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很多中國家長的理想,

即便移居海外,很多華人家長,依舊會用“成績”要求孩子,家中如果出了一個“學霸”的孩子,對於父母來說不僅是教育成功的證明,也是他們的驕傲。

然而,居住在美國的一對華人中產精英夫妻怎麼也想不到,

自己驕傲了十幾年的,鄰里街坊都羨慕的“學霸”兒子,卻在考上名牌高校,登上人生巔峰的第一階時,狠狠摔落,成為階下囚…

 

1.從名校驕子到黑幫槍手

2006年5月的一天,段女士(化名)接到了一則來自聖地亞哥警方的電話,在電話中,警察告訴她:

她從小品學兼優的兒子華一鴻,居然參與了一場黑幫械鬥,還開槍打傷他人,

如果不是警察提早趕到阻止,華一鴻可能直接喪命當場!

 

這一個消息,對段女士來說不啻於一個晴天霹靂她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懂事聽話,學習能力出眾的兒子華一鴻,居然會做出這樣傷天害理的事!

即便用今天的標準來評判,華家在華裔移民家庭中,也是標準的精英家庭:

華一鴻的父母,華先生和段女士是原籍浙江的早期台灣留學生,大學時移民美國。

其中段女士是分子生物學博士,在南加州大學從事創傷治療研究;父親則是當地小有名氣的房地產企業家,華一鴻的姐姐則是一名律師

用中國的觀念來看,華一鴻的家庭是傳統的書香門第;在美國社會階級,也絕對是不愁吃穿的富裕中產階級

1984年,華一鴻出生時,父母為他取名“一鴻”,就是希望他能一展宏圖,實現青雲之志。

(華一鴻全家福,圖片來源:網絡)

而華一鴻也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從小一直都是鄰里羨慕的優秀孩子:

他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全美著名的精英高中特洛伊高中,入選該校著名的奧林匹克隊,還曾代表學校參加過科學奧林匹克,獲得一次冠軍、一次第四名

除此之外,華一鴻還曾代表加州參加全美學生工程比賽,獲兩屆全美冠軍,一屆亞軍。

(華一鴻的高中母校特洛伊高中,圖片來源:網絡)

因為成績優異,華一鴻被父母的母校南加州大學提前錄取,這所學校也是全美Top25的著名大學,華一鴻在該校攻讀電子工程專業

然而,一場對於段女士突如其來的械鬥,完全毀掉了段女士對兒子未來的期望。

2.從天子驕子到階下囚

在醫院接受了搶救治療、等待情況穩定後,華一鴻被轉到聖地亞哥監獄,他的父母也終於被警方批准探望。隔着玻璃牆,段女士才第一次見到了“死裡逃生”的兒子:

牆的另一側的那個年輕人,支撐脖子的頸托,臉上淤血腫脹,嘴唇撕裂,眼睛鼻子布滿傷痕,段女士根本不敢相信,這個狼狽不已的青年,就是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兒子…

從監獄探視兒子返家的路上,華母痛心難忍,淚如雨下…這個時候,她想起了前幾天,華一鴻跟自己要去“幫朋友一個忙”

可她萬萬沒想到的是,華一鴻口中的“幫忙”,居然是幫自己的黑幫朋友討債!

 

然而,面對父母的痛心和不解,華一鴻卻表現得很平靜。

等他情況穩定後,警方問了他各種問題,他對個人問題毫不避諱,但當警察詢問他關於他所處的華青幫的內容時,卻閉口不談,

檢方為了挖出更多黑幫細節,於是威脅他稱,他將以三項意圖謀殺指控,一項入室搶劫指控,一項故意傷害指控被起訴,其中兩項罪名都足以讓他被判終身監禁;但華一鴻卻表示,他不願意透露黑幫信息,是怕父母遭到報復。

華一鴻的態度最終感動了檢方,最終,華一鴻在簽署了認罪協議後被判13年的監禁。

 

華一鴻的姐姐是一名律師,她對弟弟的認罪表示認可,還反過來勸至今無法相信的母親,說弟弟要為此負責。

最後,在家人的目送下,25歲的華一鴻,走向了看守森嚴的監獄…

3.洗心革面,道出真相

在監獄的11年里,華一鴻認罪態度良好,還救助了一名獄友的生命。因為這些表現,他終於在2017年准許假釋出獄。

(華一鴻,圖片來源:網絡)

出獄後的華一鴻,舉辦了一場公開演講,正面面對自己的母親,家人,和所有對自己“誤入歧途”不理解的人們,第一次說出了自己“墮落”的真相:

原來,少年時的華一鴻,之所以從名校驕子,淪落為黑幫槍手,是因為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從幼小時背負的中國式教育的家庭壓力。

 

華一鴻說,自己的童年記憶中,很少是快樂的。在他的眼中,父母忙於事業和工作,和他沒有什麼溝通交流,只會一味地把夢想強加給自己,使他慢慢在成長曆程中感覺痛苦,與家人產生隔閡,甚至一度出現語言退化的傾向。

而在學校,由於成績優異,華一鴻甚至被當成“異類”,被孤立乃至霸凌,卻沒有任何人對他伸出援助之手。

可當華一鴻主動想和父母交談自己的壓力和痛苦時,本應積極疏導的父母,此時卻對華一鴻說:

“你的父母從中國千里迢迢地移民到這裡,最終能夠在一個陌生的國度站穩腳跟,都是靠着自己去解決一個又一個難題。你也不該這麼軟弱,而應該自己克服困難!

