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移民专业智库移民政策研究所(MPI)日前发布新分析结果,发现美政府通过遵循“公共负担”规则(“Public-charge” Rule)的行政手段,进行事实上的“财务测试”,可能会极大改变未来的合法(亲属)移民格局

其中,亚洲移民、拉美美洲移民和非洲移民的数量将减少,而亚裔移民所受负面影响最大。

草案一出,华人影响位居首榜

MPI列出不符合财务标准的人数排名前15的移民来源国:

中国以约25.4万人居首

排名第二的墨西哥有20.5万

来自印度的非公民则有13.7万未能达到这个财务标准。

MPI称,特朗普政府的“公共负担”规则即将颁布;导致因“公共负担”而被递解的公共福利和服务清单将会大幅增加,让相关人士因为享受了福利而无法拿到绿卡,无法获批或者更新非移民类签证。

根据MPI此前的数据,原本有3%的非公民可能面临因为“公共负担”规则而被递解的风险;但根据流出的相关行政令草案,这个数字将上升到47%之多。这使得该规则引发极大关注。

虽然关于移民或其合法家属(包括美国公民)享受公共福利的“寒蝉效应”被相关研究多次涉及,但这些研究常常忽略一点,这样的规则可以允许政府从“后台”进行,合法移民制度的全面改革,根本无需通过国会批准。

“公共负担”规则的行政令草案今年3月就已经流出。

MPI分析了这份协议发现,按照这个标准,过去5年抵达美国申请绿卡的400万人中,有56%,也就是230万人达不到这个标准。

即使是美国本土出生的人,也有40%的人达不到这个门槛。

根据草案内容,对于拒绝收入或金融资产低于贫困线250%——大约相当于一家四口年收入约6.2万刀的人入籍或取得绿卡,政府将拥有极大的自由裁量权。

也就以为着,在美华人,恐怕一半以上都得被拒。

其中,71%的墨西哥和中美洲移民69%的非洲移民和52%的亚洲移民未能达到这一门槛;而来自欧洲,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移民只有36%没能达到这个财务标准。

分析中还特别提到,亚裔占新移民人数的比例越来越大,在提议的收入标准下将成为数字上处于最不利地位的群体:来自亚洲的移民中,有超过100万合法非公民生活在未能达到这一财务门槛的家庭中。

面对严峻的形势,华人该何去何从

其实,看起来很严重,但其实按照联邦的贫困线标准,单身只要年收入达到3.1万美元也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一年3.1万,平均每个月的收入是2583.3美元

这样算下来呢,无论是你是在餐馆打工,还是在按摩店,还是其他行业,只要你在美国勤劳努力,愿意吃苦,还是不用担心的。也希望在美华人都能够顺利的拿到绿卡。