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小聪明,最终害了自己

华人移民海外,要么靠能力,要么靠财力,怎么说,都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移民后,想在异国他乡站稳脚跟,打拼出一份家业,更是需要付出勤奋持久的耕耘。然而,近日来,一些华裔移民家庭在海外被“抄家”的新闻,让不少华人看得心有戚戚焉。没收财产并遣返,或许是一个移民家庭最惨痛的下场了。落得此种悲剧结局的华裔家庭,究竟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深渊的?在加拿大,怎样的行为可能导致财产被没收?

洗钱的内衣店老板

今年58岁的陈喜林(Xilin Chen 音译)当年第一次雄心勃勃地踏上美国的土地时,断然没有想到自己人到中年,竟然会沦落至这步田地:美国公民身份被撤销,多栋房产被没收,420美元的财产充公,在家中监禁满12个月后,立即遣返回中国。

本来,儿女双全、家大业大的陈喜林以为,自己可以在美国安度晚年。就算要回中国,应该也是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可现实是,一年后陪伴他回乡的,只有一身骂名了。

法庭上,陈喜林恳求法官,让他在监禁之前先回中国两个星期,因为他在中国的老母亲身体状况不容乐观,恐怕活不了多久了,他想回去看母亲最后一眼,再尽一次孝。4年前,陈喜林的女儿陈爱霞(AixiaChen 音译)已经在警方实施抓捕之前,逃回了中国,检方不可能让陈喜林有这样的机会。

在法庭的认罪协议中,陈喜林乖乖上缴财产,作为交换,检方撤回了对他女儿陈爱霞的起诉。可怜天下父母心,可一开始,将女儿拉入这趟浑水的,也是陈喜林。

陈喜林是从广东移民到美国的。表面上,他只是个做小生意的华裔老板,在美国洛杉矶的时装一条街经营着两家内衣店。唯一让人生疑的是,他开的两家内衣店生意并不怎么好,连店门口的招牌都已经锈迹斑斑,但是,陈喜林家突然有一天就住上了大别墅,开上了凌志和宝马。

陈喜林被警方逮捕前居住的豪宅是在2012年花115万美元购买的。那一年,他拿到了美国公民身份。 陈喜林安排自己家里老老小小近十口人住在这栋宅子里。据附近邻居介绍,这一家人为人谦和低调,很少和邻里来往,可能是因为老人不会说英语的缘故。邻居们并不知道,这个平日里看起来和善的内衣店老板,实际上一直在为当地的墨西哥毒枭洗钱。

毒贩用毒品交易得到的钱,大量购买陈喜林店里的内衣,再把这些内衣运往另一个国家销售,得到的资金再交给毒贩组织。靠这样的方式,陈喜林在几年的时间内发家致富。直到有一天,一个假扮成毒贩的美国联邦探员来到他的店里。1万多美元的现金摆在眼前,陈喜林没有多想,就跳进了圈套。

大量武装警察冲进陈家豪宅,逮捕了陈喜林和他的儿子陈创丰(Chuangfeng Chen),并对藏匿中国的陈爱霞发出追捕令。随后,陈喜林名下另外4栋房产也遭到警方调查。最后,陈喜林的两栋住宅和一栋商业楼被没收。

不小心走错一步,房子、车子、半辈子累积起来的财富,便可能一夜之间易主,而自己和家人在海外的前途也彻底断送。在经历过这样的浩劫后,毕业于加州伯克利大学的陈爱霞,和毕业于雪城大学的陈创丰,将如何面对今后的人生?

和毒贩子打交道,听起来和大多数华人的生活还是有距离的。但是微商、私厨这样渗透在我们生活中的生意,也可能出大问题。

微信上卖海鲜的夫妇

当马绍岩(Shaoyan Ma,音译)和宋晓云(Xiaoyun Song,音译)夫妇被逮捕的消息传开时,新西兰惠灵顿的华人们都震惊了。这对夫妻在当地华人圈无人不知,他们常年在微信上兜售高档、珍稀海鲜,那些中国人爱吃、但在新西兰超市买不到的海鲜种类,都可以在他们手里买到。很多海鲜都是马绍言亲自下海捕捞。因为量大货全、价格也颇具竞争力,在惠灵顿的华人只要想买海参鲍鱼,第一个就会想到马氏夫妇。大多数的华人在消费时,并没有想过这些海鲜的来源是否合法。