這一番話,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棵稻草。

 

為了尋求“安全感”,華一鴻加入了大學的兄弟會,又通過兄弟會,加入了當地“富有名華人黑幫華青幫

華一鴻如今回想起來,自己當時,距離徹底墮落,其實只有一步之遙:

“我在黑幫中陷的不算太深,總有什麼東西在拉着我。但我確實成為黑幫的成員,在幫會裡有不少朋友,經常跟他們到外面混,對他們非常尊重。我想如果時間再長一些,我肯定會和他們一樣了。”

幸好,那場幾乎要讓他死掉的黑幫械鬥,卻反而“救了他”他向記者回憶:

“在我21歲的時候,有個人因為毒品搶劫了我們的一位成員,於是我們闖入他家進行報復,結果演變成槍戰,兩名受害者中槍。

我和一名對手爭奪槍支時,被毆至昏迷。之後警方趕到,兩方人員全部逃走,只有我因為昏迷不醒,被警方逮捕。沒有被打死,我真是太走運了。”

 

華一鴻說,他的經歷告訴許多華人家長:其實很多華裔的孩子,像他一樣,墮落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經濟原因,而是缺乏認同感,童年不幸福。

他直到入獄後,才知道自己有深刻的憂鬱症,原因來自於父母給與的壓力與不信任,又對孩子缺乏必要的關愛

另一方面,自己作為華裔孩子,又很難融入社區,最終反而是在那些“教自己開槍、教自己做壞事的”華裔黑幫分子上,尋找認同感。

華一鴻的母親也在現場承認:父母不是完美的,尤其是作為第一代移民,她和丈夫只想着為孩子建立一個好的生活條件,卻忽視了兒子面臨的心理問題。

 

(圖片來源:僑報網)

最後,華一鴻在講述自己經歷的演講最後中說:

如今許多華人黑幫,不僅會吸收那些在美國長大的、缺乏認同感的華裔小孩,也會將“魔爪”伸向一些年紀小的留學生,他勸告這些華裔孩子們,千萬不要走上自己的老路。

他說,幫派組織看起來有點“酷”,沾染上以後,卻是終身洗不掉的痕迹,因此應遠離。

雖然到異國求學會感到孤獨和不適應,不過要相信自己,不要被別人的話語和自己的思想限制住,保持希望,相信自己能夠實現夢想。

說完這些後,他跪倒在地,深深懺悔…

(圖片來源:僑報網)

最後,

華一鴻的故事,其實是很多華人家庭的極端教育方式的反思,

正如華一鴻的母親所說,許多中國家長,只一味地關注給孩子創造一個好的物質條件,但在他們遭到校園霸凌時卻缺乏必要的警覺,甚至告訴孩子,“你只要成績好,就不用被欺負了”,

他們根本不知道的是,學校並不是一座象牙塔,而是一個更小、更容易滋生校園暴力的小社會,正如有陽光的地方,就有陰影。

在美國高校,亞裔學生一直是校園霸凌的目標:美國心理研究協會(APA)的數據報告顯示,17%的亞裔學生表示他們曾被人欺凌,其中54%的學生在課堂上受到過校園欺凌。

2013年,一位名叫鄧俊賢(音譯)的亞裔孩子,就在學校“兄弟會”的入會儀式上,被霸凌致死;由於事情牽扯到整整37人,三年調查後,僅僅只有五名被告領刑。

而在澳洲,這樣的校園霸凌雖然不及美國一樣嚴重,但在澳洲的華裔孩子,同樣生活在父母過高的期望和現實的無情打擊下,出現情緒崩潰的情況。

在這裡,小編只想說:

雖然期盼孩子成才,出發點也是為了孩子着想,但“中國式教育”漠視孩子心理的做法,只會讓孩子內心的空缺越來越大;

即使孩子長大承認,這種心靈的空缺也會一直陪伴他們,讓他們無法以正常的方式,對待自己的孩子,最終釀成華一鴻一樣的苦果。

所以,希望所有的父母們,無論身在何方,也多給孩子們一點關心和愛,少一些嘮叨,多一點關懷,不要讓華一鴻的悲劇,再度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