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的一天,早上八点半,我准时来到停车场,与驾校教练见面。今天,是我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参加路考的日子。屈指算来,从上第一节交规理论课开始,已经过了小半年。没办法,在这所驾校中,华人学员众多,只能耐心地排队练车、考试。现在,终于可以路考且有望拿到欧盟驾照了,心里不免有些小激动。天气也相当不错。来驾校的路上,瞥了一眼金色晨光笼罩下的城堡山、链子桥、没过岸边台阶的多瑙河水,竟然自言自语了一句:“早上好,布达佩斯!”教练已经在等我了。他是一位胖乎乎的匈牙利人,年龄应该比我小一些。车里还有一个中国人,也是今天要参加路考的。寒暄过后,令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教练竟然低声对我说:“红,你今天要给考官钱吗?”

我的身体像被电击了一下,又像吃了苍蝇一样感到恶心!“我从来不知道还要干这个。这是规矩吗?”我盯着教练的眼睛。“倒也不是规矩。但是我以为你们中国人都知道这个。”

其实,我并非对此闻所未闻。在本地华人微信群中,堂而皇之地讨论过这个问题,且有人在理论考试中“实践”过。至于“实践”的结果如何,我并没关注,也不是太感兴趣。因为,我从未想过要通过行贿的方式获得驾照。一方面,我对自己的学习能力、驾驶行为有信心;更重要的是——如果仍要以很多中国人习惯的思维方式行事,我就没必要选择移居欧洲了!

“是的,可能有很多中国人这么做。但是,我认为这么做是不对的,也是违法的。”我坦诚地对教练说。“对对对,你没必要必须这么做,考试也应该没问题。”匈牙利教练回答,语气急促,显得有些着急。坐上车,到了考场,开始等待考官的到来。

拒绝行贿时理直气壮,其实内心还是极为忐忑的。匈牙利固然是欧盟国家,亦有深厚的现代文明底蕴,但法治水平、政府清廉程度、公民素养较西欧、北欧国家还是有较大差距。官员受贿、腐败丑闻屡有发生,据说匈牙利人对此的容忍度也较高。

网上流传过不少驾校塞红包的段子

而且,我所在的驾校华人扎堆,匈牙利教练们都会说几句简单中文,考官们也与华人学员频繁打交道。不知道中国人的思维习惯、行事方式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这些匈牙利人,但“近墨者黑”这句老话应该还是有道理的。更何况,如前所述,匈牙利社会本身也不那么白。无论是整个社会还是普通个体,由野蛮迈向文明,是很艰难、曲折的过程,而堕落起来往往却很快。

考官还没有到来。等待的时间越长,我越不安。“说实话,我有些担心。”我对坐在身边的教练说,“如果是因为我没有给考官钱而没有通过这次考试,那么是不公平的。”“我觉得你不用担心。我刚才看了一下,今天的考官是一个正常人(normal guy)。”

“好吧。我信任你!也相信匈牙利人!”

教练没说话,只是笑了笑。显然,他很不愿意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布达佩斯夜景

考官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士,衣着普通,像很多匈国人一样,温和且礼貌。他微笑着用中文说“你好”,仔细检查了路考所需的所有证件和文件。一同坐上了考试车,教练说:“你就像平时练的那么开就行。”一路上,他和考官不住地用匈语说话,也不知道有没有谈到“钱”的问题。而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好好开车。我已经想好了,如果这次不通过,那么就再考一次;实在不行,我就去上英语驾校,通过不受那些中国人影响的教练、考官去考试,反正绝不会去塞钱!我还想了是不是要去申诉、爆料,以及这么做会得罪多少同胞。。。

匈牙利圣安德烈

四十多分钟后,驾车回到了考场。宣判我命运的时刻到了!这时候,反而不是那么紧张了——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付出了最大努力去做事,结果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考官把打分纸递给教练,教练看了一眼:“红,你通过了!” 考官也伸出手:“恭喜你!”心里的大石头落地,整个身躯都放松了。考场外的道路上,铺满了金色阳光。如今,行驶在布达佩斯街头,每逢主动减速让其他车辆并线而对方打双闪表示感谢后,心里都会有一些小感动。一个社会,就是要不断给那些恪守公正、规则的人以希望,才能变得越来越文明。这个社会的人们,也会真正生活的越来越平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