在新西兰,法律规定,个人每日海参持有量限额为50只。陈氏夫妇的持有量,早已远远超过了法律的限制。在收到举报后,渔业部门的执法人员来到陈氏夫妇的住址破门而入,查获大量新鲜和风干的海参,以及脱水器具和海鲜加工袋。新西兰初级产业部则截获了两人的手机短信,取得两人非法售卖海鲜的证据。马氏夫妇被告上法庭。

法院认为,这对华人夫妻在微信上售卖海鲜已经达到中型商业的规模。经调查,两人的售卖海鲜获利超过16万纽币。而在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两人却在申报财产时,故意隐瞒实际收入,谎称自己生活困难,以此骗取到了政府的福利金。

最后,法院判决没收陈氏夫妇的27万纽币的财产,其中包括他们在惠灵顿的房产。陈绍岩被判在家监禁半年,宋晓云被判社区监禁4个月,两人3年内禁止涉足渔业。

BC省民事 

财产没收条件

在加拿大,华裔被没收财产的案例也并不鲜见。

据温哥华的姜凌律师介绍,根据BC省的民事财产没收法案(Civil Forfeiture Act),没收财产一般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财产是犯罪所得利益,另一种是财产是犯罪工具。

第一种很好理解。第二种情况的例子别有用于种植大麻的房屋被没收,用于从事卖淫嫖娼的房屋被没收,用于运送毒品的车辆被没收等。

2011年轰动一时的13名华裔飙车事件,很多人可能还有印象。12男1女驾驶13辆总价值超过200万元的超级跑车,在列治文99号公路涉嫌以时速180-200公里飙车,遭到警察截停扣押。当时,警方因为没有足够的刑事证据,没有起诉13名驾驶者。但是,BC省民事财产没收办公室(BC Civil Forfeiture Office)则表示,要将其中5辆涉及极度超速行驶活动的名车没收充公,包括两辆兰博基尼、一辆日产GT-R、一辆奔驰SLS、一辆阿斯顿马丁DB9。不过几名华裔车主都选择上诉,最后只有一辆兰博基尼被充公拍卖。

2012年,温哥华有一名华裔女子付了一部分首付贷款购买了一辆宝马汽车。结果,她的弟弟把宝马车借走,在路上飙车,被警察抓到。这辆宝马车最终被BC省民事财产没收办公室没收,华裔女子曾想上诉,但错过了上诉期限。因此她只能在没有车的情况下,继续偿还车辆贷款,直到还清。

去年6月份,BC省民事财产没收办公室向BC省最高法院递交申请,以涉嫌用于从事犯罪、暴力行为以及洗钱等非法活动为由,没收位于列治文8880sidaway road,属华裔Wen Feng 所有的一栋价值500万加元的豪宅。这栋建于2010年的豪宅建占地2英亩,房屋本身有1.34万尺,有8间卧室,11个浴室,6个停车位。一楼有两个套房,二楼的6间套房也全部带有自己的衣帽间。豪宅有可供开大型聚会的大厅,附带冷气设施、室内游泳池、桑拿房和影音房,还有三个厨房。2016年,该豪宅仅地税就要交1.4万加元。

这栋豪宅多年来“劣迹斑斑”,被BC省民事财产没收办公室盯上并不奇怪。

2015年12月,BC省博彩局(B.C. Lottery Corporation)接到举报,指该住宅是地下赌场。

2016年4月,列治文皇家骑警接到匿名报警电话,称有人被作为人质关在该住所内,随时有生命危险。警方进入该住宅后,发现有15人在聚众赌博,并在房内找到赌博用桌、大量赌注筹码、点钞机等赌博用具,且赌博桌上方安置了“复杂的摄像监视系统”。

2017年5月,一人在该住宅内遭到刺伤后被送往列治文医院就医。警方在接到报告后对该住宅进行搜查,发现住宅内有25人在“喝酒,跳舞”,且厨房垃圾桶内弃有“被血浸透的餐巾纸和毛巾”。住宅内置有数百个酒瓶,却无任何日常家居用品。

