能够在一个陌生的国度站稳脚跟,都是靠着自己去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你也不该这么软弱,而应该自己克服困难!

这一番话,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

 

为了寻求“安全感”,华一鸿加入了大学的兄弟会,又通过兄弟会,加入了当地“富有名华人黑帮华青帮

华一鸿如今回想起来,自己当时,距离彻底堕落,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我在黑帮中陷的不算太深,总有什么东西在拉着我。但我确实成为黑帮的成员,在帮会里有不少朋友,经常跟他们到外面混,对他们非常尊重。我想如果时间再长一些,我肯定会和他们一样了。”

幸好,那场几乎要让他死掉的黑帮械斗,却反而“救了他”他向记者回忆:

“在我21岁的时候,有个人因为毒品抢劫了我们的一位成员,于是我们闯入他家进行报复,结果演变成枪战,两名受害者中枪。

我和一名对手争夺枪支时,被殴至昏迷。之后警方赶到,两方人员全部逃走,只有我因为昏迷不醒,被警方逮捕。没有被打死,我真是太走运了。”

 

华一鸿说,他的经历告诉许多华人家长:其实很多华裔的孩子,像他一样,堕落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经济原因,而是缺乏认同感,童年不幸福。

他直到入狱后,才知道自己有深刻的忧郁症,原因来自于父母给与的压力与不信任,又对孩子缺乏必要的关爱

另一方面,自己作为华裔孩子,又很难融入社区,最终反而是在那些“教自己开枪、教自己做坏事的”华裔黑帮分子上,寻找认同感。

华一鸿的母亲也在现场承认:父母不是完美的,尤其是作为第一代移民,她和丈夫只想着为孩子建立一个好的生活条件,却忽视了儿子面临的心理问题。

 

(图片来源:侨报网)

最后,华一鸿在讲述自己经历的演讲最后中说:

如今许多华人黑帮,不仅会吸收那些在美国长大的、缺乏认同感的华裔小孩,也会将“魔爪”伸向一些年纪小的留学生,他劝告这些华裔孩子们,千万不要走上自己的老路。

他说,帮派组织看起来有点“酷”,沾染上以后,却是终身洗不掉的痕迹,因此应远离。

虽然到异国求学会感到孤独和不适应,不过要相信自己,不要被别人的话语和自己的思想限制住,保持希望,相信自己能够实现梦想。

说完这些后,他跪倒在地,深深忏悔…

(图片来源:侨报网)

最后,

华一鸿的故事,其实是很多华人家庭的极端教育方式的反思,

正如华一鸿的母亲所说,许多中国家长,只一味地关注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物质条件,但在他们遭到校园霸凌时却缺乏必要的警觉,甚至告诉孩子,“你只要成绩好,就不用被欺负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的是,学校并不是一座象牙塔,而是一个更小、更容易滋生校园暴力的小社会,正如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

在美国高校,亚裔学生一直是校园霸凌的目标:美国心理研究协会(APA)的数据报告显示,17%的亚裔学生表示他们曾被人欺凌,其中54%的学生在课堂上受到过校园欺凌。

2013年,一位名叫邓俊贤(音译)的亚裔孩子,就在学校“兄弟会”的入会仪式上,被霸凌致死;由于事情牵扯到整整37人,三年调查后,仅仅只有五名被告领刑。

而在澳洲,这样的校园霸凌虽然不及美国一样严重,但在澳洲的华裔孩子,同样生活在父母过高的期望和现实的无情打击下,出现情绪崩溃的情况。

在这里,小编只想说:

虽然期盼孩子成才,出发点也是为了孩子着想,但“中国式教育”漠视孩子心理的做法,只会让孩子内心的空缺越来越大;

即使孩子长大承认,这种心灵的空缺也会一直陪伴他们,让他们无法以正常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孩子,最终酿成华一鸿一样的苦果。

所以,希望所有的父母们,无论身在何方,也多给孩子们一点关心和爱,少一些唠叨,多一点关怀,不要让华一鸿的悲剧,再度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