2017年6月13日,又有一人因前日在该住宅内被“金属棍棒”击打至手臂骨折、鼻梁骨折而被送往列治文医院就医。

一旦BC省民事财产没收办公室成功证明,这栋资产与犯罪活动有关,那么Wen Feng的豪宅就将被没收。

然而直到现在,财产没收诉讼仍在进行当中,而Wen Feng也坚称,她对房屋内有犯罪活动毫不知情。今年5月,这栋房子已经被卖出,新房主也是一名华裔。目前,这起房产交易中的资金还没有被政府没收。

除了车和房子,实打实的钱如果来路不明,也可能成为省民事财产没收办公室的目标。

今年5月,一名华裔富豪携巨款飞抵温哥华,刚一落地就直奔列治文River Rock赌场,正当他一掷千金,玩“百家乐”玩得昏天黑地时,一群皇家骑警突然冲进赌场,当场将这名赌红了眼的华裔富豪抓捕。当时,他身上有$75000的现金。

该华裔富豪姓金。据悉,在他被捕当天,一名女子在温哥华YVR机场被拦截,该女子携带了$20000现金,并坦诚自己是要把这些钱去送给这位金先生。于是警方顺藤摸瓜,直捣列治文赌场,迅速抓捕金某。

警方调查发现,金某与一起涉及澳洲、美国、澳门、新加坡的大型跨国赌场洗钱案有关。他在美国加州的豪宅已经被法庭查封。加拿大当局认为,他很可能在温哥华进行同样的洗钱犯罪。

随后,金某被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局下达遣返令。BC省民事没收办公室也正式向BC省法庭提出诉讼,要求将金某的$75000元赌场筹码充公。

上个月,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在公开发言中称,有大量证据证明现在BC省赌场存在严重的洗黑钱情况,其中部分洗出来的钱已经流入房地产行业,将来有可能采用民事没收的方式,将这些涉嫌洗钱的房产没收。

有关专家表示,运用民事财产没收法时,判断房产或其他资产是“犯罪所得”相当容易,如果执法机关认定房产与犯罪活动有关,将会紧咬不放进入没收程序。

姜凌律师表示,根据BC省的犯罪受害者援助项目(Crime Victim Assistance Program),BC省民事财产没收办公室没收的财产,最终都会流入受害人援助基金,用来帮助和补偿在违法犯罪行为中蒙受损失的受害者,比如用来为受害者提供医疗救助、药物、保护措施、咨询服务、交通费用、收入补贴等。

在世界各地,华人移民被没收财产的案例各不相同,但都有一个动机上的共性:为了满足贪欲,铤而走险。

一对澳洲夫妇,在悉尼开了一家便利店,他们在便利店内的ATM机上安装了摄像头和读卡器,以此来盗取使用ATM机顾客的银行卡信息。通过这种方式,他们用几年时间盗取了290万澳元。警方突击检查便利店时,发现店内一间上锁的密室堆满了100万澳元的现金,随后这对夫妇的多栋房产和多辆豪车也被警方搜查。两人将在8月14日提堂,非法所得被没收的命运已是定局。

一对美国夫妇,在德州开了一家自助餐厅,结果被人举报非法贩运劳工,近日遭到警方逮捕。两人平时用于运送劳工的白色奔驰车被没收,豪宅也被警察搜查,住宅内至少5万美元的财产被警方当场没收。

通过研究各地案例,不难发现,被没收财产的海外华人,大多生活奢靡:住豪宅,开豪车,奢侈品傍身,送孩子上私立学校。诚然,每个人都想追求更好的生活。当这种想法激励你勤奋拼搏,那它就是一种追求。当这种想法诱使你坑蒙拐骗,走上歧途,它就成了贪念。在本文提及的华裔家庭被“抄家”的案例中,不得不承认,有一些华裔家庭的犯罪手法可以称得上“狡猾”。如果这些人将自己的“聪明”和“胆识”用在正途,脚踏实地地奋斗,未必不能为自己和家人搏出一个美好安定的生活。走捷径,看起来是一个更加诱惑的选择,但是却也能让人摔得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